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三三回 遇熊鹿邀去野马 呼达诀迷归狄山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紫玉答曰:“道兄胡出此言?未必忘却师训,反此大道,而甘坠深渊乎?”善成曰:“人生斯世,男女之欲,谁不有之?

况习道一事,实属渺冥。安知习至终身,果能成得仙否?尔我在此,不如各遂所欲之为愈也。”言之戏谑,不堪入耳。紫玉曰:“不意道兄乃假于刁道之辈,淫心尚未死也。然妹以紫棠微物,得天地灵气、日月精华而成,又幸仙师传以大道。欲吾从兄之命,万万不能。”善成曰:“妹果不从乎?”紫玉曰:“习道之心已坚,永无反道悖师之理!”善成曰:“尔既不以道兄为念,吾亦不以道妹为情。”当即扭定紫玉,将拳毒打。

紫玉急不能脱,恐为所辱,以头触石,拚将一死。不料头触石上,痛极而醒。斜视台左,善成尚未苏起焉。三缄曰:“能将大道炼深深,不恋邪淫意念真;植物尚能思脱化,可归篷户待飞升。”赞已,命归旧所。

善成被幽在洞,哑然独坐,勤习元功。一日谓紫玉曰:“吾与尔在此洞内,正好苦用工夫,自有出期,毋庸忧虑也。”紫玉曰:“他且不论,妹问道兄,未从师时,何无妻妾?”善成曰:“兄在海中,称为鳌王。一海之鲤、蚌、蛟、虾,无不畏服。如要娇妻美妾,可以随选而随得之。其无妻妾者,以兄之所恋,原不在此耳。”紫玉笑曰:“趁此四妖将尔我幽禁在洞,成为夫妇可乎?”善成惊曰:“道妹癫耶?”不然,何以习道之人而有此淫念也?”紫玉曰:“春心之怀,妹已久矣。所恨者师常讲论大道,此心稍灭。今在是地,只吾与汝,暗为结配,谅无人知。俟出洞时,又来习道未晚。”善成曰:“道妹何言无人知也?尔我对影,已成二人。兼之下地上天,监察森严,不啻十目所视,十手所指,焉可瞒哉?”紫玉曰:“兄真不从耶?”善成曰:“断乎不可!”紫玉于是立起身来,突向善成怀中扑去。善成立身一闪,为小石绊着,倒地而苏。三缄曰:“女悦男兮男不悦,坚真一片心头诀;海中此物世间稀,自使仙名标帝阙。”善成拜领师言,退归庐内。因思师以紫玉试吾,必以吾试紫玉也。问之果然,乃相与吐舌而言曰:“师道甚妙,试人于不及知。如不立定脚跟,一试即坠落矣。”二人之言不必细述。

且说野马、乐道,三缄呼至讲道台,以镜照之,乐道昂然不动,野马席地而坐。复以玉镜向乐道挥去,依然清醒不迷。

三缄曰:“尔根深矣,尔道得矣。速归篷庐!”野马闷着片时,举目视之,已在野马山下。暗想:“师才呼吾讲道,如何即到此地耶?即到此地,且归视吾洞住有何妖?”刚至洞前,正值熊、鹿二妖王洞中品坐,洞外跪有男女三人。野马曰:“二妖又以人血为酒矣。待吾呼之,看彼还念前情否?”计定,遂在洞外呼曰:“二位妖王快活死矣。”熊、鹿二妖见是野马,即便趋出,迎入洞中,鹿妖曰:“自兄一去,久切怀思。不意今日归来,吾心慰甚,快请入席,同饮鲜酒。”野马曰:“吾今习道,不愿饮此,尔等各请自便。”熊、鹿曰:“习道者,无非补其气血也。以人血补之,有胡不可?”野马曰:“习道之人心抱仁慈,安忍丧人性命?”熊、鹿曰:“但饮此次,二次又以仁慈为念焉。”野马被熊、鹿苦劝,似乎首肯。小妖遂将男女掐破咽喉,抬于三妖手中。三妖欣然,各捧一人,埋首而吸。吸已,抚其腹曰:“爽快,爽快!惜乎不可多得。”无何宴罢,野马辞行。熊、鹿曰:“马兄此去,归来又在何时?”野马曰:“吾自从师习道,原欲修成仙品,飞升大罗。今日之归,实出不意。自此以后,不复返焉。”熊、鹿曰:“人为万物灵,高物类多矣,尚不能成,况吾与尔皆属兽类?成个人体,其心已足,几见有登仙品者。”野马沉吟良久,曰:“慨承妖王劝止,吾仍归洞,不入万星台矣。”二妖曰:“如是,尔我拜为弟兄,生死相顾。”野马大笑,二妖又设宴相待。饮至金乌西坠,各回洞府安宿不提。

蛛龙在洞久之,已晓蛛虎食了蜂妖,面斥数言。蛛虎怒目曰:“兄毋管吾,吾自此不回万星台矣!习道之事,愿付诸流水焉。”蛛龙大怒,指蛛虎而痛骂之。蛛虎忿然,手提铁棒,向蛛龙劈头击下。蛛龙头分为两,痛极而苏。三缄曰:“弟兄同乳不同心,玉镜之中泾渭分;独有一龙能变化,待逢雨沛自飞腾。”蛛龙得师之赞,仍入庐中。

蛛虎道心未坚,贪食妖物,师言不知置于何所。他日,小妖入报:“山左一黄衣女子,常坐石台理发,见小妖等辄夸大口曰:『尔家妖王食吾同类不少,尔归寄语,吾于数日后,要来取伊首级,以复同类之仇。』”蛛虎闻言,怒发如雷,曰:“有此妖物,何不早报吾知?”遂命数十小妖,导至山左石台之下。

翘首望去,黄衣女子发已理毕,手持宝镜,照伊容颜。小妖吼曰:“石上女子听着:尔欲复仇,吾家妖王来杀尔矣!”女子曰:“嘱尔妖王等待片刻,吾将容颜整好,即来会之。”果不一时,女子飞下石台,手持金剑,怒气勃勃,向蛛虎而言曰:“食吾同类者,即尔耶?”蛛虎曰:“然。”女子曰:“还吾同类,与尔罢休;如其不然,吾必碎尔犬骨!”蛛虎曰:“吾自食尔同类,迄今数月,无有妖物入口,心殊歉然。闻尔在此石台夸下海口,特来吞尔,以资一饱焉!”女子曰:“饕餮之辈,临死尚不知悟,真令人急煞。”蛛虎不复语,手举铁棒,直击女子。女子将身一闪,执剑相迎,一往一来,不分上下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