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九十四回 司天台蔡太师失宠 魏河渡宋公明折兵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天锡、应元押解了钱吉一干人赴省,一路无话。不日到了济南府,进得城来,头站伴当引入公馆歇下。提刑检讨贺太平早接到文书,已委员弁来查点人犯,收入监禁。一切公项使费,俱是毕应元去说合。那应元才本能干,又善说词,此次解犯费项,却不吃亏。当日,天锡换了公服,到检讨司前禀参。恰好衔中发晚鼓时候,贺太平尚未退堂,当时放参。天锡随着那承局参见了,递上由册折子。贺太平看了,打鼓退堂,随教天锡内衙相见,赐坐,问道:“此案人犯,尽可委员弁解送,太守何必亲来?”天锡便将恐群盗翻供,刘安抚处须得打点之事说了。贺太平道:“此说也是,但不知太守带了多少打点银两?”天锡道:“五百两银。”贺太平道:“济得甚事!这刘安抚是个极要钱的人,一切房费、盘费、过堂公款、硃墨纸笔,都休算上,只是通内堂,极苦也须得一千两银子;兜底包到,里里外外,总须二千余两,方只看得过。”天锡道:“似这般怎地好?”贺太平道:“我也拮据得紧,不能全行替你成全。你再去商量得五百两来,我遮莫与你凑一千两帮助你。”天锡拜谢道:“得恩相如此成全,卑府方放下心。”

当下天锡辞了贺太平,回到公寓,与毕应元商量,恁地再得五百两。应元道:“前日卑职原说这点银子不够,此刻若回曹州,往返多日。不如想个树上开花的法子,安抚衙内当案王孔目,卑职与他厮熟,太尊只须立纸文书与他,待结案时交付,岂不省一番急迫。”天锡依言。应元便去见了王孔目说明,王孔目也依了。上下都打点明白,那安抚使刘彬方才挂牌放参。天锡带了由册折子,并检讨使的公文禀见。那刘彬升厅,验了案由,问了备细,天锡一一禀了。刘彬教天锡且退,带钱吉一干人上来审讯,钱吉等都供认了。

刘彬将钱吉等收禁,途与那几个幕宾商议具奏,奏称大略云;宋江不受招安,阳遣钱吉等迎接诏书,阴遣贼目乔扮武妓,刺杀天使侯蒙,抢去诏书。钱吉等惧罪自首,供出乔扮武妓之贼目郭盛,在逃无获。臣伏查钱吉等,虽属贼党,讯据不知情由,且见天使被害,畏罪自首,应姑免死罪,刺配沙门岛。查取职名,侯蒙遇害在前,护理曹州府知府之推官盖天锡任事在后,应免其失察之咎。前任知府某虽有失察,已死无庸议。其贼目郭盛,讯据已逃回梁山泊,应俟就擒之日,归案讯结。是否允洽,伏乞睿断等语。缮毕,便请贺检讨一同会衔具奏。贺太平道:“此案事关大盗逆命,镇抚将军张继,亦须知会他。”刘彬道:“检讨说得是。”就命备文移知张继。那张继是勋戚之后,世袭侯爵,镇守山东全省地方。虽是督领重兵,为一方阃帅,却是为人懦弱无能,一切军务大事,全仗夫人贾氏替他决断。

闲话慢表,当日刘彬依贺太平之言,移知张继去讫。忽报新任曹州府知府,从东京到来禀见。刘彬见了手本大喜。你道这新任曹州府知府是谁?却是高太尉的儿子高衙内。原来高衙内自从被陈丽卿割去耳鼻之后,高俅谎奏称是收捕陈希真受伤,官家准记其功,且赐医药。所以他不以为辱,反以为荣。得他老子之力,铨选曹州知府。那刘彬本是高俅提拔之人,今见高衙内,怎不奉承他。当时参见罢,即请入内堂私礼相见,宴会赠送,自不必说。刘彬就教盖天锡将曹州府印信交代高衙内,留天锡、毕应元在都省公干。高衙内接了印信,辞了各上司,带了仆从,得意扬扬到曹州赴任去了。早有细作报与梁山,那林冲在濮州一闻此信,便有攻打曹州之心。看官且莫性急,按下慢表。

且说当日戴宗、吕方两个离了曹州府,行了二百多里,方才天晚。二人卸去甲马,寻客店歇了,就住在店内。等了三日,不见毕应元一干人到来,二人疑惑,戴宗道:“吕兄弟且在此等待,我迎上去看来。”当日戴宗拴了甲马,作起法来,仍转曹州,正撞着盖知府、毕押狱解钱吉一干人动身。戴宗大惊,飞忙回到下处,说与吕方。吕方也吃一惊,二人急回梁山,报知宋江。宋江见吕方已回,大喜,遂罢攻打曹州之事。戴宗禀说前因,吴用便道:“此是番犬伏窝之计,钱吉等如何省得,必然被害。他既放回吕方,必然谎奏朝廷,反说我们不是。可烦戴院长速去东京探听消息。”宋江道:“说得是。”戴宗领命,当日扎扮下山去了。宋江见吕郭二人都回山寨,并无损伤,稍为放心,遂简练军马,观看动静。

且说戴宗直到东京,径投范天喜家,具道来意。天喜道:“怎的山泊里坏了天使,把这招安弄决裂了?”戴宗道:“你怎么颠倒说是山泊里坏了天使?这都是陈希真那贼道遣女儿来刺杀天使,阻我梁山招安之路,现有公明哥哥与太师的书信在此。”天喜道:“你休题太师,目下官家盛怒,已将大师贬去三级,现为工部侍郎了。”戴宗惊道:“此却为何?”天喜道:“说也可恨,那日官家御司天台,占望云气,忽见太阳中心有一颗黑子,有棋子大小,当问左右近臣。彼时道士郭天信在旁,侍陪圣驾。那厮深晓天文,当时奏道:日中有黑子,是大臣欺蔽君王之象,恐宰辅侵权,望官家留意。天子听信此言,深疑在太师身上,恩礼渐渐衰薄。昨接到山东安抚司奏章,称说钱吉等供认,刺杀天使侯蒙之武技,乃是我山寨中郭盛头领。天子览奏大怒,当唤入太师,大加申斥。那陈瓘、宋昭等一班儿从旁和哄。若不亏童郡王、高太尉力救,定将太师发配州军编管,如今已降了侍郎。这不打紧,如今官家又悬一口上方剑在至德殿上,有旨说:再有敢奏招安梁山泊者,立斩不赦。此刻只等种师道征辽奏凯,便拜大将征讨梁山。圣意已定,天怒难回,谁敢多说。”戴宗听了大惊道:“似这般说怎好?现在公明哥哥有信,多多拜上大师,求他鼎力周全,兄长可怎生引我去面见太师?”天喜道:“太师此刻已是不在其位,况近日忧愁成病,未便引你去相见。这信,我与你呈递上去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