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五十三回 悟境难开深宵详梦 迷津永坠天竺进香

[ 梦花馆主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前集说到胡宝玉四十岁大庆生辰,庆余堂前颇极一时之盛。乃当夜酒阑席散,蓦地做了一个恶梦,在下限于篇幅,遂将九尾狐五集结束,仿那《水浒传》、《西厢记》 的样子,作为全书告终,取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意。然《水浒传》、《 西厢记》 两部书,后人尚有续本,虽有识者视为恶札,前后出两人手笔,作法天渊,未免贻狗尾续貂之诮,但爱窥全豹诸君又莫不购备一部,以成全璧。即近今所出之《 九尾龟》 本以五集为止,后因辞意未尽,复续数集,畅所欲言,一饱阅书诸公之眼帘,未闻以冗长厌之。

《九尾龟》如是,则在下这部《九尾狐》既仿其体例而作,亦何妨加增数集,与彼并驾齐驱。虽在下自问才疏,恐难比拟,不免惹通人所窃笑,然见贤思齐,勉力从事,应当为阅者所共谅。即《 九尾狐》 的事实专指一胡宝玉而言,远不及《 九尾龟》 之多;且宝玉历史,前辈皆知其大略,在下断不能纯构虚词,必稍有一二实迹,方可以饰色绘声,旁敲侧击,续出那后半截之《九尾狐》。在下既是这等说,则何必自寻苦吃,定要再做下去呢?因上集仅以一梦了之,约略述其将来结果,非宝玉真有是梦也,不过借此收场耳。但在下究未纤悉详言,阅者憾焉,故不辞谫陋,遑计毁誉,爰再磨墨伸纸,搜索枯肠,执着一枝秃笔,将胡宝玉后半节的事情慢慢的添枝带叶,画角描头,续写下去。倘诸公不厌絮烦,试听在下道来。正所谓:

莫嫌带水拖泥笔,不尽烘云托月谈。

话说胡宝玉睡梦之中,跟着那个老尼姑走入庵门,老尼姑忽然回转身来,举起手中那根拐杖,照准宝玉顶梁上打了一下,口中且大喝道:“宝玉!你到了此时,还不醒悟么?” 宝玉未及提防,被这老尼姑当头棒喝,大吃一惊,只喊得一声“阿呀”,方才梦醒,心头尚是突突乱跳,身上冷汗直淋,急忙披衣坐起,揭开帐子一看,见妆台上残灯如豆,纱窗前曙色未开,报时钟将敲五下,四边寂静无声,只得依旧睡下。那知做了这场恶梦,心中十分胆怯,再也睡不稳了。回想梦中景象,历历如绘:怎样的楼头起火,怎样的逃避出门,怎样的跟随后生,怎样的身入波涛,怎样的遇见老尼。且老尼所讲的话,句句记得清楚,分明对我说“ 孽海无边,回头是岸”、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的意思。但前半段却有些儿解释不出,怎么逃出门来,遇着那个年轻后生,自称为扬州人,叫我跟他去呢?这是什么一段缘故?或者我的收成结果,全在此人身上,也未可知。然既跟了他,为何他又不见,仍剩我一个人,落到水里去呢?难道我这般年纪,还要再做这个生意吗?

此时宝玉胡思乱想,满腹大大的狐疑。既而自己宽慰自己,忽又转了一念,暗暗自笑道:“啐!我真真想得痴了。常言道: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我这两天庆寿,应酬众客,忙碌异常,累得身子疲乏,心神不宁,故此乱梦颠倒,幻出这般景象,那里好作得准?况我听得人家说,做梦是反的,恶梦偏是好梦,好梦倒是恶梦,譬如梦见火着,实是发财的吉兆,我现在庆余堂生涯鼎盛,烘烘烈烈,岂不像火着一般?即梦里见水,也是财源通达之象。后遇老尼打我一下,叫我醒悟,大约要我烧香完愿,种福修斋,方许后日发财之意。若照我起先所猜,虽然有些相像,却觉着这个梦详得未免浅显了。” 宝玉如此一想,心也定了,汗也收了,胆也不怯了,待到天光明亮,依然稳睡如泥。其实宝玉这个梦,先前猜得一些不错,所谓平旦之气,一息尚存,故尔灵明未昧,详解无讹。及至转了一念,又涉歧途,翻将至浅至显、易醒易悟之梦变作极深极晦、大大吉利之兆,讵非舍近而图远吗?总之,宝玉被七情牵扰,六欲昏沉,宜其醒而重醉,悟而复迷,一误再误,弄到山穷水尽,方知前梦非诬,恐终懊悔嫌迟了。梦公有诗叹之曰:

熏心利欲昧前因,蝶化翻疑不是真。
纵有慈航来解脱,终难指点出迷津。

是诗道他后来结果,兹且慢表。

但说宝玉睡到午牌时候,却被阿金唤醒,宝玉披衣起身,洗过了脸,便把昨夜所做的梦细细告诉了阿金一遍,叫他详解。阿金听了,口中只是唯唯,心里却在那里猜度,明知此梦不吉,但未便直说,致启宝玉疑虑,故也说梦是反的,火着是发财的预兆。这句话正合宝玉方才的念头,遂不把这梦放在心上了。

其时阿珠也走进房来,问宝玉可要用饭?适见他们唧唧哝哝,对面谈话,便问道:“唔笃勒浪讲啥格闲话,阿可以让我听听介?” 阿金先答道:“倪勒里瞎讲张, 啥板要打听问信格佬?”阿珠道:“格是我格脾气,欢喜问问格,就是有啥私弊夹帐,我问问也勿番淘得来, 说啥别样哉。”阿金道:“ 说倪有私弊夹帐,格是连大先生才有份格哉 。大先生,还 拿俚敲两记勒。” 宝玉笑道:“ 唔笃两家头碰仔头,赛过鸡搭百脚,独讲拌嘴搭舌。阿金, 告诉仔俚罢,省得俚疑心惑痒哉。” 阿金道:“大先生勿打 ,倒叫我告诉 ,真真便宜(读热) 煞 格。我对 说仔罢,老老实实倪勒里讲 哉 。” 阿珠摇头道:“ 我勿相信,大先生决勿会格,我亦 干啥差事体,讲我啥末事介?” 阿金道:“ 倪讲 近来大勿好,登勒外势去轧姘头、租小房子,到底 阿有介事佬?” 阿珠一听,登时面涨通红,发起急来,伸手要打阿金,却被宝玉阻住,埋怨阿金道:“ 呒不好闲话格,搂搂末有哉 。”阿金方拍手笑道:“大先生, 看俚面孔绯红,涨得像血攻猪头,猢狲屁股实梗,实头搂勿起格,勒浪大发极哉。格末阿珠 拉长仔耳(读议)朵,听我讲罢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