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灵帝纪第八

[ 范晔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孝灵皇帝讳宏,肃宗玄孙也。曾祖河间孝王开,祖淑,父苌。世封解渎亭侯,帝袭侯爵。母董夫人。桓帝崩,无子,皇太后与父城门校尉窦武定策禁中,使守光禄大夫刘EA52持节,将左右羽林至河间奉迎。

建宁元年春正月壬午,城门校尉窦武为大将军。己亥,帝到夏门亭,使窦武持节,以王青盖车迎入殿中。庚子,即皇帝位,年十二。改元建宁。以前太尉陈蕃为太傅,与窦武及司徒胡广参录尚书事。

使护羌校尉段颎讨先零羌。

二月辛酉,葬孝桓皇帝于宣陵,庙曰威宗。

庚午,谒高庙。辛未,谒世祖庙。大赦天下。赐民爵及帛各有差。

段颎大破先零羌于逢义山。

闰月甲午,追尊皇祖为孝元皇,夫人夏氏为孝元皇后,考为孝仁皇,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。

夏四月戊辰,大尉周景薨。司空宣酆免,长乐卫尉王暢为司空。

五月丁未朔,日有食之。诏公卿以下各上封事,及郡国守、相举有道之士各一人;又故刺史、二千石清高有遗惠、为众所归者,皆诣公车。

太中大夫刘矩为太尉。

六月,京师雨水。

秋七月,破羌将军段颎复破先零羌于泾阳。

八月,司空王暢免,宗正刘宠为司空。

九月辛亥,中常侍曹节矫诏诛太傅陈蕃、大将军窦武及尚书令尹勋、侍中刘瑜、屯骑校尉冯述,皆夷其族。皇太后迁于南宫。司徒胡广为太傅,隶尚书事。司空刘宠为司徒,大鸿胪许栩为司空。

冬十月甲辰晦,日有食之。令天下系囚罪未决入缣赎,各有差。

十一月,太尉刘矩免,太仆沛国闻人袭为太尉。

十二月,鲜卑及濊貊寇幽、并二州。

二年春正月丁丑,大赦天下。

三月乙巳,尊慎园董贵人为孝仁皇后。

夏四月癸巳,大风,雨雹。诏公卿以下各上封事。

五月,大尉闻人袭罢,司空许栩免。六月,司徒刘宠为太尉,太常许训为司徒,太仆长沙刘嚣为司空。

秋七月,破羌将军段颎大破先零羌于射虎塞外谷。东羌悉平。

九月,江夏蛮叛,州郡讨平之。

丹阳山越贼围太守陈夤,夤击破之。

冬十月丁亥,中常侍侯览讽有司奏前司空虞放、太仆杜密、长乐少府李膺、司隶校尉朱D4A2、颍川太守巴肃、沛相荀昱、河内太守魏朗、山阳太守翟超皆为钩党,下狱,死者百余人,妻子徙边,诸附从者锢及五属。制诏州郡大举钩党,于是天下豪桀及儒学行义者,一切结为党人。

