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三回 梅子含酸一时争竞 杨花有意两面调停

[ 梦花馆主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上集书中说到,朱子清与胡士诚、郭绥之等六人,在胡宝玉房中摆酒,饮酒之间,忽有人叫宝玉的局,宝玉去了许久,等得众人心灰意懒。及至宝玉回来,所叫的各校书早已散去,宝玉向子青等说了几句抱歉的话,大家方始快活,并不怪他待慢。在子青的意思,不过想再坐一回,就要散席归家。那知绥之异常高兴,撺掇子青再摆一台,但子青是个吝啬的人,怎肯应允,多费这十余块钱?所以装聋作哑,默然不答。绥之见他这个样儿,心中不悦,把标劲发了出来,既不听士诚劝阻,也不顾子青吃醋,执意要摆第二台酒,不肯收还这句话,坍了自己的台,即命宝玉喊将下去。此时宝玉左右为难,欲待不从,恐触怒了绥之;要想依允,又恐得罪了子青。虽知子青吝啬,绥之慷慨,然一客都是客,讨好了一面,一面必不答应;触恼了一面,一面岂肯干休?翻惹得他们醋海兴波,闹出事来。别人不晓得底细的,偏说我待客轻重,不善调停,我真犯不着呢!踌躇了半晌,忽然眉头一皱,想出一个善处之法,连忙向绥之答道:“郭大少,今朝随是奴勿好,夹忙头里,有人来叫堂差,奴 回头脱仔,弗壳张连转仔几个局,弄到故歇辰光转来,真真待慢仔大少。大少笃末勿见怪,奴心里实在依勿过格 。故歇大少要翻台,挑倪做生意,倪是巴也勿能,可惜辰光宴(读俺)仔点让( 读酿),奴差人去叫叫看。如果菜有格来,格是呒啥;倘然呒不末, 大少 动气介。” 这一席话,甚是圆转,将一个精明的郭绥之赚得信以为真,也就点头依允。

其实,宝玉并不差人去叫菜,虽吩咐了阿金几句,不过一时权变,虚行故事罢了。所以先向阿金努了一努嘴,暗中关会;阿金早已懂得,假作下楼去了。宝玉又对子青丢了一人眼风,似乎说道:“是滑头戏,你不要弄错了。”谁知子青是个囚头码子,果然弄错,仿佛俏眉眼丢与瞎子看的,以为宝玉讨好绥之,不觉含着镇江风味,发话道:“你要翻台,难道我不会摆双台吗?我因为时候不早,故尔不答应你,你竟不顾我的面子,卖弄你自己有钱,未免欺人太过了。” 绥之是少年情性,一听他这样的话,那里肯受?即把台子一拍,回答道:“ 我的性子爽快,不像你这啬鬼,一钱如命,动不动推三阻四,扫人的兴致,所以我自己认帐,省得破费你,害你肉痛,你又说我卖弄有钱,欺人太过,可见得你的气量比芥菜子还小呢!”气得子青面涨通红,勃然大怒道:“ 你骂我是啬鬼,一钱如命,终比你的外号‘ 销铜匠’ 好些!” 因绥之平日挥金如土,故外边有“销铜匠” 的雅号,即是要紧完的意思。绥之听他回骂,无明火提高三丈,大声喝道:“啬鬼,你也敢骂我吗?” 口中喝着,身子早已立起,要想以老拳奉敬。亏得士诚、宝玉与几位客人再三拦阻,竭力排解,绥之方才坐下。士诚先劝道:“彼此都是好朋友,为这些些小事弄得破口反面,岂不惹人家笑吗?我劝二兄看弟薄面,大家不要生心,依旧和好。到了明晚,我们几个人仍在这里畅叙,尽可补今夜未尽之兴。倘绥之兄要摆双台,预先也可以关照,免得他们临时局促了。绥之兄,你道这话是不是?”绥之被士诚一说,又看宝玉面上,气已消去了一半。独有子青怒尚未息,终怪宝玉袒护绥之,不来讨好于他,所以起身离席,走至烟榻跟首,将身躺下,犹是喃喃的自言自语道:“ 他脸面生得好,年纪又比我轻,怪不得要看中他了。我若明天再来,做那讨厌人,真真是个瘟生了。”这几句话虽是说得甚低,却早被宝玉听见。宝玉本想过来劝他,一闻此语,晓得他念头夹切,是个吃屎不明亮的人。但他家中甚富,我必须破他悭囊,方称我意。若现在得罪了他,他即恨我不来,翻是便宜他了。我且用个擒拿法子,谅他是好色之徒,必然上当。正所谓:

池中下饵将鱼钓,不怕鱼儿不上钩。

你想宝玉这个人利害不利害?好像有什么妖术,凭你怎样的人,见了他的面,自然糊里糊涂入他的迷魂阵,何况朱子青是个色鬼呢?

闲话少叙。当时宝玉打定主意,即便袅袅婷婷,移步来至榻前,在子青对面横下娇躯,先烧好了一筒烟,然后低低的唤道:“朱大少,请用烟。”子青欲待不吃,被他娇声一唤,早已骨软筋酥,不由自主的吃了。宝玉连装几筒,方含笑说道:“朱大少,动气,奴有一句闲话勒里,告诉拨勒 听, 凑耳(读倪)朵过来哩。”子青连忙把身子移近,耳朵凑到宝玉嘴边,宝玉就错落错落说了许多话儿。子青不觉回嗔作喜,连连点首,将手在宝玉肩上一拍,低声说道:“我实在错怪了你,真真糊涂得极了。”连认了多少不是。要晓得宝玉所说的话,无非说:“ 动气做啥?刚刚郭大少叫倪翻台,倪教勿好勿答应俚,恐怕俚性子暴躁,要发脾气出来,弄得碰台拍凳,倪阿是难为情格?勿像 大少末,一点脾气才呒不,样样懂道理煞格。所以奴答应格辰光,嘴里末勿好关照 ,眼睛对 看仔一看,谅必 也看见格 。奴原是搭搭俚格浆,勿是啥真格呀。勿然末,故歇时候要添台把酒,有啥呒叫处介?大少是明白人,终肯原谅奴格片心格。”这一套委婉的话,把子青满腔怒气早抛入爪哇国中去了。先向宝玉招陪不是,然后回到席上,将身坐定。士诚见他面有喜色,知宝玉已做和事老人,故开言道:“我们酒已吃够,想要用饭了。”子青有意答道:“绥之既要翻台,命他们去叫菜,他们尚没有回覆,如何你要吃饭呢?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