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十二

[ 孙光宪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唐卢尚书藩以文学登进士第,以英雄自许,历数镇,薨于灵武。连帅恩赐吊祭,内臣厚希例贶。其家事力不充,未办归装,而天使所求无厌。家人苦之,亲表中有官人于灵前告曰:“家贫如此,将何遵副尚书平生奇杰,岂无威灵及此宦者乎”俄而馆中天使中恶,以至于卒。是知精魂强俊者可不畏之哉!八座从孙尚在江陵,尝闻此说,故纪之,以儆贪货者。

唐相国杨收,江州人,祖为本州岛都押衙,父直为兰溪县主簿,生四子发、嘏、收、严,皆登进士第。收即大拜,发以下皆至丞郎。发以春为义,其房子以以乘为名。嘏以夏为义,其房子以为名。收以秋为义,其房子以巨、钅、镳、鉴为名。严以冬为义,其房子以注、涉、洞为名。尽有文学,登高第,号曰修竹杨家,与静恭诸杨比于华盛。收相少年于庐山修业,一日,寻幽至深隐之地,遇一道者谓曰:“子若学道,即有仙分。必若作官,位至三公,终焉有祸,能从我学道乎”收持疑,坚进取之心,忽道人之语。他日虽登廊庙,竟离南荒之殛,悲夫!薛泽补阙乃杨氏之女孙婿,尝语之。

唐张裼尚书有五子,文蔚、彝宪、济美、仁龟皆有名第至宰辅丞郎。内一子少年闻说壁鱼入道经函中,因蠹食“神仙”字,身有五色。人能取壁鱼吞之,以致神仙而上升。张子惑之,乃书“神仙”字,碎翦实于瓶中,捉壁鱼以投之,冀其蠹蚀,亦欲吞之,遂成心疾。每一发作,竟月不食,言语粗秽,都无所避其家扃闭而守之,俟其发愈,一切如常,而倍餐啜一月食料,须品味而饫之,多年方谢世。是知心,灵物也,一伤神气,善犹不可,况为恶乎!即刘辟吞人,张子吞神仙,善恶不同,其伤一也。

唐柳大夫比清廉耿介,不以利回家,世得笔法,盖公权少师之遗妙也。责授泸州牧,礼参东川元戎顾彦朗相公,适遇降德政碑,顾欲濡染以光刊刻,亚台曰:“恶固无所吝,若以润笔先赐,即不敢闻命。”相国钦之。书讫,竟不干渎也。梁世兖州有下猛和尚,聚徒说法,檀施云集,时号金刚禅也。他日物故,建塔树碑。庐岳道士李德阳善欧书,下猛之徒请书碑志,许奉一千缗。德阳不允,乃曰:“若以一醉相酬得以施展,千缗之遗非所望也。”终不肯书。斯亦近代一高人也。

唐十军军容使开府严遵美门客杨寅善袁许之术,于京城西畿逢一李生,亦唐之疏属,隆准龙颜,垂手过膝。杨生异之,说于中尉,由是时有资遗之,意其必致非常。黄寇犯阙,僖宗幸蜀。李生为士民挟持入京,升含元殿,不逾浃旬,寻亦遇害。岂大人之相只为一升殿乎莫可知之。杨生叹嗟,不复言知人之鉴也。王蜀先主时有道士李,亦唐之宗室,生于徐州而游于三蜀,词辩敏捷,粗有文章。因栖阳平观,为妖人扶持,上有紫气,乃聚众举事。将举而败,妖辈星散,而独罹其祸焉。其适长裕者,临邛之大儒也,与相善,不信之造妖,良由躯干国姓,为群凶所凭。所以多事之秋,灭迹匿端,无为绿林之嚆矢也。先是,李有书召玉局观杨德辉赴斋,有老道崔无攵,自言患聋,有道而托算术,往往预知吉凶。德辉问曰:“将欲北行,何如”崔令画地作字,弘农乃书“北千”两字,崔公以“千”插“北”成“乖”字,曰:“去即乖耳。”杨生不果去,而李斋日就擒,道士多罹其祸。杨之幸免,由崔之力也。

