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百十九回 徐虎林临训玉麒麟 颜务滋力斩霹雳火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山东曹州府郓城县,于重和元年八月间新换一位知县。你道这知县是谁?就是在东京时,指使任森、颜务滋,收复元阳谷的虎林徐槐。原来徐槐自上京投供之后,不上一二月,适值山东省请拣发知县十员以供委用,吏部即将应选人员内遴选引见,天子挑得十员发往山东,徐槐在内。当时束装起行,任森、颜树德、李宗汤、韦扬隐都愿追随同行,徐槐甚喜,便一同出京。到了山东都省,已是五月天气,刘彬已考终正寝,贺太平坐升山东安抚使。当时徐槐参见了贺太平。贺太平一见徐槐,便晓得徐槐才能不凡,便委了一起差使,又委署了一次事,适逢郓城县出缺。当时郓城县系调缺,而通省县官因此地境下大盗盘踞,公务掣肘,人人畏恶此缺,若果要调,都愿告病。上宪正在无计,早惊动了这个有作有为的徐虎林,因他也是应补之员,进禀见上司,请补此缺。贺太平颔首许可,惟徐槐系未经实任之员,即补是缺,与例稍有未符,因援人地实在相需之例,专折奏闻。

徐槐退归公馆,任森等闻知此事,都有难色。原来梁山泊一区地界,乃是三府二州四县交辖之地:其东面是济宁州该管,前传施耐庵已交代过;还有正东一面,是克州府让上县该管;东北是东平州该管;正北是东昌府寿张县该管;西北是范县该管;惟有西、南两面最当冲要,偏落在曹州府郓城县管下。此时曹州府知府张叔夜,因蔡京对头已死,种师道极力保举,已奉旨复还礼部侍郎原秩,进京供职。两个儿子伯奋、仲熊也随同进京。金成英升京畿东城兵马指挥使,杨腾蛟升京畿兵马都监,曹府城中虚无人材。任森因郓城地小,曹府无援,是以惊疑,便劝徐槐不可轻肩此任。徐槐笑道:“吾求此任,正为此耳。贼心不忘曹州,其不敢举动者,畏张公也。张公去而贼人肆然无忌矣!从此卷去曹州,南则渡黄河到宁陵,西则剪开州向陈留。云统制、陈总管两路锐师,都阻绝在东方,不能呼应。此地若无人出身犯难以作砥柱,东京未可知矣。”任森、颜树德、李宗汤、韦扬隐听了,都精神奋发起来道:“老师既有此志,我等无不效力。”徐槐甚喜。

不上一月,朝廷降旨,允准贺太平所奏,徐槐着授郓城县知县。时已八月,徐槐禀辞了贺安抚及各上宪,带了任森、颜树德、李宗汤、韦扬隐赴郓城县上任,接理印务。当案书办滑中正,呈送须知各册,并面禀梁山向有免征一项。原来宋江自啸聚以来,各处抢掳,就是本治内如东平、东昌、汶上、范县等处,亦无不侵犯,独不来扰累郓城县。你道这是何故?因宋江是郓城生长,这郓城是他父母之乡,所以他约众人匆得侵犯,以存恭敬桑梓之谊。兼且凡有本县到任,送他银子一千两,名日免征费。得了他这一千两银子,不来催钱粮,并永不捕获示禁,两无干涉。如此多年,习以为常。历任县官听见,无不依从。惟有徐槐一听此言,勃然大怒,暗想道:“且慢。我初临此地,本根未曾培固,不宜轻露锋芒。”便严辞正色对那书办道:“这事休提。本县虽两袖清风,岂肯收此不义之财,你下次休得胡言。”书办不敢再提,诺诺而出。

次日,徐槐带了任森阅视城池,盘查仓库。任森道:“不料此地城郭如此坍坏,钱粮如此匮乏。张嵇仲统属此县,不早为之部署,真不解其意。”徐槐道:“张公正是卓识。此地逼近盗乡,修城储粮,无损于盗,而反生盗贼觊觎之心。今日我临此地,却不可不振作一番。”任森道:“此事老师放心,门生自能调度。门生家财颇称殷富,若破家以报国,钱粮足而城郭亦可完固矣。”徐槐极口称许,又道:“我看此地民风刁敝,也须得振作起来才好。”任森道:“此事老师亦放心。昔年张嵇仲海州下车,一募而得死士千人,所以然者,人人俱有忠义本心。我以忠义感之,自然响应桴鼓。况现有李书二兄弟,智勇之才,左提右契。颜树德勇气迈伦,足为三军倡导。至于训练之法,门生不才,可效微劳。如能赶紧调度,不数月而郓城一区,蔚为强国,数万劲旅所向无前矣。”徐槐大喜,便一面照常办理公务,一面派令任森筹画经费,一面倡募义勇。

自八月初旬起,至十月底,三个月工程。任森报称:“仓库钱粮,衣甲器械,俱已完备,足支三年之用;城郭燉煌修理告竣,义勇军士得五万人,坐作进退,无不如法。”李宗汤、韦扬隐都禀称:“似此劲旅,足可踏平梁山。”徐槐甚喜。到了十一月十五日,徐槐吩咐备马,亲赴梁山。任森不解所谓,请问其故。徐槐道:“梁山以忠义为名,若不先破其名,虽死有所借口。我初临此地,不可不教而诛,且去面谕一番,使他死而无怨。”任森道:“老师高识,但尚须选一人随护而去。”李宗汤挺身愿往。徐槐许可,便带了李宗汤一同出城。李宗汤全装披挂,佩了弓箭,提了大所刀,跨下大宛名马,随从了徐槐,一路上鸣金喝道,军健公差前后簇拥,直到水泊边。

此时朱贵已在泰安府,这泊上酒店委石勇兼管。当时遥见官来,便悄悄探问带多少官兵。公差回言:“没有官兵,徐老爷有话面谕你们头领,速即备船。”石勇见这县官不带武备,便一面报上山去,一面备船请官渡了水泊,一路吆喝上去。卢俊义在寨中闻报,寻思道:“这官儿倒也奇了!前番不来要免征费,本来有点古怪,今番亲来,又是何意?大哥、军师又不在这里,我且见他。”便教取冠带来迎接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