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百三十一回 云天彪旗分五色 呼延灼力杀四门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云天彪收复泰安、莱芜之后,全军将士都在莱芜尚未发放,已奉到褒嘉圣旨:云天彪着升山东留守使,封忠勇怕,节制全省,移驻兖州,即命进攻嘉祥;傅玉、风会、毕应元等均加升衔,遇缺即补;庞毅授马陉镇防御使;李成追赠宣威将军;哈芸生给予都监职衔,俟养伤平复,再行就职。夭彪及众人均各谢恩。此时天彪已将泰安、莱芜善后事宜办理清楚,都省已委员弁下来接理。天彪即将所有克复泰莱之将弁军马,即日起行。一路上军容阔大,武备威严,万队旌旗,雁行鱼贯,联行驲道,飞渡壕梁,端的是胜军之卒,勇气百倍,不日间浩浩荡荡直抵兖州。早有细作飞奔嘉祥,报知呼延灼去了。

且说呼延的自那年嘉祥失守,幸蔡京潜地通谋,困而复得。呼延灼因想起前番因城小壕浅,以致官兵攻围,难以支持,便将城基拓大了一里多,又比旧城加高丈余,城壕也开阔了一丈,掘深了五尺。呼延的亲自阅看,端的雉堞巍峨,连云蔽日,真个是金城汤池,万夫莫开。呼延灼心中甚喜:“这番官兵无奈我何了!”近闻云陈两处攻复梁山外郡,势如破竹,呼延灼倒也心惊,便教众兄弟们加紧防备。这日忽报云天彪已由莱芜起兵到来,呼延灼集诸将商议道:“云天彪新克泰安、莱芜,乘胜而来,锐气正旺,锋不可当,我们只得严紧把守,再定计议。”韩滔道:“以小弟愚见,兄长所议恐有不妙。此刻他新战之后,劳乏未定,又复奔驰远来,是其失着。我们可速发精锐迎击,先打他个下马威。他锐气一挫,自然受我所制。若自保城池,他必四面攻围,我外面一无救援,直待旷日持久,粮尽力敝,束手就擒,悔之晚矣。”彭玘道:“韩兄议是。但发兵迎击,亦非胜算,不如屯兵城外,安营列寨。一俟他到来,营伍未定,我便纵兵掩击,这是以逸待劳,必然得胜。”宣赞、郝思文都称彭玘议是。呼延灼依议,便传令至南旺营,教单廷珪,魏定国加紧防守。这里命宣赞、郝思文守城,自己与韩滔、彭玘精选雄兵二万,出城扎寨,分为三队:呼延灼领中营,韩滔领左营,彭玘领右营。分派已定,个个摩拳擦掌,等待官军。

这日傍晚,前面探报云夭彪已到了卧龙山。呼延灼忙问:“已安营否?”探子答言:“方才到的,尚未列阵安营。”呼延灼道:“趁他尚未列阵,我们一鼓前行,先去袭击一场。”说罢,传令三军,一齐拔动,飞速进去。顷刻到了卧龙山,时已掌灯,只见官军方在安营。呼延灼便传令三军,呐喊一声,一齐冲去。官军慌忙迎敌。呼延的勇猛冲先,早已杀到阵前。只听得官军阵后一声号炮,霍的竖起一枝海棠式的大灯纛来,当先一员虎将,手提九环泼风大砍刀,正是风会。大喝:“逆贼休乱闯!”一刀对呼延灼的面门砍来。此时呼延的仗着冲驰怒气,也无回言,舞着双鞭,直斗风会。韩滔、彭玘见了,一齐上前相助。只见官军左边,又是一派蝙蝠式的灯纛,翻翻滚滚出来,直抄贼军右边来了。呼延灼看到此际,晓得官军有备,袭击无益,急忙与韩滔、彭玘收集军马,飞速退回。只见右边林子里又是一队葫芦式的灯纛,声声呐喊,山岳动摇,贼兵个个惊骇,纷纷离乱。呼延灼严行约束,保军退走,只见官军也不追赶,那几队何纛煌天绚地的收归卧龙山去了。