戊戌晦,日有食之。

十一月,太尉刘宠免,太仆郭禧为太尉。

鲜卑寇并州。

是岁,长乐太仆曹节为车骑将军,百余日罢。

三年春正月,河内人妇食夫,河南人夫食妇。

三月丙寅晦,日有食之。

夏四月,太尉郭禧罢,太中大夫闻人袭为太尉。

秋七月,司空刘嚣罢。

八月,大鸿胪桥玄为司空。

九月,执金吾董宠下狱死。

冬,济南贼起,攻东平陵。

郁林乌浒民相率内属。

四年春正月甲子,帝加元服,大赦天下。赐公卿以下各有差,唯党人不赦。

二月癸卯,地震,海水溢,河水清。

三月辛酉朔,日有食之。

太尉闻人袭免,太仆李咸为太尉。诏公卿至六百石各上封事。大疫,使中谒者巡行致医药。司徒许训免,司空桥玄为司徒。

夏四月,太常来艳为司空。

五月,河东地裂,雨雹,山水暴出。

秋七月,司空来艳免。癸丑,立贵人宋氏为皇后。

司徒桥玄免。太常宗俱为司空,前司空许栩为司徒。

冬,鲜卑寇并州。

熹平元年春三月壬戌,太傅胡广薨。

夏五月己巳,大赦天下,改元熹平。

长乐太仆侯览有罪,自杀。

六月,京师雨水。癸巳,皇太后窦氏崩。

秋七月甲寅,葬桓思皇后。

宦官讽司隶校尉段颎捕系太学诸生千余人。

冬十月,渤海王悝被诬谋反,丁亥,悝及妻子皆自杀。

十一月,会稽人许生自称“越王”,寇郡县,遣杨州刺史臧旻、丹阳太守陈夤讨破之。

十二月,司徒许栩罢,大鸿胪袁隗为司徒。鲜卑寇并州。

是岁,甘陵王恢薨。

二年春正月,大疫,使使者巡行致医药。丁丑,司空宗俱薨。

二月壬午,大赦天下。

以光禄勋杨赐为司空。

三月,太尉李咸免。

夏五月,以司隶校尉段颎为太尉。

沛相师迁坐诬罔国王,下狱死。

六月,北海地震。东莱、北海海水溢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灵帝负乘,委体宦孽。征亡备兆
委体宦孽,所以,征亡备兆。灵帝确实是信任了宦官,宦官也确实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。但是,一耙子都打在宦官身上,也未免不妥。王夫之说“汉之亡也,亡于置君,而置君者先族,武不蚤死,吾不保其终也。获诛奄之名,以使天下冤之,犹武之幸也夫!”。当年,汉桓帝没有子嗣,立新天子的时候,太后以及她的娘家人出了力,最后呢,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为什么?王夫之说“武也,一城门校尉也,非受托孤之命如霍光之于武帝也。所凭藉以唯意而立君者太后耳。宫闱外戚之祸,梁氏之覆车不远,宦官安得不挟以为名哉?夫武也,既不能及桓帝之时谏帝以立储之大义;抑不于帝崩之后,集廷臣于朝堂,辨昭穆、别亲疏、序长幼、审贤否,以与大臣公听上天之命。鯈以为贤而贤之,武谓可立而立之,天子之尊,若其分田圃以授亚旅而使治。则立之唯己,废之唯己,朱瑀恶得不大呼曰:“武将废帝为大逆。”而灵帝能弗信哉?”。“汉之将亡也,天子之废立,操于宫闱,外戚宦寺,迭相争胜”。可能窦武他们还没有废掉灵帝的意思,但是既然窦武能说一不二地立自己,他要是真的想废掉他,恐怕也非是难事。灵帝不能不防。宦官本来是走上不了舞台的,这个政治斗争的舞台上本来是没有他的角色的。但是,外戚的角色太狠了,皇帝无力,只能找个角色了。况且这个时候,外戚和所谓的名士们打得火热,更招皇帝忌讳。所以,窦武被杀了,所以党锢来了。自古很多人同情那些被党锢的士人,确实他们有些人铮铮铁骨,浩然正气。但是,我们也要看到,那些以品德高尚为荣的人,那些嫉恶如仇的人,当他们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后,当他们手握着权力的时候,对于他们所认为的邪恶又是如何的无情呢?他们眼里,宦官就是原罪,可杀和不可杀的,就以有没有胡子作为区别。这一派杀来,那一排杀去的,天下就这样乱了,所以天下要亡了。
甲子,帝自称“无上将军”
皇帝本身就是最高统帅,自己加自己“将军”衔,满足的是自己的功名欲望。皇帝在中国古代是最大的,最有权势,最令人羡慕的。多少人为了皇帝的座位而丢了自己以及家人的性命。但是,皇帝又有自己悲哀的事情。做人,吃穿不愁以后,养尊处优以后,所需要的就是人生的成就感。但是,作为皇帝,九五之尊了,他想有所成就却是不容易的。一般的人,他可以因为“出将入相”,因为“金榜题名”而得到成就感。但是,皇帝呢?他是最高统帅,但是不可能有将军那样的风采;他可以经纶满腹,但是不可能做状元。就是圣人,他也是做不了的,因为他就是“圣上”,就是人间的圣人了,不可能再高了。所以,有些皇帝就要去追求做仙人,求仙访道。而有些皇帝呢,则特意贬低自己,然后让自己功成名就。灵帝只是自己给自己加将军的名号,而一千多年后的明武宗则不仅仅是要给自己加将军的称号,还要用这个称号出征,自己去建立理想中的功业。不能仅仅把明武宗的作为当做是荒唐,当做是儿戏。每个人都希望是能建功立业的,当希望能在人生中建立不二的功勋的,都希望有成就感。但是,作为皇帝,不管是文也好,武也好,成就的道路都是死的,根本没有这么一条普通人的道路去让他们选择。他们所能做的,就是学那些往日的圣人,学自己的开国祖先,读圣贤书,治国安邦。但是这样了,他们的成就感在哪里呢?除了臣子们的歌功颂德以外,还有什么呢?没有了。但是,就是那些不怎么样的皇帝,在世的时候,还不是一样得到吹捧?