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二十六回  名士品题平章风月  英雄潦倒奔走江湖

[ 梦花馆主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黄芷泉等九人正在饮酒之际,听得四马路上人声鼎沸,巡街捕警笛乱鸣,兆荣里中一片的脚步声响,知道有些不妙,急忙同月舫、大姐等众,一齐来至窗前。但见那边火势冲天,火星乱爆,浓烟密布,仿佛近在咫尺,距里口只有数十步路。不但月舫吓得浑身乱抖,主意全无,即芷泉等众人,亦一个个张口伸舌,胆战心惊。其时楼下的老鸨、乌龟、鳖腿、帮七八人,全行奔到楼上,慌慌张张的极喊道:“先生,勿好哉!俚对面火着呀!烧得格末叫旺,只怕烧到仔间面,倪格物事才勿好搬格 ,阿要毫燥点倪搬罢!”叫喊之间,又听得警钟怒吼,皮带车陆续而来,辚辚不断,更吓得月舫心头乱荡,犹如小鹿撞胸,魂将出窍,一句话都回答不出。因从前堂子之中,保火险者绝少,那有不吓之理?不比目今时世,家家都保,甚至放火图赔,做那伤天害理的事,非惟不吓,翻幸烧得干干净净,骗取洋人的赔款,当作发财的秘诀。所以上海地面,有几家开店的,店中不供财神,却供着一尊红脸三只眼的火德星君。别人不懂他的意思,问他缘故,他说道:“ 我前年店里折本,若不是火神保佑,放起那一把火,怎能得几千两的赔款,再开这爿店呢?” 倘照这样说法,自然就不怕了。

如今月舫既未保险,而且胆小异常,虽听说搬运东西,不知搬那一件好,一时乱了主见。幸得芷泉、芸帆、鲁卿、祥甫诸人究竟是阅历过的,还想得出念头,即吩咐道:“你们一班人且不要慌,火势虽然拉杂,究属隔开一条马路。你们但把那贵重细软物件打成几个包裹,拿至楼下等着,切勿乱走出门,以免被外人抢夺。我们都在门口观看。倘见势头不好,果然烧将过来,然后叫喊你们,把那包裹发出。我们在后帮同月舫照料,向南走去,因北首有巡捕守着,断然走不出的。如此办法,这东西不至遗失了。”交代已毕,由他们七手八脚的料理,芷泉等先自下楼,齐至门首探望。看那救火的西人竭力灌救,依稀匹练横空,银河倒泻,霎时祝融返旆,渐渐火灭烟消,只烧去了楼房五六幢。

芷泉等彼此心定,回身进门,见月舫呆立在客堂中,听候动静,手里单拿着一串大康熙钱,连眼睛都急定了,即便说道:“放心放心,火已熄了,大事已定。月舫,你回楼上去罢,不要在此呆立了。” 月舫方才惊魂入舍,莲步轻移,犹走到开井之中,抬头望了一望,果见红云尽敛,白雾微笼,晓得没有翻覆了,然后命大姐、娘姨、鳖腿、相帮等众,将大小包裹仍旧搬回楼上,放在原处,一件都没有缺少。却亏得芷泉、芸帆在此,替他定了主见,不至走失东西。所以月舫向芷泉等称谢,请众人仍复上楼。

