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百十五回 高平山唐猛擒神兽 秦王洞成龙捉参仙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那范成龙因口渴溪边取水,不觉遇着这妇人认识他,当时请问那妇人姓名,那妇人道:“衙内不认得我,龙马营知寨唐天柱,便是老身的先夫。”范成龙听了又惊又喜,忙唱喏道:“再不知恭人在这里。”原来这唐天柱也是一员勇将,在边庭多立功绩,后授龙马营知寨,在任上病故。在日曾与范成龙的父亲相识,更喜爱范成龙,常对人说:“此人是个英雄。”范成龙开骡马行时,多得唐天柱的看觑。当时范成龙道:“恭人却为何居在深山里?”妇人道:“这里原是我家的祖基,先夫亦对你说过。”范成龙道:“一位衙内何在?”恭人笑道:“在我身边,此刻入山打猎去了。他如今改名唐猛,今年二十三岁,也学了一身好武艺,只是不肯读书,最喜满山采猎。他旧年完娶,今年也生下个儿子了。”范成龙道:“却是可喜。小人记得那年在知寨相公衙署里,衙内只得十来岁,花园里一颗杏树,碗米粗细,他连根拔起来。如今正在英年,怕不有数千斤的神力。可惜小人今日有紧急公事在身,不能同他相会。”

正说间,那恭人遥指山凹边道:“兀那小厮回来也。”范成龙看时,果见凛凛一位壮士,披一件秋罗小衫,着一条水绸短裤,踏一双多耳麻鞋,袒着胸脯,手提一杆五股托天叉,上面叉着一只青草狼;后面跟着十数个庄客,拿着些猎具,挑着些虫蚁,一齐走近前来。那唐猛将叉递与庄客,唱了个喏,回头看见范成龙等,问道:“列位何来?”恭人笑道:“这位你可认识?”唐猛细细看了范成龙,沉吟道:“足下敢是兰山县范大哥?”范成龙笑道:“衙内真好记性。似衙内这般魁伟,我却不能认识了。”唐猛大喜道:“那阵风儿吹你到此,何不请入草舍!”范成龙道:“小弟此来,实是不诚,并不知尊府在此。现在有紧急会干,不敢刻延,待转来再登堂奉谒。”唐猛那里肯,一把拖定道:“什么大不了的公事,天已晚了,前面并无宿头,仁兄直如此见外!”恭人亦留道:“阔别十余年,难得衙内到此,休嫌怠慢。”

范成龙本不肯住,一来看天色已晚,料想赶不过孤云汛,二来人困马乏,天气炎热,三来当不得唐猛母子苦留,只得称谢了,同唐猛母子齐进庄来。到厅堂上,范成龙请恭人上坐,以晚辈之礼参拜。恭人连忙答拜道:“衙内是什么道理!”范成龙道:“小将深蒙知寨相会爱怜,怎敢忘心。”恭人道:“衙内休这般说。尊翁任开封府时,寒舍也深蒙照拂。”范成龙与唐猛相见了礼。唐猛请范成龙主仆净了浴,头口牵去喂养。庄客掌上灯来,先切了两大盘西瓜来止渴。恭人吩咐厨下整顿酒饭款待,唐猛教将来摆在院子中心凉棚下,分宾主坐下。恭人道:“我是吃过饭了,坐在此听你们讲讲。”便坐在廊下陪话。

唐猛道:“我记得与仁兄分手,彼时我才十一岁,我那套金枪短跌,还是仁兄指教的。”范成龙大笑。恭人道:“彼时衙内到先夫处来,老身时常在后堂望见。”范成龙道:“正是,小人失于亲近。”恭人道:“衙内现居何职?”范成龙就把怎样救苟桓兄弟落草,后来随陈道子投诚,钦授飞虎寨副知寨的话,一一说了。恭人称贺道:“老身也听得有人说起,果然如此,真乃可羡。我亦时常教小儿探望衙内,就衙内处图个出身,他是这般脚懒,总不肯去。”唐猛道:“不是孩儿懒,不成把娘抛撒在家里。”恭人道:“敢怕猫儿拖了我去,要你瞎记挂!大丈夫功名要紧,我想不如趁范衙内在此,你就拜他为兄,衙内倘肯提拔小儿,老身也完了一条愿了。”范成龙大喜道:“此事深中下怀,可惜今夜匆匆,不及了。待小侄转来,完了这起公事,再证盟也。”唐猛道:“阿哥,是何公差,如此火急?”范成龙遂把梁山奔雷车如何利害,云天彪吃他困住在二龙山,只有刘慧娘破得,那慧娘又病在危急,神医孔厚无法可施,他说只有高平山内多有灵草仙药,特差我飞速到徐溶夫家采取等语,细说一遍,“如今不知仙草有无,正是捕风捉影。那慧娘又命在呼吸,所以不敢刻延。”唐猛道:“原来如此。那徐溶夫我也认识,他曾医过我母亲,端的好手段。只是你去高平山里面采药,须要仔细,近来那座山里,出了一件古怪东西。”范成龙道:“出了何物?”唐猛道:“是一个锦纹独角金钱豹。”范成龙笑道:“我道是什么了得的东西,原来是虎豹之类。不是愚兄夸口,自己也仗着千百斤实力,便是这几个孩儿,也都是挑选来的。那畜生若还撞着了我,一鸟枪先结果了他。”唐猛摇头吐舌道:“哥哥,你休轻觑了,这富生端的凶猛利害,莫说人畜猪羊伤得不少,高平山内原有几只大虫,都吃那厮吞食了。那厮不但凶猛,且通灵性,一切窝弓弯箭,地铳坑阱,他全不上当。更兼额上生出一角,坚利无比。有人来说,有尺余长短,光明如水晶一般。数月之前,他们想尽巧法,做了个双闸宠诱他,难得他竟落了阱。那知反被那厮的角利害,只消五七挑,臂膊粗的毛竹都齐齐折断。仍吃他逃走了。如今一发弄得滑了,竟捉不得。这恶物,正不知他是那里来的。钜野县知县只顾限比猎户捕捉,量那些猎户如何近得,不知吃过多少限棒,枉是去送性命。”

范成龙听了,暗自心惊,想道:“陈道子的圆光直如此灵异!豹子之兆既应,灵药必有着落了。”问唐猛道:“贤弟何不与他去要耍?”唐猛大笑道:“哥哥不知,说起倒有场好笑。若使小弟去时,或者捉得,亦未可定。叵奈钜野县几个鸟公人,不识高低,他竟不知我爷做知寨,我是个衙内,把来做猎户看承,将知县信牌行落我家,要取我出去充役。我当时大怒,喝令庄客们将那厮捆了,若非母亲喝住,我活活打杀这几个狗男女。那知县得知了,差体己人拿名帖来陪话,我方才罢休。如今由那厮们捉得捉不得,我何犯去出力。”范成龙听罢,也大笑道:“且待我到彼再商。”连饮数觥,又问道:“贤弟近来弓马何如?”唐猛道:“鸟耐烦去骑马,我最喜步战,我学的都是步下生活。不瞒哥说,我上孤下坡,追赶野兽,来去如飞。我用的兵器,请哥哥看。”遂教庄客取来。范成龙看时,乃是一扇偃月铜刘,重六十五斤。范成龙道:“这兵器最利步战,长枪、朴刀都攻不入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