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四十回 庆千秋周奎欺主 献百雉杜勋卖城

[ 松滋山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崇祯皇帝对周娘娘道:“孤承宗祖掌管山河,誓死社稷。唯是皇儿年幼,朕欲托孤与周国丈,保住太子,杀出重围,投奔外省,以待日后中兴,朕死无恨。”周国母闻言流泪道:“臣父才智全孤,更兼贪生怕死,托孤大事,决难担当。望我主将皇儿另托能臣,以保社稷要紧。”万岁道:“国丈虽元胆识,但他系皇亲,必然忧戚相关。”待朕挑选几员武将,拨些人马,保住幼子闯出重围,往江南取救。朕待国丈极厚,必不负朕所托。若用别人,难以放心。”娘娘道:“既然龙意已定,可宣妾父到宫。”万岁道:“事宜机密,待朕亲到他家商议,方保万全。”便叫司礼太监王承恩,掌灯跟随。君臣改装,行到周奎门外。只听得里面一派笙歌管弦之音,猜枚闹酒之声,透出户外。皇上只道自己神思恍惚,错认悲苦之声,当作音乐之声,急叫王承恩敲门,说有紧急军情来报。只听见里面有人传话出来,说道:“朋友,你错敲门了,这是国丈周府,不理军情。况今日是老爷的寿诞,各官庆祝千秋,纵有紧急事情,都不敢妄报。快请转回,免致不便。”帝闻此言,气得切齿皱眉,叫王承恩说,奉旨宣他入宫。王承恩不敢怠慢,便吆喝道:“不独有紧急军情,还有圣旨,召你家国丈入朝议事,快些接旨。”只听见那个家人从里面复转出来说,我家老爷吩咐,现染重病,不能接旨。待病愈入朝见驾,不得开门。王承恩大怒道:“大胆的奴才!方才里面歌酌声喧,怎说有病?还不开门接旨!”里边的人道:“老爷吩咐,慢讲是口传的旨意,即使万岁亲自到此,断不开门。”帝闻此言,几乎气倒,大骂周奎忘恩负义,贼破城后,看你往哪里躲得?里边的人任你毒骂,全不做声。

君臣无奈,转回登上五凤楼一观。只见四面火焰冲天,炮声震地。王承恩道:“万岁,试听外边吵闹不止,这声音是吃紧了,如何是好?”万岁闻言,急得搓手低头。想了多时,并无一策。叫王承恩:“你且把朝钟撞将起来,传集群臣,看他们有何说话,再作道理。”王承恩领旨,去把朝钟撞得大响,文武百官,并无一个到来。皇帝见此光景,叹道:“我朱由检掌管山河一十七载,并元失德。今日如此,也是天命了。”君臣二人,相对而哭。忽听见楼下三呼“万岁”,原来是襄诚伯李国帧闻钟见驾。帝手扶起,叫声:“卿家,今外罗城已破,里城定然难保,如何是好?”襄城伯朝上叩头道:“皇城虽危,待附近救兵到来,共灭流贼,以保社稷。请我主暂且宽怀,回宫保重。守城之事,自有微臣料理。”万岁道:“卿家虽有忠心,料想天命难挽了。卿且守城,孤家回宫去罢。”李国桢望见帝去已远,然后提枪上马,回到自己府中,打点资财招犒军兵,连夫人头面首饰俱各搜尽,带出奖励军兵。无奈人心已去,枉费一片忠诚。那个奸贼杜勋,勾连杜秩亨,要把都城献与流贼。先献彰义门,待等外罗城军民大乱,乘势打劫,然后再献平则门。两下都看白灯笼为号,便是开门时候,好叫流贼进城。即发令箭一技,叫外甥刘孝去守彰义门。

是晚,刘孝即吩咐城上军卒,在旗竿上扯起三盏灯笼,果然贼兵一齐拥近城边。城上大炮向天空打了几声,下面城门大开。南路的流贼李岩、牛金星、高迎祥、陈永福等一齐发喊,拥人城来,放火杀人,哀声震天。杜秩亨在平则门上,看见正南火光冲天,喊声不止,就知流贼进了外罗城了。又听得内罗城的百姓乱喊,心中大喜,吩咐把三盏白灯笼扯起。李闯在城外看见,传令大队人马预备入城。前队的喽啰,一齐吶喊摇旗,来到城边。城上的军兵,都是杜秩亨买通的,故意空放大炮,却坠下绳索、筐箩,把几十个流贼扯上城来。个个手持板斧,下城砍开内城门锁闸。内有千斤铜闸隔住,外门难开。再上城楼,大家动手扯闸,用力扯之不起。忽见一员文官,带着八十名军兵,抢入城楼内。众军兵见贼动手,就一齐跑了去,只剩这员官拼命杀了两三个流贼。贼众齐上,将他斩成肉酱。这一员官,乃巡城御史王章也。众贼把王老爷砍死,再复大家动手绞闸,仍绞之不上,又去寻那些官兵帮手。谁知一个个俱跑,自顾家眷了。找寻一会,偶在城楼后垛口下,把杜秩亨找着,只见他心惊胆战道:“众位好汉,王御史的兵马哪里去了?”众贼笑道:“王御史变成王御酱了。你既要献城,又把这个千斤铜闸挡住,叫我们用尽气力,都扯不上来。那些官兵一个也不见了,你又怕死,躲在这里,不知你什么主意?”说着说着,有个手快的,一巴掌照面打来,奸贼“哎哟”一声道:“好汉们且息怒,待我去叫几个军兵来帮绞就是。”说罢,往东一寻,往西一找,哪里有个官兵的人影,奸贼情知难以回复众人,悄悄的走进一间古庙,钻人神台下躲避,静听外边消息。

外边李闯人马,等候多时不见开门,疑杜秩亨用计哄骗,放心不下。宋炯道:“万岁不要性急,此时才交二鼓,还是十八的日子,我原算定十九日进城,走马登基,还有一阵雨来,以助龙威。况且如今满天月色,天未曾阴,不是进城的时候,越迟越好,不必焦躁。”李闯听罢,只得勤马等候。等了一时,只见有几个喽啰坠城出来,走到马前跪禀道:“里门虽开,中隔铜闸,绞之不上,难开外门,请令定夺。”李闯闻言,即拨几个会绞闸的扯上城去。里边点齐灯笼、火把,一齐动手,不消两个时辰,把千斤铜闸绞起。东方刚刚大亮,忽然稠云密布,下了一阵细雨,此乃是上天痛惜大明贤君之泪也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