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五回 开愚园游春夸富丽  换香车过市独招摇

[ 梦花馆主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子青因阿六索还珠花,不胜诧异,以为此花系宝玉所押,不关阿六之事,如何贸然前来取讨?我须在宝玉面前证明此事。所以急急坐上包车,直到宝玉家中,气愤愤上了楼梯,走进宝玉卧房。

宝玉起身招呼,见子青面色翻青,早知阿六已至他家,他必为这珠花而来。盖宝玉与阿六商借珠花,定下此计,专欲破子青啬鬼的悭囊,故一见颜色,便知来意,且预备着许多言语,对付子青。但此时假作不知,却笑盈盈的问道:“朱大少, 啥落格两日勿来介,害奴牵记得呒哪哼,阿是嫌奴待慢仔呢啥?”子青气吁喘喘,只是摇头,本想把此事直说,责备他几句,问问他的缘故,及至见了宝玉,觉得有些碍口,便将此事顿住了。又听宝玉问道:“ 今朝到奴搭来,啥格勿快活?勿声勿响,皱起仔格眉(读迷)头,扳起仔格面孔,奴看 格神气,像煞啥场化受仔气来格 。”子青仍然不语。宝玉道:“ 阿是有人欺瞒 佬?格落格种样式。勿然末, 是寻快活格人 ,勿比倪落,有时呒不仔铜钱(读钿),就要愁杀快哉。若然奴做仔 大少,有啥格勿开心介?” 子青听他话里有因,也有心说道:“我今天出来,向人家讨一注欠帐,分文没有,故尔在此纳闷呢。”宝玉道:“ 奴劝 放开点, 是该千动万格人,就甩脱仔一千八百末,有啥要紧介?只怕 勿为格浪,有心骗骗奴哉 。” 子青听宝玉之言,果然利害,明明塞住我的嘴,要我甩掉这五百两银子。我若此时不说,明日阿六来讨珠花,难道我闷气吞声的还他吗?不如早些问他为妙。便向宝玉直说道:“我告诉了你罢,你前日把那珠花押我五百两银子,可是有的?”宝玉道:“ 自然有格 ,奴搭 两家头做格事体,勿见得会忘(读忙)记脱勒海。”子青道:“既有此事,怎么贩珠宝的阿六今天到我家里,讨还这对珠花,据说你借我名头,向他借来的,不知是真的吗?” 宝玉笑道:“ 能啥格戆嗄! 拿银子借拨奴,受奴格信物,只好倪两家头晓得,倘然拨别人听见仔,勿但要说 鄙吝,而且要笑 面皮厚,好意思要倪格押头,惶恐要好仔长远,阿是格点点银子,还勿相信,要拿当头格来,显见得气量忒小哉 。奴老实对 说,珠花是阿六格,俚 勒 面前说格套闲话,才是奴格托词。故歇问 讨还,奴劝 拨仔俚罢, 拨俚晓得仔倪格底细,倒弄得大家难为情煞。横势只有五百两, 也勿在乎此。牯牛身浪拨根毛,犯勿着惹别人讲张 。 想阿对呢勿对佬?”

这一大篇说话,说得子青哑口无言,好像哑子吃黄连,说不出的苦,一来懊恼,二来肉痛,明知上了宝玉的当,又坍不下这场面与他索取银子,失了大老官的气象,只得忍气答道:“你要用银子,尽管向我支取,何必弄这花巧的事,累我受阿六的气呢?这对珠花现带在此,你拿去还了他罢,免得他再上我门了。” 说着,将珠花交与宝玉。宝玉接在手中,笑道:“ 朱大少,动气,是奴勿好。下来奴再有尴尬,终搭 大少实说,阿好?”子青一听,也不回答,心中暗想:“你下次免劳照顾,我也不敢再来了。现在珠花究属有限,设或将来狮子大开口,要借几千起来,如何是好?岂不变做将雪填井吗?”故子青无精打采,吃了几筒水烟,闷闷坐了一回,即便起身回去。正所谓:

鳌鱼脱却金钩钓,摆尾摇头再不来。

从此宝玉房中,子青绝迹不来,我且不提。

再说宝玉赚得子青银子,犹如剥去他一张浮皮,料他必然心痛,不敢再至我家。我虽夜间清静,无人陪伴,但他无济于事,远不及绥之,正是可有可无,因此定下妙计,骗着一注横财,落得到新春时受用。惟晚上独宿孤眠,甚是难挨,仿佛吃鸦片烟的人吃上了瘾,到这时候没有烟吃,岂不要难过吗?然宝玉的淫贱与人不同,择肥而噬,拣秀而餐,其余不美的粗货,他宁可绝食不尝。故一心牵记着绥之,不知他何日回申。至于姘识的杨月楼,也许久不来,命阿金前去相请。那知月楼近日新姘了徐姓寡妇,故与宝玉疏远。因那寡妇颇有财产,籍隶广东,乔居沪上。所生一女,带在身边,青春二八,正当破瓜之期,生得绰约多姿,与母面貌仿佛。那天,母女二人也到丹桂看戏,被月楼看中,先与寡妇勾搭上了,寡妇的银钱尽他滥使滥用。但其女终嫌碍眼,往来有些不便,要想与寡妇商议,同女成其美事,不独一箭双雕,而且一锅熟了,不致走漏风声。计较虽定,尚未启口,故现下与寡妇分外亲热,怎肯到宝玉家来?宝玉得此信息,十分愤恨。后来月楼因此事发觉,上海县叶大令将他拿捉,监禁狱中,听审之时,受那铁锤的毒刑。宝玉闻悉情形,并不怜惜。翻是未通情好、毫无瓜葛的沈月春,只为平日爱慕月楼,私自与县差商恳,送了许多银子,使临刑不受痛苦,又亲到狱中慰问。谁知月楼未悉底蕴,反对月春怒目而视,说了几句不情理的话,气得月春大哭而归。虽是月春痴情,然与宝玉一比,越显得宝玉的无情。此段月楼情节不是我书中的正文,略略表过,就算交代,以后不再说他了。

且说宝玉昏昏闷闷,度过残年,又届新春,另有一番景象。况他性爱奢华,把房中重加修饰,务胜他家几倍。即身上的衣裙、头上的首饰,都要改造更新,以便炫人耳目。故那班旧好新知,以及远处的富商贵介,一个个慕名而来,争相报效,天天把房间挤满,忙得宝玉分身不开,送往迎来,门庭如市,即使忙里偷闲,也不过日间坐几趟马车,兜几个圈子罢了。到了晚上,非惟侑酒出局,还要下榻留髡,拣两个年轻的住宿,以解了。到了晚上,非惟侑酒出局,还要下榻留髡,拣两个年轻的住宿,以解自己的饥渴。因此自朝至暮,竟无片刻暇闲。直忙到二月过后,枇杷门巷始觉车马稍稀,夜间方与大姐阿金到丹桂园、金桂轩看了几本戏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