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一百三十三回 冲头阵王进骂林冲 守二关双鞭敌四将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张经略统大军行至半途,接阅种经略荐书,原来荐到一员勇将,乃是曾做过东京殿帅府下八十万禁军教头的王进。因高太尉要寻事陷害,便见机逃避,奉母出走,投奔种经略,大为录用,屡立战功,已奉旨给与兵马都监衔。种经略因闻得张公征剿梁山,料其用武需人,特此荐来。张公甚喜。传令进见。王进参见了,张公见他一貌堂堂,仪表非俗,心中愈喜。王进略述履历毕,张公道:“你来此甚好。但查种老相公发信月日,何以延至此刻才到?”王进道:“末将因奉侍老母到京,因此迟了三日,这是乌鸟私情,求恩怨罪。”张经略道:“这也是个要事。移孝作忠,定然不负种公之举荐也。”当时将王进收入帐下,仍复一路大刀阔斧向山东进发。

不日到了梁山,二十万天兵直抵头关,驻扎行台。云天彪、陈希真齐来接见,张公相见了,叙坐。张公道:“梁山寇盗猖,獗有年,二位将军久经攻讨,徐总管捐躯报国,共建殊功。今贼人大势就衰,扫除在即,皆诸君毅力之功也。徐总管攻克二关,借其复失,今二公驻兵于此,必悉其详,现在贼人形势如何?”天彪答道:“论贼人形势,其初盘踞梁山,剪屠州郡,锐不可当。赖有徐总管出身犯难,制其心腹,天彪始得与陈将军分军攻剿,乘势迅扫。今梁山占踞各郡,俱已恢复。惟此地头关虽得,二关复失,尚成得半之势,贼人险阻尚多,克复犹需时日耳。”张公道:“贼人徒党何如?”希真答道:“贼人徒党,枭桀鸷悍之才,颇亦不少。自徐总管直捣贼巢后,贼人大势分崩,所有贼目陆续就擒斩获。然现在贼目中,犹有强且鸷者,须先设计擒拿,方可扫平贼寨。”张公道:“贼人兵力何如?”天彪答道:“自徐总管制胜之后,贼人势蹙,人心涣离,天彪与陈将军兵戈所指,无不奔溃。今日攻及梁山,贼人情形迥与前殊,人人舍命死战,无有异心。似此死命抗拒,我军攻讨,尚费周章。”张公道:“贼人粮草何如?”希真答道:“贼寨被徐总管攻围年余,所有粮草,既无增添,谅必匿缺,然其中备细真情,却难悬揣。”张公听了,一一点头,因叹道:“徐总管真天下奇才也。为今之计,可先将贼寨四面围困起来,再看动静。”天彪、希真都称是。当时张公便请云天彪领所属部将兵丁作友军。攻围右关;陈希真领所属部将兵丁作右军,攻围左关;自己领众将驻扎头关,攻围二关。云陈各领令而去。

张公便传徐总管旧将韦扬隐、李宗汤进来,细问徐总管攻守的章程。韦李二将一一具答,张公甚喜,便教仍依原章程办理。张公与贺太平部署人马,贺太平因言安抚使盖天锡智略过人,张公便即移请盖天锡共来参议军务。不数日,盖天锡到来,相见礼毕,分军办事。张公与伯奋、仲熊统领亲兵,监督三军。贺太平、盖天锡与邓宗弼、辛从忠、张应雷、陶震霆、金成英、杨腾蛟、韦扬隐、李宗汤、王进、康捷,督领中军人马,就二关外相度地宜,安营下寨。那边云天彪、陈希真已各领人马,分屯左右关外。三军联络呼应,将贼人进出路口,都密密层层的守定,只是按兵不动。

