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一百二十回 徐青娘随叔探亲 汪恭人献图定策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徐槐席间对众官员道:“本县此番克贼,其故有三:一者盗魁宋江远在泰安,所有勇将雄兵,尽离本寨;二者吴用病困新泰,贼军主谋无人;三者梁山群贼藐视我们,以为无害。故我军一出,得以大获全胜。但贼人根本未动,经此一跌,必然空群而来;更防吴用病愈,必转来对付我们:即宋江闻报,亦必盛怒前来,以报其仇。那时贼人势大,区区郓城,未易轻樱其锋也。”众人听了,都耽起忧来,道:“怎好?”徐槐道:“诸君不必耽忧,本县自有调度。”大众无言,酒阑而散。

徐槐对任森道:“近日天气严寒异常,人畜冻死无数,贼兵亦是血肉身躯,未必熬得寒气,涉冰如飞;况闻贼魁卢俊义已受重伤,养病不暇,亦何暇与我拼命来争乎?惟来年春暖,贼人武怒而来,那时梁山全队当我前面,又有嘉祥、濮州两路夹攻,绝非小耍,所当预思良策。”任森踌躇良久道:“此地邻县矩野,有一位隐君子,具知人之识,人人乐为之用,也与老师同姓,表字溶夫……”任森词未毕,徐槐点头道:“是吾族兄也。现在高平之麓,我却忘了。若我去请他,谅不我却,须差何人去走遭?”只见颜务滋上前道:“恩师要请溶夫先生,小将愿去,这溶夫最知我的。恩师何不写起信来,待小将星夜前去,包管一请就来。”徐槐大喜,当时修起一封书札,次日交与颜树德。树德佩了宝刀,跨了乌雅马,一路冲风破寒向高平山而去。

你道颜树德为何认识徐溶夫?原来徐溶夫有个侄女,小字青娘,是嫁在颜家的。丈夫名唤颜釐,即树德之堂叔也。颜釐幼小聪明,读书成诵,过目不忘,稍长便通诸子百家,更兼举止娴雅,处事精详。父老见者无不许为少年英器。惜乎天不永年而夭,族中无不借之。树德无赖使酒,诸事逞性,不务正业,族中无不恶之。惟青娘深知树德日后必成大器,颜釐在日,时常劝颜釐好生看觑这侄儿,村德因此常感戴这位婶娘。且举一事为证:

那颜氏族中有一个名唤颜之厚的,较树德长一辈。有个儿子叫做颜赤如,性情极其躁暴,胆子却极懦弱。颜之厚因其性躁,深恐其学了他哥子树德的坏样,因此禁止树德,不许上门。又延请了一位先生,姓黄名涟,在家中日日教赤如读书,又兼教赤如举止须要谨慎,凡事须要忍耐等语。这黄先生教法极严,板子、界方不少贷。赤如忍气吞声,胆子越小,烦恨越深,想想左右终是一打,索性瞒着父师,三瓦四舍,无不游荡。也是合当有事,那年颜氏移居矩野,矩野县内有一家姓井的,住居泥水衖。赤如不合一时慷慨,私借与他十两小货银子。那井家探知赤如父师严紧,料此事必不敢声张,便赖了他。赤如去讨过数次,那井家只是不还。赤如深畏声张,忍了气不敢发话,想了一想,猛记一个父辈朋友来。那个朋友姓何,双名见机,极会商量方法的。赤如想到了,便径去寻他。

原来那何见机也与树德相认识,当时一见赤如进来,各相施礼。何见机开言问道:“赤兄有何见谕?”赤如将井家的事情说了,并求妙策。何见机叹道:“我往常常说令尊家教太严。吾兄质地本是醇谨,大宜开拓胸襟,畅展怀抱。不期令师黄先生,只知一味拘束,弄得神气萧索,人人都生戏侮。我也向令尊前说过多次,令尊总说足下性情暴躁,不可不禁,我看足下何尝暴躁哉?如今此事,只有央令兄务滋同去。令兄一貌堂堂,声如巨雷,那井家必然怕他,此去定可集事。”赤如道:“家父得罪了他,恐他未必肯来。”何见机道:“令兄义气深重,况足下又与他手足至亲,我料他断不膜视。”

