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七十六回 梨花岛大战毒虎 杏子山义聚群妖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镇人老幼并肩而立,以视三缄收伏狐妖。三缄自将肠绋子抛在空际,只见二光妖娆,旋从天外飞来,顷刻间已将群狐束着,凭空坠下,落于三缄之前。狐大姑尚属艳妆,粉汗盈盈,向三缄稽首再三,祈饶性命。

三缄曰:“尔身为异类,必炼道多年,始能化作人形。理宜劝世为善,造尔功行,以成正果。胡得恣意淫乐,毒死少年子弟,抛弃老母幼妻?尔试思之,其心何忍?”狐大姑曰:“是皆少年自迷于吾,色不迷人人自迷。吾有何罪?”三缄曰:“尔隐洞中炼尔本道,谁知尔者?而乃统率群狐,开设乐春宫以毒人,是罪在所不赦矣!吾欲呼汝于飞龙瓶,设诸海底,又念尔道功至此,修炼甚难。尔如改厥心肠,仍然修道深山,吾即释尔。”狐大姑曰:“如仙官施此仁恩,永不以色身诱人矣!”三缄曰:“尔既收淫心,宜立一功,以为劝世。”狐大姑曰:“功如何立耶?”三缄曰:“不难。但化一极恶形象,与少年子弟观之,俾知昔日花娇,即是今日恶鬼。”狐大姑曰:“愿体仙官德意。”当于众人属目之地,化为丈八雄躯,绿面红眉,眼光四射,獠牙寸许,吞刺疏疏,合镇人民皆掩目畏睹。三缄曰:“镇商好淫,胡不就而狎之?此以知绝色花娇,终必为丑形恶鬼也!可笑年少子弟,日与狰狞恶鬼同衾共枕而不知畏者,何其愚之甚哉!”言此,狐大姑扭身又化,化为丑恶悍妇,形更怕人。三缄曰:“尔可归矣。”狐大姑乃复原形,徐徐而去。

群狐亦去。从此,居货镇中,娼妓之流,咸以为妖,淫风渐息,皆三缄之力也。

三缄自伏狐妖,镇人恐狐再至,苦留师徒在镇住了月许,乃与镇人辞别,向西而行。他日行至一岛,却也生得奇怪:昂首望去,山插云霄,俯而视焉,则岛在深壑之下。三缄师徒不知何名,恰遇行人,询之,乃知为梨花岛也。三缄曰:“上而山高,下而壑深,其中必多妖属。不免在此稍住几日,以观其变焉。”狐疑曰:“师既乐居此地,弟子等有何说词?”三缄曰:“居则居矣,须择一地,以炼道功。”狐疑曰:“待弟子驾动风车,去寻所在。”三缄曰:“如是,尔宜速去速来。”狐疑诺,风车驾动,先上山顶,周围遍视,尽属荒凉。转下壑中,野雾迷漫,如烟如絮。复至岛上,极目望之,概系梨林,花开满树。岛右古剎一座,蛛网密布,瓦解鸳鸯,神像虽存,尘封数寸。狐疑寻视已遍,遂乘风车,向原路而来,回复师命。

三缄曰:“既有古剎,可避风雨矣。”师徒于是牵藤附葛,直上梨花岛,安居剎内。时而道传诸徒,时而岛外闲游,倒也雅致幽深,堪为习功之所。

殊知岛左有石崖焉,下临潭泉,上通峻岭。崖畔一穴,其圆如镜,皆古来修道者所居。因年久无人,为一花斑毒虎霸占此洞,修道四百余年,能化人形,能乘云雾。每于炼道之暇,必至梨花岛游玩一周,仍入洞中。俟至旬余,又游一次。历数百载,习以为常。一日来游,遥见古剎生烟,毒虎暗思:“此地荒凉极矣,谁不畏死,敢居于是?吾且入剎视之。”扭身一化,化为老叟,持杖踱入,目睹剎内,所住者皆道士也。毒虎忿甚,回洞言曰:“道士可恶,敢窃吾剎而居!今夕夜静时,吾必有以处此。”正值复礼子云头下视,已知其计,忙化俑人,来至剎中,谓三缄曰:“岛外有一毒虎,今日化为老叟,入剎视之,见尔师徒,不胜忿恨。夜静之际,必起狂风,将剎吹入深潭。吾不预为尔言,恐丧尔等性命。”三缄曰:“承君指示,何以避乎?”复礼子曰:“吾有回风宝旗,暂借于尔,避此腥风一夜,明日须速还也。”三缄拜受讫,方欲再有所言,一转瞬间而复礼子已渺。三缄知为仙赐,感激不已。

果于二更时分,狂风大起,愈吹愈厉。三缄将旗抱定,四面旋绕。风从岛外刮去,山林吹折,此剎安然。吹了一宵,毒虎以为剎入深潭,道士已作泉中之鬼。天晓,仍化老叟来视,古剎如昔,道士无恙焉。毒虎思曰:“此道士中必有绝大法术者。”忙忙归洞,命及洞内毒蛇,手执蕉旗一面,直上峻岭,往搬黑虎,同讨道士。毒蛇去不一刻,黑虎已至。询其来由,毒虎一一言之。黑虎曰:“如是,吾等入剎驱逐。彼如速去则罢,否则与之力战不迟。”毒虎曰:“兄言正合吾意。”遂持战具,同至古剎,大声吼曰:“何方野道敢霸吾剎?宜速远逃。倘若迟延,决不饶汝!”三缄笑而答曰:“吾师徒爱是剎幽雅,可以炼道,暂住数日,尔不逐而吾自去之,原不在兹为久留地也。”毒虎曰:“知尔欲霸于此,且与吾等一试武艺,谁胜谁居焉。”狐疑曰:“尔言在先,不可悔也。”毒虎曰:“断不食言!”狐疑于是手持双刀,来战黑虎;云牙手执阴风扇,来战毒虎;绣雾手执锦红木棍,来战毒蛇。一时云雾迷天,狂风大作。三缄恐诸弟子力不能胜,举起飞龙瓶,抛于半空,金光闪灼。战到夕阳西坠,方始收兵。

黑虎向毒虎言曰:“道士法力极高。吾方喷起腥风,不知什么宝物金光一射,目即昏花,当被道士一刀,砍及吾肩。虽未深入肌肤,觉得痛入骨髓,忙将风车按下。幸而道士未追逐焉。”毒蛇曰:“吾将胜矣,以尾去绕道士,谁知绕去空空,又为金光迷却双目。刚欲逃走,七寸之项已受道士一棍。急向前窜,腰复被击,至今痛不可言。幸吾风车望下滚去,不然早巳丧彼棍中。来识毒虎大哥,于鏖战时又复何若?”毒虎曰:“吾与一道士战,此道士形容凶恶,手无军器,只拿一扇,向吾扇来。吾手所持劈石大刀,似乎持之不着。吾心暗想:『不如风车高举,也好上下乱劈诛此道士。』殊吾车在上,彼车在下,彼扇向上而摇,竟将吾车吹得靡有定止。正值无奈,忽然金光一道,直射吾面,双目昏聩,不辨西东。于是随车簸扬,任其所往。未曾防及左膀被击一下,重如泰山。幸吾捅极坠尘,道士已收兵而返。不然,此次大战,恐难保其身驱。”言罢,面面相觑,若有不敢再斗之情,同入洞中,秘而不出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