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九十六回 铜臭阵耗星吐气 烈焰关忍汉标名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酒魔被苞茅仙子以瓮头抛去,欲收此孽,绝却天下之迷。岂知天欲留之,以为世用,故被逃脱。妖风驱动,窜到金库山上,息于老松树底。想到苞茅仙子前来挡定,未能诛得三缄师徒,以灭道种,心甚不乐。欲得一三缄仇敌,导其途以诛之,而心始遂。

怀思及此,忽听山下有人歌曰:“今自古,古自今,世上无我不精神。有些翻山越水来谋我,有些怀奸使诈为吾身。运否呼我我不应,妻儿子女难活生。时来无处不遇我,一家欢乐庆盈宁。倏然而吾口中,吐出高楼大厦;倏然而吾身内,生出田地村庄。道法儿虽不及广化天尊那翻天印,却能把天下人等迷弄得浊浊昏昏。”歌罢,直上山来。

酒魔视之,乃一伟人,手持金砖,貌极凶恶。酒魔呼曰:“持金砖而讴歌者为谁?”持砖者曰:“吾乃金精老道也。”酒魔曰:“尔向何往?”金精曰:“闲来无事,游玩山岗。尔又何人,倚松而坐?”酒魔曰:“吾乃曲櫱老道也。为虚无子择地投生时有隙于吾,久欲报之不得。前日偶逢四艳与三缄战败归来,向吾言之,吾欲复前仇,为设酒海大阵。三缄师徒业已困于其内,又被苞茅仙子将阵破却。吾败逃此地,心中耿耿,抚躬自憾,虽能迷人于后世,不能现报于当时。”金精曰:“是人与吾亦结仇于游神之日,不知尚可追及否?”曲櫱曰:“去此不远,尔乘风空际,视之自见。但愿尔去诛及三缄小于,绝此道种。吾将入世败道乱德,以迷世人矣。”言讫,化阵清风,一股酒气熏蒸,散布四方而罢。金精老道得闻曲櫱之言,驾动风车,云头高望,果见三缄师徒且行且止,遂于前面设铜臭阵以待之。

三缄师徒由村越岭,征途逐逐,不分日为何日,月为何月。

只见桃花放处,知春至矣;菊蕊开候,知秋来矣。春秋几易,大道未成,兼之沿途所遇鬼怪妖魔多端挫折,在道根浅拙者,早已淡厥心矣。所以古往今来,成道者寥寥无几。以人非坚玉,不能琢之使成器也。三缄系仙子根种,受尽折磨,尚未隳心。

故四艳阵中,色不能迷;曲櫱战场,酒不能害。此系赞叹脚跟之稳,有非凡夫俗子所可及者,始不具论。

且说师徒自离酒海,深感苞茅仙子提携大德,朝夕不忘。

是日在途奔走太急,力已疲矣,思得一息肩之所,停养数日,再着征鞭,乃命狐疑前途寻觅。狐疑得命,乘风观望,遥见一村黑雾腾腾,万户千门,不知属何地界。风车按下,坠落于斯。

访诸行人,行人曰:“是乃辟谷者也。”狐疑曰:“何为辟谷?”行人曰:“此村父老传言,前有道士修道村内,道果成日,不食粟米,可以无饥。适逢年岁大荒,道士教以辟谷之法,全活村人无算,故今以辟谷呼之。”狐疑曰:“可有妖魔乎?”行人摇首曰:“是村从未有此。”狐疑曰:“远方游人能容栖止否?”行人曰:“西村南村人极悭吝,惟东村一带乐善者众,栖止必应诺焉。”狐疑一一访明,然后归告。

师徒陆续向东村而投。及到村中,桑麻菽粟,乡井敷荣。

绿野青畴,高下遍是。三缄极目,不胜欣喜。狐疑曰:“师游此地,何乐如斯?”三缄曰:“风俗醇厚,一瞩目间,不禁使人怡然自得。”正言及此,忽然狂风卷拂,铜臭逼人。霎时黑雾迷漫,不分南北。三缄惊曰:“前途必多妖物。诸弟子有法器者,各持在手,以备不虞。”一时绣雾、云牙、三服、乐道等各持法宝,拥着三缄而行。

行约里余,昂首视之,见有一门,现于雾内,额题“蜻蚨”二字。三缄师徒不知金精设下铜臭阵,埋头直入。刚入门来,遍地蜻蚨,堆砌如山。金精举口一吹,蜂拥而至。三缄师徒各以宝器挥之,蜻蚨纷纷坠落在地。金精怒目曰:“三缄野道,敢随吾入此门乎?”三缄曰:“尔且稍待,吾即来矣。”复入一门,上书“白镪”二字,遍地白气,密布如雾。三缄师徒同入其中,金精仍然用口一吹,无数白衣大汉,各以白镪争献师徒。师徒不顾,即持白镪打来。三缄展开隐身旌,将师徒隐着。

白镪乱坠,幸不沾身。俟白镪坠余,三缄使起飞龙瓶,现出金龙,来抓金精。金精又败入一门,三缄随后追至,仰视额上,“黄金”二字,其大如斗。师徒入,金化为山,为水。三缄抛起肠绋子直向金化山水绕去。谁知肠绋子善束妖物,不惟不能束金帛之属,反见金白坠地不动。三缄见肠绋子不能伏之,持剑乱挥。骤来黄衣伟人,皆为挥倒。金精曰:“三缄野道,既破吾三门矣,敢入吾万宝门乎?”三缄曰:“尔设三门阵法,俱破之甚易,谅此万宝,顷刻可破也。”言罢,率诸弟子,一拥而入万宝门中。金精吹了一吹,万宝尽化为大汉,或红须黄面,或黄须黑面,或绿须金面,错杂不等,齐将师徒围着。师徒于是如痴如醉,难以得出。

紫霞真人默会知之,速命正心子、复礼子来到铜臭阵,与金精大战。复礼子以撑天如意打去,金精道人击以金砖,一往一来,不分上下。战至半日,二子不能取胜,归复紫霞。

紫霞真人方欲请凌虚、清虚诸真同破此阵,忽然洞外来一道人请见,紫霞迎入,拱手询曰:“道长何号?”道人曰:“吾乃硬心老道。前日尔弟子困于四艳,是吾救出。今又困于铜臭阵,尔将何如?”紫霞曰:“前承相救,兹仍请老道拯吾弟子出此重围。大道成时,亦所赐也。”硬心道人曰:“四艳阵与铜臭等阵,皆难破之,他日尘寰,不知要坑死多少人矣。”紫霞曰:“后来之事,不必预虑。请问老道,如何破此铜臭阵耶?”硬心道人曰:“欲破此阵,离不得大小耗星。”紫霞闻之,遂命正心子去耗星宫里,以搬二位星官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