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九十回 陈道子草创猿臂寨 云天彪征讨清真山

[ 俞万春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永清不见丽卿的下落,十分着急,位叫查问。少刻,丽脚跟随的那些女兵,随着尉迟大娘都回来,一个不少。都说道:“大军混战之际,姑娘追一员贼将,往正北上去。姑娘的马快,婢子们赶不上,只好先回。”永清叫苦道:“怎地只是孩子气,万一失陷了怎好?待我亲去寻他。”真祥麟道:“将军不可轻动,待小将去寻。”祥麟请了令箭,带了百十骑人马,并同尉迟大娘那几个女头目,往他去的那条路上追去寻觅。永清又请万年也带些人,分头去寻。

原来丽卿在林子边混战之时,被他看见了石秀,挺枪骤马直奔过去。石秀见了大惊,带着伤那敢迎敌,拨马加鞭,落荒逃命。丽卿那里肯舍,很命追赶。幸亏石秀也骑的是千里名马,那匹穿云电一时还追不上。正是:前面的飞云掣电,后面的猛弩离弦。一霎时追了二十多里,看看渐隔得近了,丽卿便放箭射去,却还射不到。面前已是一座大岭阻住,石秀顺着大路纵马上山。丽卿见他奔入树林,也飞马追上山来,那匹枣骝窜山跳涧,如履平地,有甚追不得。丽卿扑到林子里,那石秀几个湾转不见了。

丽卿见林子那面路杂,没处寻查,盘过山岭,看那面岭下一片平阳,有几处人烟。丽卿想:“这厮莫非走那里去,我已到此,索性再去寻一转。真寻不得,便饶了他。”遂纵马下山,顺那平阳路张望。忽见左侧山脚边来了一个大汉,骑着匹点子高头马,紫禁面皮,额边几根虎须,戴一顶万字头巾,穿一领酱色战袍,系一条玄色战裙。随着四五个伴当,都跨口腰刀,挑着些行李。一个伴当掮着一口泼风九环大砍刀,都走到路口。那大汉见了丽卿,兜住了马,只顾看他。丽卿往前行,那大汉随在后面亦跟上来,不落眼的从头至脚细看。丽卿回头道:“兀那汉子,有些傻角,不走你的路,只管看我做甚!”那大汉道:“咦,我自己生了眼睛,你敢不许我看!怕人看,不要抛头露面。”丽卿大怒道:“你这厮到我手里讨野火么?活得不耐烦,便上来领枪。”那大汉哈哈大笑道:“多少了得女郎都见过,稀罕你这雌儿。”丽卿大怒,挺枪便取那大汉。那大汉忙抢那口大砍刀架住。两人就那空阔所在,并了四十多合,两边毫无破绽。丽卿道:“你这厮好刀法!”那大汉叫道:“且住,有话问你。”各收了兵器。丽卿道:“快说!”那大汉道:“兀那红姑娘,你莫非当真是东京陈提辖的令爱陈丽卿小姐么?”丽卿道:“除了我,更有那个是他!”那大汉听了呵呵大笑,滚鞍下马道:“姑娘,你何不早说,想杀我也。”撤了大刀,在草地上扑翻虎躯便拜。丽卿恐有暗算,逼住枪向道:“好汉高姓大名?何处识得奴家父女来?”那大汉拜罢,立起身道:“姑娘自不认识我,我也只争得几日不会得姑娘。我便是江南风云庄上的风会是也。”丽卿叫声:“阿也!原来是风二伯伯。”忙跳下马,插了枪,折花枝的拜倒。风会忙回拜了。丽卿道:“适才侄女冲撞二伯伯。二伯伯却从那里来?”风会道:“从家乡来。方才恕小人无礼。姑娘何故一人到此?”丽卿道:“我那云龙兄弟可好?云祖公安否?”风会道:“都好。云龙同我往他老子任上去,从此经过。他在后面那人家处修刀鞘就来,是我先行一步。”丽卿大喜,道:“他在那里?”风会指着一处人家道:“他在那向,好道就来也。”丽卿道:“我们何不迎上去。”风会道:“何用性急。”叫一个伴当道:“你去看看云官人。为何还不来。见他可说东京陈小姐在此。”

那伴当跑上去,没多时,只望见那村口一个少年,带着两个人,骑匹白马,缓辔而来。风会道:“他已来也。”只见那件当急跑上去,到马前回指着说了几句。那云龙把马加了两鞭,泼刺刺的赶到面前,飞身下马,与丽卿相见,满面笑容道:“姊姊。那阵风儿吹你到这里,伯父安否?”丽卿道:“一言难尽。我爹爹为你的丈人被贪官逼迫不过。愚姊同你分手之后,无一日不记挂你。我的爹爹没奈何,权去猿臂寨避难。你的爹爹又错怪了你的丈人。我又没处得你个信。”风会笑道:“这些事我们都知道了,只请问姑娘何故一人到这里来。”丽卿道:“我忧得你苦。如今我爹爹要夺那青云山用,教玉郎兄弟领兵,昨夜杀败了那厮们,有一个叫什么拼命三郎,说是我的仇人。我要杀那狗头,他却怕我。直追到这里不见了,兄弟可曾看见?是个骑白马的后生。”云龙道:“却不曾打眼,想是落荒逃脱了,追也无益。”丽卿道:“造化了这厮,我们回去休。”风会、云龙商量道:“我们就去转转。”丽卿大喜,就地上拔起枪,飞身上马。风会、云龙也都骑了马,带了从人,都过岭来,寻路回青云山。风会道:“方才见姑娘这般模样,又带着东京口音,也有些疑心,那知果然是你。姑娘真好枪法,怪不得云威相公都佩服。”丽卿道:“二伯伯的大砍刀端的整齐,奴家那里攻得进。”云龙惊道:“二位几时交过手?”丽卿笑道:“我是不认识二伯伯,你又不来,我们好杀得热闹。”风会大笑。云龙道:“姊姊方才说什么玉郎兄弟领兵,是那一位?”丽卿道:“便是你那表兄,会写字的祝玉山。我叫他做兄弟,有时顺口叫他玉郎。”云龙、风会都惊讶道:“怎的玉山也到这里?”丽卿道:“来了多日了。”遂把永清的事从头说了一遍。风会、云龙都感叹不已。“如今我爹爹十分欢喜他,已把奴家许配了他也。你那表兄果然了得。”风会、云龙都称羡不已。云龙道:“姊姊,你又是我的嫂子。”丽卿大笑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