好得房中酒筵未撤,芷泉道:“事已平定,我们又好吃酒了。” 荫明道:“今夜这席酒,权当作压惊而设,月舫亦宜饮酒三杯。” 芸帆接嘴道:“是极是极。你们先请入席,我要吃两筒烟,压压自己的惊,方才吃得下酒呢。”口中说着,见月舫还提着一串大钱,笑问道:“你拿着什么宝贝,只管放在手里?难道你自己去买东西吗?” 月舫听他一说,省悟转来,也笑道:“奴真真吓昏勒里哉!奴出生出世, 吃歇格种吓头。格落刚刚火旺格辰光,俚笃问奴搬啥物事,奴一句才回答勿出,只好让( 读酿) 俚笃瞎搬一泡。奴也想拿点勒走,倒说急昏仔,别样才想勿着,单单想着仔一串康熙大白铜钿,皆为仔奴心爱格落。一径放勒床门前抽屉里格。奴勿管值铜钿勿值铜钿,拿着仔就跟俚笃下楼。 想阿要笑话佬?” 芸帆道:“幸而没有烧过来,不然,你的贵重物件岂不尽付一炬吗?” 月舫道:“好是还好,亏得奴格首饰拜匣倪阿二才晓得格,已经替奴拿格哉。不过零零碎碎格末勿知要失脱几化得来!故歇阿弥陀佛,一来靠天老爷保佑,二来大少笃一淘勒里,搭奴定仔主见,单吃仔点虚惊,总算小事体。格落过脱两日,奴想要打一坛火醮,带道谢谢各位大少笃。唔笃要来赏光格 !”芸帆点点头。芷泉道:“不用你谢,你且唤他们烫酒,端几样热菜来,我们要重张旗鼓了,断不因受惊减兴,方见我辈的镇静工夫呢!” 月舫道:“奴好像肉骨头敲鼓———弄得昏咚咚格哉!搭顾大少讲仔闲话,连酒菜才忘记脱,真真对勿住 !” 说着,见大姐、娘姨等均不在侧,便高喊阿二道:“阿二, 倒好格,大少笃勒里, 哪哼好走开介?”
叫唤未毕,阿二已跨进房门,即说道:“我勿是去看好看呀,皆为下去拿酒,看见厨子才勿勒浪,格落我差相帮笃去喊。就勒下底等仔歇,故歇亏( 读区) 得来格哉,小菜勒浪烧哉,酒末我带仔上来,请大少笃阿要先用罢?” 芷泉道:“也好也好。芸兄的烟可曾吃足吗?” 芸帆听了,即从榻上坐起,与众人一同入席,仍照原位坐下。月舫在旁斟酒,各饮了一杯。荫明便伸手取过酒壶,连筛三杯,与月舫压惊。

月舫饮讫,谢了一声。芸帆忽指着鲁卿说道:“今夜带累月舫受惊,其实都是他不好,说什么火烧屁股,分明被他咒出来的。应该另罚他一台酒,替月舫压惊才是。” 月舫道:“划一划一,是俚说过格。格张嘴啥落能格毒佬?”鲁卿道:“你们上我的船,要硬罚我一台酒,这倒不妨;若说对面那场火,冤是我咒出来的,我有些不愿罚了。” 月舫道:“ 顾大少说罚 一台酒,还是便宜( 读热) 格来。照奴格意思末,实头拿格张毒嘴,用张屎草纸揩一揩末好。” 说罢,微微一笑。鲁卿道:“你说我嘴是毒的,一定是与你睡觉沾染过来的。” 月舫不等他说完,就举手向他头上连打了两下。芸帆喝彩道:“打得好,打得妙,打坏了也不要紧,有我呢!”鲁卿恨道:“ 都是你挑拨弄火,害我打这几下,还要连声的喝彩,说‘打坏了有我’。我与你决不干休的。”芸帆又笑道:“你自己回答得不好,惹他打的,干我甚事?况又说什么挑拨弄火,更是不吉利的话,极该再打两记,再罚一台酒呢!” 芷泉恐鲁卿要认真,笑道:“ 你们说说也够了,鲁卿这张嘴,仿佛《 双金锭》 弹词上的戚子卿家小二,惯说那不吉利的话,实则出于无心。月舫你饶了他罢,罚他摆一台酒,与你消消气如何?”鲁卿听芷泉说了,也就应允。月舫却笑而不语。鲁卿道:“你打了我,我倒与你消气,真真倒灶得狠!幸亏我兴致高,最喜的是摆酒叫局,所以应允了你们。即是今夜时候尚早,我还想叫几个局,未知众位可高兴吗?”芷泉道:“ 你瞧钟上已敲过十一下了,怎说尚早?不如你后天摆酒,我们多叫几个罢。” 芸帆也道:“ 今晚我们要回去的,一叫了局,就没有时候了。何弗大家谈谈,消磨到一点钟,早些散席的好。” 芝云、铭树亦一齐说道:“不错不错,一来明天早上有事,二来此刻已疲倦了,还是挥麈清谈、猜拳行令的有趣。况现有月舫在此,何须再叫什么局呢?”芷泉道:“行令未免烦心,猜拳亦觉乏味,倒不若平章风月,把海上的名妓各就所见,品评一番。择其最著名者十二人,分其品格,下注花名评赞,称之为‘ 十二花神’,岂不比叫局有趣得多吗?” 芸帆等一听,连说:“有趣有趣。”惟鲁卿、伯锡不甚愿意,均说道:“若做评赞,我们是不会的。”芷泉道:“不会做的,只把他们历史说出来,各举所知,我来代做就是了。”鲁卿、伯锡方始答应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