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十四回 报大仇惟酬一箭 掘岔口自灌孤城

[ 松滋山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李闯的仇人阎玉哥,改名阎如玉,跟随外祖陈永福镇守汴粱城。是时长成十六岁,练习得弓马纯熟,武艺精通。一日,在书房闲看兵书,家僮来报:“陕西闯贼带了十余万人马犯界,破了杞县。现今来到黄河北岸,离城不远。我家老爷,现在城上调度文武官员,四门把守。”阎如玉闻言,即戎装披挂,登城陪着外祖,在垛口巡视。只见有几个大汉,从北岸渡河上马,从幽僻小路而来。陈永福料他系窥探城池的奸细,断不是来攻城的。即吩咐城门加锁,城上之人暗藏垛口,不可露身。祖孙二人看着几个贼寇动静。不多时,见这六个贼人,来至城脚,在马上仰面观看,口讲手指。陈爷叫快发大炮!阎如玉低声道:“外祖,这个戴雁翎帽,帽上有赤金顶子的人,正是逼死我母亲那个闯贼。且莫放炮,外孙有誓在先,必要亲手杀此仇人,方消我恨。”陈爷道:“你有多大年纪,欲匹马出战,不是他对手;欲带兵出城,又怕有埋伏。快些放炮为是。”阎如玉道:“外祖放心,我自有杀贼的手段。”说完,取弓箭在手,向天暗祝道:“皇天保佑,这根箭若射死闯贼,一来为国除害,二来报我大仇。”即对准贼喉一箭射去,正中李闯左目,带箭而逃,五个贼跟走如飞。陈爷忙叫发炮打去,谁知贼不该绝,空费许多火药。欲待开城追赶,贼又远走了,随起身往各处巡逻。过了七八日,只见众贼用船连作浮桥,欲过河攻打。陈爷忙令放炮打去,贼不敢前,只在船上用炮打上城来。两家俱打不着,费了数日火药。

一日,见贼兵用藤牌滚过来,陈爷不动声色,暗叫兵丁预备擂石、滚木、泥水、石灰、药囊火箭等物,待贼来近城边,一齐滚将下去。贼众虽有藤牌遮盖,怎遮得住,伤了无数牌手。贼不敢近,亦不肯退。陈爷又命人从城内暗开地洞,开到黄河岸边,却运大炮对近贼营打去,死伤贼兵无数。搅得这个独眼贼无计可施,退避二十里扎寨。是时,陈爷已经差人星夜进京求救。皇上览了急本,即调南京布政,姓朱,名丕祥,升河南巡抚,带兵前来上任。

陈永福闻报,即同文武官员出城迎接。这个信息传入贼营,李闯等心中惊慌,即同宋炯、牛金星商议。宋炯道:“大王不须忧虑,我料这个巡抚到来,汴梁城必然失守。”李闯问其缘故,宋炯道:“这个新巡抚,系绍兴萧山人。此人平素愚而好自用。况且名字甚是不利。我想汴梁首县名祥符,丕字转声,其音类劈。岂不是来劈祥符县么?叫探马打听他用何计谋,速来报知,贫道自有调度。”李闯等听见此言,忧心才稍放下,专听探子回报。

一日,探子报道:“那边军民百姓各带锹锄出了西门,前去黄河岔口挖掘。”李闯问这个是何缘故?牛金星道:“必是新巡抚计谋,想决河灌我营寨。”李闯闻言大惊道:“常言水火无情,他把黄河掘开,大水冲来,我们岂不尽变鱼鳖?如今城内出了能人,请军师发令拔营走罢。”宋炯道:“大王说掘河的是个能人,我说他是个废物。将欲谋人,必先顾自己。我们营盘地势甚高,汴梁城反在低洼之处,引水冲来,乃是自招其祸。”牛金星道:“军师言之有理,但他们掘的正西岔河口,地势略略高出,何不趁此机会,挑选几百喽啰,扮作百姓,混人他队里,暗暗开斜些。再差人在正北掘下几个大沟,直射城下,会合岔河冲来之水,尽归正北,灌入汴梁城中,更出万全无弊。”宋炯大喜,即命一丈青王千子,带领三百喽卒,扮作良民,各持锹锄,五鼓暗渡过河,混入汴梁军民队中。军民掘正西,喽卒又掘正北。掘了三日,陈永福只因感冒风寒,未曾上城。到了这一日,抖起精神,上城督兵防守。望见正面河口,有许多军民锄掘,又往正北一看,亦有人在那里锄掘,心中自思:“巡抚不听我谏,偏要锄掘西河,决水灌营,已是为患。未曾闻他叫掘正北,为何这对城一路,亦挖掘起来?其中必有缘故。”吩咐家人,快叫下面开城,待本镇亲自出城问个端的。一句话未说得完,只听见城外喊声乱叫道:“不好了!大水来了!”只见两岸登时冲塌,霎时大水冲来,直过垛口,把一座汴梁城竟成汪洋大海。巡抚立法自毙,死不足惜。但不知陈永福、阎如玉的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