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十

[ 孙光宪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唐狄归昌右丞爱与僧游,每诵前辈诗云:“因过竹院逢僧话,略得浮生半日闲。”其有服紫袈裟者乃疏之。郑谷郎中亦爱僧,用比蜀茶,乃曰:“蜀茶与僧未必皆美,不欲舍之。”僧鸾有逸才而不拘检,早岁称卿御,谒薛氏能尚书于嘉州。八座以其颠率,难为举子,乃俾出家。自于百尺大像前披剃,不肯师于常僧也。后入京为文章供奉,赐紫,柳比大夫甚爱其才,租庸张相亦曾加敬,盛言其可大用。由是反初,号鲜于凤,修刺谒柳公,公鄙之不接。又谒张相,张相亦拒之。于是失望而为李江西判官,后为西班小将军,竟于黄州遇害。

唐干宁中,宿州刺史陈以军旅出身擅行威断。进士张翱恃才傲物,席上调宠妓张小泰。怒而揖起,付吏责其无礼。状云:“有张翱兮寓止淮阴,来绮席兮放恣胸襟。”益怒,云:“据此分析,合吃几下”翱云:“只此两句,合吃乎三下五下;切求一笑,宜费乎千金万金。”金鞭响背十三长逝。惜其恃才而取祸也。出刘山甫《闲谈》,词多不载。蜀绵州刺史李◆,时号嗑咀,以军功致郡符,好宾客。有酒徒李坚白者,粗有文笔。李侯谓曰:“足下何以名为坚白”对曰:“莫要改为士元,亮君雄是权耶”又有蒋贻恭者,好嘲咏,频以此痛遭贾楚,竟不能改。蜀中士子好着袜头裤,蒋谓之曰:“仁贤既裹将仕郎头,为何作散子将脚”他皆类此。

唐刘瞻相公有清德大名,与弟阿初皆得道,已入仙传。先婚李氏,生一子,即刘赞也。相国薨后,赞且孤幼,性甚懵钝。教其读书,终不记忆。其舅即李殷衡侍郎也,以刘氏之门不可无后,常加楚,终不长进。李夫人慈念,不忍苦之,叹其宿分也。一旦不告他适,无以访寻,圣善忆念,泪如绠縻,莫审其存亡。数年方归,子母团聚,且曰“因入嵩山,遇一白衣叟,谓曰:‘与汝开心,将来必保聪明。’”自是日诵一卷,兼有文藻,擢进士第。梁时登朝充崇政院学士,预时俊之流。其渭阳李侍郎充使番禺,为越王刘氏所縻,为广相而薨。仆与刘赞犹子慤攵通熟,自言家世合有一人得道矣,即白衣叟其彷佛乎。

唐盛唐县令李鹏遇桑道茂,曰:“长官只此一邑而已。贤郎二人,大者位极人臣,次者殆于数镇,子孙百氏。”后如其言。长男名石,出将入相,子孙两世及第,至今无间。次即讳福扬历七镇,终于使相,凡八男,三人及第至尚书、给谏、郡牧,见有诸孙皆朱紫,不坠士风。何先见之妙如是。

唐孔拯侍郎作遗补时,朝回遇雨,不赍油衣,乃避雨于坊叟之庑下。滂注愈甚,已过食时,民家意其朝饥,延入厅事。俄有一叟,乌帽纱巾而出,迎候甚恭。因备酒馔,一一精珍,乃公侯家不若也。孔公惭谢之,且借油衣。叟曰:“某寒不出,热不出,风不出,雨不出,未尝置油衣,然已令铺上取去,可以供借也。”孔公赏羡,不觉顿忘宦情。他日说于僚友,为大隐之美也。古之富者拟于封君,《洪范》“五福”一曰富。先贤以无事当贵,岂斯人之徒耶。复有一丞郎,马上内逼,急诣一空宅,迳登圂轩,斯乃大优穆刀绫空屋也。优忽至,丞郎惭谢之。优曰:“侍郎他日内逼,但请光访。”人闻之,莫不绝倒。

唐裴晋公度风貌不扬,自讠巽真赞云:“尔身不长,尔貌不扬。胡为而将胡为而相”幕下从事逊以美之,且曰:“明公以内相为优。”公笑曰:“诸贤好信谦也。”幕僚皆悚而退。李者,渤海人,昆仲皆有文章。因旅次至江村,宿于民家,见覆斗上安锡佛一躯,诡词以赞之。民曰:“偶未庆赞,为去僧院地远尔。”曰:“何必须僧,只我而已。”民信之,明发随分具斋餐炷香虔诚。俯仰朗称曰:“锡佛子,柔软世尊。斗上庄严,为有十升功德。”念《摩诃波若波罗密》。又赵员外为裴坦相汉南从事。甚陋,裴公戏之曰:“赵公本不丑,孩抱时乳母怜惜,往往抚弄云‘作丑子,作丑子’,因此一定。”赵公大ㄉ。薛侍郎昭纬气貌昏浊,杜紫微唇厚,温庭筠号温种馗,不称才名也。薛侍郎未登第前就肆买鞋,鞋主曰:“秀士脚第几”对曰:“与昭纬作脚来,未曾与立行第也。”杜德样侍郎昆弟力困,要举息利钱济急用,召同坊富民到宅,且问曰:“子本对是几钱”其人拂袖而出。又孔昭纬拜官,教坊优伶继至,各求利市。石野猪独先行到,公有所赐,谓曰:“宅中甚阙,不得厚致。若有诸野猪,幸勿言也。”复有一伶继来,公索其笛,唤近阶,指笛窍问之曰:“何者是《浣溪纱》孔子”伶大笑之。又道士陈子霄登华山上方,偶有颠仆,宇文翰郎中致书戏之曰:“不知上得不得,且怪玄之又玄。”斯皆清雅戏,以之群居,又何伤也。

唐温璋为京兆尹,勇于杀戮,京邑惮之。一日,闻挽铃声,俾看架下,不见有人。凡三度挽掣,乃见鸦一只。尹曰:“是必有人探其雏而诉冤也。”命吏随鸦所在捕之。其鸦盘旋引吏至城外树间,果有人探其雏,尚憩树下。吏乃执之送府。以禽鸟诉冤,事异于常,乃毙捕雏者而报之。

唐僖宗朝,翰林待诏滑能棋品甚高,少逢敌手。有一张小子,年可十四,来谒觅棋,请饶一路。滑生棋思甚迟,沉吟良久,方下一子。张生随手应之,都不介意,仍于庭际取适,候滑生更下,又随手着应之。一旦黄寇犯阙,僖宗幸蜀,滑以待诏供职,谋赴行在,欲取金州路入。办装挈家将行,张生曰:“不必前迈,某非棋客,天帝命我取公着棋,请指挥家事。”滑生惊愕,妻子啜泣,奄然而逝。他日京都共知也。昔颜回、卜商为地下修文郎,又李长吉为帝召撰乐府,岂斯类耶。所言天帝者,非北极天皇大帝也,按《真诰》,又非北方玄天黑帝道君。此鬼都北帝,又号鬼帝。世人有大功德者,北帝得以辟请,四明公之流是也。召棋之命,乃酆宫帝君乎,与《真诰》彷佛,故梗概而言之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