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百三十五回 鲁智深大闹忠义堂 公孙胜摄归乾元镜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公孙胜坐在帐中,正欲朦胧睡去,忽见一人掩入帐来。公孙胜急忙定睛一看,更非别人,原来就是二仙山内,同道师弟兄,双姓东方,单名横的便是。公孙胜吃了一惊,急问:“师兄何来?”东方横道:“清师兄别来无恙否?今有要言奉告,请屏左右。”公孙胜便教左右退去,与东方横逊了坐。东方横道:“咳,清师兄还记得那年紫虚观前,临行时,令师怎样嘱咐,小弟亦有数言奉劝,今日师兄为何还在这里?那年小弟曾奉令师钧旨来取玄黄吊挂,令师又教小弟寄语劝驾。今日令师又教小弟特地来此,馀言说不得许多,只有四个大字,叫做‘速离火坑’!”公孙胜道:“小弟受宋公明厚待一场,今日事急,与他丢手,自问心上过不去。帮他复了二关,我即返归矣。”东方横微笑道:“师兄既要复二关,小弟有数言奉赠。”公孙胜道:“愿聆教言。”东方横道:“二关复在眼前,关上无须厮杀。不必剑戟刀枪,能使官军退却。复得二关之后,了手当为上着。”言毕,袖中取出一方青罗帕,铺于地上。东方横踏上了,变成一朵青云,冉冉腾空而去。公孙胜欲送无从,因细细将他六句谶语思索一番,恍然道:“东方兄此言,莫非教我用法取胜?这倒也是一条正路。”便一面去密告宋江,一面与樊瑞商量用法。立法未定,忽报官军大队杀来。鲁达便要开关迎战,公孙胜仗止住了,传令众兵将把三关严紧保守,一面去报知宋江、吴用。宋江、吴用急极无计。

原来此时梁山已四面攻围。云天彪委云龙、刘慧娘、刘麟、欧阳寿通、唐猛留攻后关,并移调右营苟桓、祝万年、真祥麟,领右营兵马三分之一,同来攻关。天彪令刘慧娘总督全军事务,于后关外东山上建立行台驻扎。云龙统领众将,指挥全军。云天彪领闻达、哈兰生、庞毅回到右关,与傅玉、风会一同攻打,派毕应元、孔厚随后策应。陈希真领刘广、祝永清、陈丽卿、范成龙、栾廷玉、栾廷芳、刘麒攻打左关。张经略请贺太平、盖天锡坚守头关、二关,自己领伯奋、仲熊、邓宗弼、辛从忠、张应雷、陶震霆、金成英、杨腾蛟、韦扬隐、李宗汤、王进、康捷攻打三关。阔大军威,兼着新胜锐气,贼兵如何敌得。宋江、吴用亲到三关来看了一转,与公孙胜略议了几句守备之法,又转到别关去了。这三关上委公孙胜一人主政。公孙胜奉宋江嘱咐,督领群盗,拒敌官兵。张经略金盔银甲,佩弓插箭,立马阵前,亲司旗鼓。众将奉元帅之命,舍生忘死,攻击三关。自辰至午,枪炮震天,矢石蔽地,贼兵死伤无数,只是坚守不下。经略见贼兵如此,便传令权将兵马收回。

鲁达提起禅杖,向公孙胜大叫道:“鸟耐烦再让那厮,洒家开关出去,活打杀那班撮鸟!”公孙胜道:“贤弟请坐,且听……”鲁达睁起怪眼道:“直娘贼,洒家偏要去!死也要和那厮并三百合!”说罢,抡起禅杖,飞步到关,大喝:“开门!”公孙胜约勒不定,只得开关,派兵送他出去,一面飞报宋江去了。

且说鲁达杀出关外,张经略正在收兵,见有贼将杀来,便教伯奋、仲熊出去迎战。旗门开处,二人一齐出马。众将共看,两位公子一样装束,各具神威:伯奋头戴喷银束发紫金冠,凤翅闪云盔,后面一挂五福攒寿银牌,垂着五寸长短紫红流苏,披一副白银细砌鱼鳞甲,衬着月白紫微缎子战袍,系一条束甲狮蛮带,穿一双绿皮卷云战靴,骑一匹银合白马,手提一对赤铜溜金大瓜锤;仲熊也是头戴喷银束发紫金冠,菊瓣细钩软砌盔,后面一挂福庆银牌,垂着五寸长大红流苏,披一副连环锁子甲,束一条镜面镀金带,穿一双青皮卷云靴,骑一匹嘶风赤兔马,手捧一对厚背薄刃雁翎刀。两位少年英雄立出阵来,真个是天生一对玉孩儿,人间上得无三谱。只见那对阵一个莽和尚舞着禅杖,口出喊声,飞奔而来。伯奋舞动双锤,骤马而出,大喝:“贼秃驴,休得乱闯!”鲁达大怒,抡起禅杖便打。伯奋见他来势莽撞,便急将身子一闪。鲁达一枝禅枚和身子打进伯奋怀里来,却早打了个空。伯奋眼明手快,早提起右手大铜锤,照鲁达光脑袋上打将下来。恰好鲁达一禅杖飞起,将那铜锤格住。伯奋却早已左手一锤打进鲁达胁下,鲁达大吼一声,托地跳开了数丈。伯奋骤马追去,鲁达舞动那枝禅杖,神出鬼没的打转来;伯奋也使圆那两柄铜锤,天旋地转的打过来。马步交加,杖锤并举,两人各奋神威,大战五十余合。伯奋使出平生大神力对付鲁达,鲁达也狠命相搏,打个平手。

仲熊在阵上,看够多时,更耐不得,便舞动双刀骤马而前,大叫:“哥哥且住,待我来斩这秃驴!”说罢,展开双刀,好一似两条白练冲杀进去。伯奋一马跳出圈子,却不回阵,只立在垓心边观看。只见仲熊双刀已从鲁达禅杖底下直透进去,鲁达险些被他戳着,急忙跳开,便抡转禅杖对仲熊囟门打来。仲熊眼快,早已飞起双刀交叉架住。两人便展开解数,奋勇大斗,杖来刀迎,刀去杖挡,又斗到五十余合。鲁达神力未衰,仲熊一身武艺也尽够敌得过。杀气影里,战斗愈酣,只见伯奋骤马又来,大叫:“兄弟且住!你我二人索性用车轮战,战杀这厮。”仲熊退回,伯奋杀入。

此时宋江、吴用已到关上,见来将如此骁勇,便教鸣金收回鲁达。谁知关上一片鸣金,鲁达只是一片呼喊,和伯奋扭住便斗,足足又斗了三十余合。仲熊重复杀入,替出伯奋,合拢又斗。宋江对吴用道:“鲁兄弟住居山寨有年,颇知纪律,今日为何几番鸣金收他不回?”吴用也不解其故。只见仲熊与鲁达斗到三十余合,伯奋又杀过来,伯仲二人,循环轮替,直战到日下西山,暮色朦胧。张经略在阵前看够多时,见天色已晚,二子不能取胜,只得鸣金收回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