且说忠义堂上群盗。闻得朝廷点大经略张公统兵到来,把个宋江吓得尿屁直流,寝食俱废。真个是人人咋舌,个个摇头。宋江与吴用到二关上登高一望,只见旌旗蔽日,杀气腾空,四面八方,重重密密,都是官军旗号。宋江看着吴用道:“这事怎处?”吴用只是绉眉,一筹莫展。当时只得将各关隘严紧守备,忠义堂上日日早聚晚散,咨嗟不决的议论。看看一个月来,不见官军发作,吴用大惊道:“不好了,这经略真正了得!我等粮食将尽,若照如此情形,他可以不折一兵,不烦一矢,使我等束手就毙。为今之计,好在儿郎们个个乐于效死,可趁此决一死战,方好集事。”宋江便请吴用定计。吴用便令林冲领头阵,朱富作副将;呼延灼领二阵,李云为副将;张清领三阵,汤隆为副将。每阵带兵一万。头阵出战,二阵守二关,三阵守三关,层层策应,更番替换。众皆领命。

次日,林冲、朱富带领一万人马,三声号炮,杀出二关。原来林冲自失了濮州之后,志气颓唐,吃宋江好言安抚,吴用巧言激劝,便拨开愁怀,勉强振刷起精神来。此时奉着将令,便直趋经略大营,当先溺战。早有营门小校报入中军帐里。那张经略正与贺太平、盖天锡坐在帐内议事,忽闻贼兵杀来。贺太平道:“贼兵果然耐不得了,其粮尽食竭可知。”盖天锡道:“贼人志在死战,我等且宜坚守,仍照经略原主意,干封杀他。”张经略道:“非也。我原意不过要探看贼人粮竭与否,今贼人既来求战,粮竭之情被我探得了。只是贼粮虽竭,未必竭尽无余。倘再相持一年半载,我军劳师费财,亦非善策。今可乘他来战,就与决战一场。”便问那小校道:“来贼是谁?”小校道:“是个姓林名冲的,绰号豹子头。”张公点了点头,便传王进入帐谕话。又点起金成英、杨腾蛟两员勇将,同王进领一万人马,张公亲自押阵。

三声号炮,金龙大纛下无数猛将精兵,簇拥着大经略张大元帅出营列阵。只见对阵上林冲全装披挂,挺着丈八蛇矛,立马阵前。张公回问左右道:“这人便是林冲么?”左右答言:“正是。”张公便叫王进道:“王将军可当先出马。”王进领令,挺着浑铁笔管枪,一马纵出阵前。林冲见王进出马,便定睛一看道:“来者莫非王武师么?”王进道:“原来正是林兄。咳,我久闻得你本事高强,为何这等没有见识?如今你既为强盗,虽有万夫不当之勇,也只算丢在粪窖里了。”林冲怒道:“你未知其详,擅自出口伤人,是何道理!”王进道:“道理不道理,我且生擒你,放马过来!”言毕,挺枪直刺林冲,林冲奋矛相迎。两个本来都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出身,本领岂有高下。但见枪来矛挡,矛去枪迎,两人各奋神威,各逞本领,来来往往,翻翻滚滚,斗到四十余合,杀气飞扬,人影倏忽不见,但见两条神龙飞腾变化,银光穿乱,金彩盘旋。两阵上都暗暗喝彩。阵云影里,鼓角声中,两人酣斗已有一百余合,兀自不分胜负。忽见白光一闪,王进一枪飞出,将林冲蛇矛压住,厉声喝道:“且住!我你同是教头,忽分一官一贼,今日既已相见,岂可无话。”林冲横矛勒马高声道:“有甚话说!再战一百合,我与你定分胜负。”言毕,挺矛直刺王进。王进大怒,持枪直搠林冲。两英雄扭住,重复狠斗。王进心生义愤,一条枪武怒直前;林冲心已焦烦,一枝矛飞腾相架。一来一往,一去一还,又斗了五十余合,王进托地拖着长枪,纵马跳出圈子,急勒马回身,用枪指着林冲,正待开言,林冲已一马冲到,挺矛直刺。王进举枪相迎,合拢又斗。斗到十余合,王进暗想道:“主帅教我出马,原要我指陈大义,先行斥骂一顿,以宣朝廷顺道之意。如今这厮死战不休,只好搠杀他罢了。”便抖擞精神与林冲厮杀,足足的又战了一百余合,两人勇气未衰,两马筋力已疲。又交了数合,林冲只得托地跳出圈子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