赤如领教,当下辞了何见机,去寻着了树德。赤如拖住树德道:“哥哥,闲常我家少礼貌,总看祖宗面上,体要介意。”树德道:“贤弟,你说那里话来!今日你有甚事求我?”赤如将井家的事说了,还未说到求助的话,只见树德双眉剔起道:“我家兄弟,直被外人如此欺侮!贤弟休走,我同你去和他理会。”当时同赤如直奔井家。井家一见树德,早已吓杀。树德一把揪住问道:“你这厮欠我赤如兄弟十两银子,是真的么?”井家道:“……是……是……是有的。”树德道:“既有的,今日便还。”井家不敢不依,只得先还了五两,说:“那五两,求恳缓到明日,再行奉上。”树德教赤如收了五两银子,方才放手,与赤如去了。那井家不伏气,直去告诉颜之厚,说:“赤如通同树德,到我家来逞强,勒捎了五两银子去。”之厚一听“赤如通同树德”六字,怒从心上起,便夺那赤如的五两银子还了井家,将赤如交与黄先生结实打。赤如一口气回不转,竟登时殒命。黄涟大惊,一溜烟逃走,不知去向。之厚见儿子死了,恨树德入骨,竟将树德赚到书房,一索捆了,做了一张呈子,称树德殴死堂弟赤如,买嘱几个家人作见证,竟直送到矩野县去。

徐青娘在颜氏别宅,一闻此事,便柳眉对锁,疑了半晌道:“树德,树德,我看你性虽刚勇,却断断不是逞性杀人的野蛮子。况且你与赤如无仇,何故杀他!之厚叔有深恨于你,你今日这起案,定有奇冤。况且你这身本事,从此埋没了,岂不可惜。只可叹我丈夫已故,我是一个女流,如何能救得你?”想了一想道:“有了。”便吩咐备乘轿子,径到高平山徐溶夫家来。徐和一见便道:“贤侄女许久不见了,你婶娘兀自常常记挂你。”青娘道:“正是,一向不来请叔叔、婶娘的安,两位兄弟都好?”当时徐和的娘子并长生、伟生都相见了,到后轩坐地,青娘开言道:“今日有件要紧事来求叔叔。”徐和道:“甚事?”青娘道:“寒族颜树德,想叔叔素常也晓得的,今日遭了不白之冤。”徐和惊道:“这颜务滋,我素常闻知他是位英雄,只因我深山修养,懒于应酬,不曾见他。他今日端的遭了什么冤事?”青娘便将上项事说了一遍,便道:“赤如怎样死的,不晓得他。但侄女看来,断断不是树德打杀的。如今他身在囹圄,性命难保,叔叔可有方法救得他?此人如果冤杀,真是可惜。”徐和道:“贤才遭难,岂容不救!只是此事,非钱不行,可恨我现在瓶无储粟,家徒四壁,如何做得?至于当道官吏,我素常又懒于往来,今日有事,却无门路可寻。”青娘道:“如此说来,这树德竟救不得了,又沉没了一位英雄。侄女想,如要用钱,侄女典鬻些簪珥,可以凑得。至于如何设法之处,还望叔叔费心。”徐和道:“侄女体着急。我想只是买上告下,挖寻门路一法,弄得极好,只落得务滋免得死罪,脊杖刺配,终受了恶名。今我须定个主见,竟要令务滋洗脱冤枉,释然无事方好。”沉吟了好一歇,道:“有了。此去邻县郓城中,有一家姓汪的,系是世家大族,当道大为契重,我也有人认识,且去寻寻他看。只是他族中与我最亲近的一个,名唤汪往然,为人却模楞无主见,此事他未必耽承得。”只见青娘笑逐颜开道:“这汪家,原来叔叔认识的,妙极矣。不瞒叔叔说,这汪家与我颜家也有好几门亲,所以他家的人侄女都晓得。叔叔所说的汪往然,他有个亲叔,是戊子科举人,现在曹州府里办刑名,府尊最契重他,且喜是矩野县顶头上司衙门。他为人最有义气,叔叔去托他,无不成功。”徐和道:“既如此,事不宜迟,便作速写起书札,到郓城去先投汪往然,托其转恳。”只见伟生立起身道:“此去先到郓城,再到曹州,曹州又到铂野,路途迂回,须得星夜持书赶去为妙,孩儿愿去。”徐和道:“甚好。”当将书信交与伟生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