呼延灼、韩滔、彭玘收兵回营,安插了人马。呼延灼对韩滔、彭玘道:“我此番出去,原想乘他不备,得个胜仗,不料这厮仓猝应变,有如此纪律。我此计不成,如何是好?”韩滔、彭玘都踌躇了一回,韩滔道:“这斯经我此番冲突,必然盛怒而来,须得厚集其阵以待之。”彭玘道:“还须两翼都伏精兵。”呼延灼道:“且慢。方才我看儿郎们一闻官军邀去,早已纷纷惊窜,毫无斗志,这大非好处。我如今只得严申赏罚,约齐队伍,方可厮杀。至于天彪那厮要来,我也只得和他拼命一战,生死存亡尽在今日,更无他顾。”韩滔、彭玘都变色点头。当夜呼延灼传令三军,分派旗色:呼延灼用红旗,将中军,大蠢、副纛、领队旗、门旗、牙旗尽是红色,大小将弁尽是红缨狮子盔、猩红衬底连环甲,枪上尽是朱缨,箭翎尽是赤羽;韩滔用青旗,将左军,大纛、副纛、领队旗、门旗、牙旗尽是青色,大小将弁尽是青铜兽面盔、青狮铁叶甲,枪上尽是青缨,箭翎尽是青羽;彭玘用白旗,将右军,大纛、副纛、领队旗、门旗、牙旗尽是白色,大小将弁尽是铺霜白铁盔、烂银细砌鱼鳞甲,枪上尽是白缨,箭翎尽是白羽。呼延灼申明号令,摆列队伍,鼓励士气,等待官军。一夜部署,天已黎明。

云天彪在卧龙山部署营伍已定,聚集众将商议道:“呼延灼这贼,甚是卤莽,今日进兵,当用何法破之?”刘慧娘道:“他背城列营,先期冲突,分明自知难以坚守,故为此力战之法。如今公公可拔寨徐徐前进,容媳妇看其列营之法,便可设计取胜也。”天彪称是,当时传令三军拔寨,缓缓而行。不一时,已望见呼延灼兵马。天彪便传令众军扎住阵脚,教刘慧娘驾起飞楼,先行观看形势。

慧娘领令,就中军阵内驾起飞楼。慧娘在飞楼上闪开慧眼一看,只见贼人阵列三军,旗皆一色。看了多时,四周并无杂骑,暗点头道:“此乃春秋时夫差争盟之法。贼人用此,其背城死战之意,不问可知。”便下了飞楼,走上帐来,将这番情形告知天彪。天彪便道:“他既如此,我军亦可分为三队,严明旗鼓,与他鏖战一场。这里另派回部兵马分伏左右,如大军得胜,便一同协力攻城;如未能取胜,可诱他穷追过来,却教回部兵马从间道抄袭嘉祥,此城可破也。”慧娘道:“公公如要分三军鏖战,媳妇有一布阵之法,可以胜他。”天彪问何法,慧娘道:“他中军既用红旗,红乃火色,我中军可用黑旗以胜之;他左军青旗,青属木,我右军当其左,可用白旗以胜之;他右军白旗,白属金,我左军当其右,可用红旗以胜之。我每军装束也令与旗帜一色相同,只须每军各添向导兵一队。其向导兵旗帜,亦各如本军旗帜之色,但须边镶杂色为别。各军进退,全凭镶色旗为号。又另设三队间色旗,乃是紫旗、淡红旗、月白旗。中军用紫旗盖头,左军用淡红旗盖头,右军用月白旗盖头。紫者,水克火也;淡红者,火克金也;月白者,金克木也。这三色既与本军旗色各相似,而又有克制之妙。此三队正军,旗色如此。此外可设游骑数队,旗用绿色。回部伏兵可用杂色。公公以为何如?”天彪道:“吾儿真有神化不测之机也。但游军绿旗,不如老实用了青旗。你左军既用红旗,可即教回部为左军,不必另作伏兵,另换旗色矣。”慧娘称是。当时天彪便传令众军列阵布旗,一一如议。天彪与傅玉、云龙以黑旗领中军,风会、闻达以白旗领右军,哈兰生、沙志仁、冕以信以红旗领左军,毕应元、庞毅、唐猛以青旗领游军。四队人马,整齐明肃。另派孔厚与欧阳寿通领五千人马保护刘慧娘,在高阜瞭望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