唐杨镳,收相之子,少年为江西推巡,优游外幕也。属秋祭,请祀大姑神。西江中有两山孤拔,号大者为大孤,小者为小孤,朱崖李太尉有《小孤山赋》寄意焉。后人语讹作姑姊之“姑”,创祠山上,塑像艳丽,而风涛甚恶,行旅惮之。每岁本府命从事躬祭,镳预于此行。镳悦大姑容,偶有言谑浪。祭毕回舟,而见空中云务有一女子,容质甚丽,俯就杨公呼为杨郎,逊词云:“家姊多幸,蒙杨郎彩顾,便希回桡以成礼也,故来奉迎。”弘农惊怪,乃曰:“前言戏之耳。”小姑曰:“家姊本无意辄慕君子,而杨郎先自发言,苟或中辍,恐不利于君。”弘农忧惶,遂然诺之,恳希从容一月处理家事。小姑亦许之。杨生归,指挥讫,仓卒而卒,似有鬼神来迎也。薛泽补阙与镳姻懿,常言此事甚详。近者故登州节判史在德郎中子光泽,甚聪俊,方修举业,自别墅归乘,醉入太山庙,谓神曰:“与神作第三儿,得否”自是归家精神恍惚,似有见召,逾月而殂也。呜呼!幽明道隔,人鬼路殊,以身许之,自贻伊戚,将来可为鉴戒也。

仆尝览《柳氏训序》,见其家法整肃,乃士流之最也。柳比出官泸州郡,洎牵复,沿路染疾,至东川通泉县求医,幕中有昆弟之子省之,亚台回面,且云“不识”。家人曰:“是某院郎君。”坚云:“不识,莫喻尊旨。”良久,老仆忖之:得非郎君幞头脚乎固宜见怪。但垂之而入,必不见阻。比郎君垂下翘翘之尾,果接抚之。其纯厚皆此类也。仆亲家柳坤即亚台疏房也,侨寓阳安郡。伯仲相率省焉,亚台先问:“读书否修文否苟不如是,须学作官。我之先人修文成名,皆作官业,幸勿弃分阴也。”泸州郡有柳大夫所造公廨,家具皆牢实粗重,传及数政,莫知于今存否。蜀朝东川节度许存太师,有功勋臣也。其子承杰即故黔使君禧实之子,随母嫁许,然其骄贵僭越,少有伦比。作都头,军籍只一百二十有七人,是音声伎术,出即同节使行李,凡从行之物一切奢大,骑碧暖座,垂鱼纷错。每修书题,印章微有浸渍即必改换,书吏苦之,流辈以为话端,皆推茂刺顾为首。许公他日有会,乃谓顾曰:“阁下何太谈谤”顾乃分疏,因指同席数人为证。顾无以对,逡巡乃曰:“三哥不用草草,碧暖座为众所知,至于鱼袋上铸蓬莱山,非我唱扬。”席上愈笑,方知鱼袋更僭也。刺茂州,入蕃落,为蕃酋害之。西川卫前军将李思益者,所著衣服莫非华焕纤丽。蜀先主左右羡而怪之,先主曰:“李思益一副衣裳大有所费,是要为我光扬军府,仰与江货场勾当,俾其作衣装也。”先主又于作院见匠人裹里小朵帽子,前如鹰嘴,后露脑枕,怪而截其嘴也。又登楼见行人戴褴<帛炎>席帽,云:“破头烂额,是何好事”然自务俭素,爱净洁,皆此类也。蜀朝有小朝士裴璨,俸薄且闲,或劝求宰一邑,裴曰:“今之畿县,非有仙骨何以得”见其爱羡即可知也。每云:“黄寇之后所失已多,唯袜头裤穿靴不传旧时也。”仆同院司空监云:“木围裹头于事最便,何必油拭火熨,日日劳烦此一事不请师古,又嫌以银棱瓷器托里碗碟,徒费功夫。”又曰:“措大暮年方婚少女,一生之事,遗丑可知。自非铁石为心,未有不贻他说。戒之,慎之!”因述柳氏幞头引起数事,岂资谈笑,亦足小惩也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