那个皇帝的尊号不是一大堆的好词?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还不如普通人能立军功于疆场,显文章于考场那样可以衣锦还乡来的光耀。所以,虽然皇帝最尊贵,但是是最没有成就感的。乾隆皇帝很自恋,自己感觉很好,觉得自己很有成就,但是也不是说自己是个什么皇帝,而是说自己是“十全老人”,他自己也是把自己当做老人,而不是当做皇帝。作为普通的老人他才有成就感,作为皇帝,他没有成就感。皇帝要有个成就感,所以要有个谥号,要去争一个庙号。唐代以后,个个皇帝都有庙号了,都能在太庙里面立上神位让后人祭祀,所以又开始在生前上尊号了。这无非是让自己能有个成就感,即便是假的,也要装模作样的,而且一个个都是感觉良好的,无二,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而已。
是岁,帝作列肆于后宫,使诸采女贩卖,更相盗窃争斗。帝著商估服,饮宴为乐。又于西园弄狗,著进贤冠,带绶。又驾四驴,帝躬自操辔,驱驰周旋,京师转相放效。
灵帝放下自己的身段而去学商人,在大内里面开店,自古都认为是千古奇闻,千古丑闻。不过,既然灵帝可以知道用手中的官位去卖钱,那么灵帝在商业上确实是有些天赋的。所以,他要在大内中开店铺,又有什么值得好奇怪的呢?我们可以说他不务正业,不成体统。但是,我们现在,官员们围着GDP转,脑子里都是经济账本,一天到晚围着那些商人,心里算计着怎么招商,和灵帝相比,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
初开西邸卖官,自关内侯、虎贲、羽林,入钱各有差。私令左右卖公卿,公千万,卿五百万。
灵帝应该不是首开卖官鬻爵先河的君主。细细读上面的记载,可以看到,灵帝也不是肆无忌惮地在卖官鬻爵。公开卖的是“关内侯、虎贲、羽林”这些散官,也就是荣誉称号;对于有职权的官职,卖也卖,但是是暗地里卖。看来,灵帝自己也知道卖官鬻爵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灵帝为什么要卖官呢?都说是缺钱。那么归为天子的他为什么缺钱呢?是因为天下都受了灾祸,不能有赋税?还是因为他好土木,大兴建设高潮?恐怕都不是的,而是在于下面的官员们光知道肥了自己,而不知道上供。既然,官员们一个个都肥了自己的腰包,那么灵帝就想了,这些好处不能你们独吞吧,我是最大的股东,是董事长,怎么也该有自己的一份吧。所以,他干脆来个包干制度,先把利润缴上来,剩下的都是你们自己的。灵帝未必是有心去破坏祖宗的规矩,而是官场的规矩自己已经被那些贪赃的官员们破坏了,皇帝只是这个时候想去分一杯羹而已。
改平准为中准,使宦者为令,列于内署。自是诸署悉以阉人为丞、令。
都说中国古代身份等级比较严格,读书人才能当官。可是就有那么一个群体,他们并非什么孔孟学生,但是依然可以为官,有时候还能在整个国家呼风唤雨,位列三公。他们就是宦官集团。为宦官的,一般来说不是罪人,就是孤苦的穷人。肚子里能有笔墨的不多,就是能的,估计也是在宫内学的。因此他们的身份是很低的。不管是隋唐以前的征辟选举,还是隋唐以后的科举,他们要想通过这个的制度来做官,都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确实他们这些宦官们又有不少做了官,而且是外朝的官。这里不想就宦官任官合不合适,好不好来评论。也不去谈宦官集团专权擅政的问题,只是想说,中国的皇帝们有很多的缺点,但是在找人办事上,还是能“选能任贤”的。他们不会因为身份的低贱,或者生理上的缺陷而“歧视”宦官,倒是很多时候依赖他们、提拔他们、任用他们。虽然,在社会当中,人与人是不平等的,但是至少皇帝们的眼中,就能力一项来说,人与人是没有区别的,是平等的。
壬子,大赦天下党人,还诸徙者,唯张角不赦。
事到临头,天下糜烂,灵帝也不得不开始大赦。那些原来的党人,多是地方的绅士,在一方有影响力,开恩赦免他们也是临时的办法,并不是表示灵帝对于党锢有什么特别的忏悔。
冬十月丁亥,中常侍侯览讽有司奏前司空虞放、太仆杜密……山阳太守翟超皆为钩党,下狱,死者百余人,妻子徙边,诸附从者锢及五属。
处理完了外戚窦武他们,灵帝又假手宦官处理了一批所谓的“名士”“儒士”。为什么?表面是结党,实际上还是灵帝在树立自己的威信。灵帝的身份决定了他在朝中是没有基础的,他要有所作为,要想为所欲为,必须要把旧的势力处理掉。
中常侍曹节矫诏诛太傅陈蕃、大将军窦武及尚书令尹勋、侍中刘瑜、屯骑校尉冯述,皆夷其族。
所谓“矫诏”,明显是为尊者讳。这个时候灵帝刚刚即位,窦武他们又都是推戴灵帝的元勋。很难想象诛杀他们的行动会没有灵帝的参与和知晓。况且曹节只是一个宦官,能量能有多大?灵帝对自己的恩人下手,不外乎是以窦武为首的外戚势力已经威胁到了他自身的权力。虽然,他被他们所推戴成为了皇帝,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很可能成为他们手中的傀儡。况且他又是以旁支藩王的身份继承大统的,朝中无人,更容易被他们这些朝中的实力派所操控,而他此时唯一能依赖的就是宦官们了。故而,所谓矫诏,不过是后人的借口而已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