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七十四回 梦花轩精收阿醋 种草阁仁化盗儿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绣雾道人自得道号,遂离走马洞,追随三缄云游四方,以期传道苦习,飞升而成上品。师徒一日来到文江地界,日夕曦停,正在村郊,无所归宿。三缄曰:“青畴绿野,一望无际,将何归宿乎?”狐疑曰:“师与道弟等暂候于斯,弟子前途咨诹,求一栖止之所。”言已,向前而去。

行约数程,见一中年人携笻在道,遍体臃肿,行一步则气涌不堪。狐疑睹是情形,可怜可悯,因询之曰:“女族何氏?所居何地?身负甚疾,行路维艰,胡弗安处家庭,以养病体,而乃道途奔走,受苦如是耶?”其人见询,两泪交流,以手指地者三,一时气拥胸前,不能出诸其口。

狐疑曰:“汝欲道其奔走之由,奈气拥而词不克吐,故指地同坐,俟气定而始为吾言乎?”其人额之。狐疑于是席地而坐,其人亦缓缓坐下。歇息良久,气定而后言曰:“吾族何姓,小字沛霖。因父致仕归来,卜宅于义合村之西偏,鸠工庀材,成一村落,自居于是。吾父母死焉,吾弟吾兄亦接续而死焉,今只剩吾。疾负深重,其受奔途程之苦者,以门无五尺之童,奔走乏人,不得不然耳。”狐疑曰:“奚不雇一仆工,以为服役?”其人曰:“累雇之而累丧之,已后无敢入我室者,而我竟成狐独矣。”狐疑曰:“汝家莫非有妖乎?”沛霖曰:“吾宅一轩,系父玩赏之地。自父没后,凡居是轩者,必沉沉睡去,梦视轩内,白花齐放,香气沁人肺腑。得此气者病,病则死焉。”狐疑曰:“如汝所言,是必花妖也。吾师能收此种。汝如惜宿今夕,安吾师于轩中,是妖一收,汝病即愈矣。”沛霖闻之喜,即促狐疑转导乃师。

狐疑去不一时,师徒偕来。沛霖邀至其家,酌以黍粟。

是夜,三缄独坐轩内,道功用毕,目瞑片刻,果见万花齐放,红白相兼。将目睁时,又一毫无有。依然合目,则万花如故,渐渐围绕身旁。久之,身为花枝紧束。始而芳馨可爱,继而不堪闷煞,几欲呕吐于心,忙运道功,则万花渐远。耳闻轩外大起风声,定目视之,一团黑气,如烟如絮,旋转手梁栋之间。三缄暗思:“此必妖也。”手执飞龙瓶,望空抛来。只见瓶吐金光,向黑气追去。黑气被金光一射,入地而隐。瓶光闪烁,如有寻而不得,仍复飞入三缄手中。三缄知是鬼精,瓶恐不能收伏,急将肠绋子持定,候至天晓,而黑气渺然。

狐疑问曰:“吾师昨夜在轩,所见何物?”三缄曰:“始见万花围绕,后见黑气一团,为飞龙宝瓶射以金光,入地而没。直到天晓,无物可见焉。”狐疑曰:“是何妖物,行藏若斯?”三缄曰:“是必鬼怪,非山水精属也。如系水怪山妖,早为飞龙瓶所吸矣。”狐疑曰:“是鬼物也,如何收之?”三缄曰:“非肠绋子不能。”狐疑曰:“次夜可以收乎?”三缄曰:“吾将他游,安可久住于此?”狐疑曰:“何子家中数十丁口,俱为鬼精所毙,师如不救,沛霖亦将可保。吾师以慈悲为念,鬼精弗得,何忍去耶?”三缄曰:“汝言亦是。但吾师徒在此,彼为飞龙瓶所骇,断然不出。不如辞主他行,随以隐身旌罩着,师徒仍归轩内。如彼今夜复出,即抛肠绋子以收之。”狐疑曰:“师计甚妙!”果至下午,假辞主人而去,暗罩隐身旌而来,仍住于轩以观动静。刚到晚钟初撞,阴风大展,见一狰狞厉鬼,手执绳索,将沛霖捆束,高吊轩中,大声吼曰:“汝父恃彼豪强,于吾冢上建轩玩赏,吾为汝父践踏至矣!吾身不安,俾汝家人丧尽,汝尚不知改悔,动辄怨天尤人乎?今之使汝病而不死者,冀将此轩拆去,仍将吾冢垒成。吾得安居,其疾自愈。孰知汝毫不猛省,反聘道士以宝收吾。吾若步履稍迟,早被道士所收矣!”是时沛霖已骇半死。

三缄暗暗抛去肠绋子,金光二道,绕着轩之上下。鬼精惊曰:“道士已去,如何尚有宝光?”刚欲潜形,已被搂捆。三缄将旌撤却,指厉鬼而言曰:“汝何在此肆虐无忌,丧彼家人?”厉鬼曰:“是轩在吾冢上面。如还吾冢,不复扰之。”三缄曰:“如是,吾为彼嘱,自拆轩以建汝冢焉。”遂命狐疑呼沛霖而告之曰:“冢上建室,人不知避,每丧身家。汝拆此轩,以保祖宗血食。”沛霖唯唯。厉鬼曰:“吾冢能建,吾心已服。至万花之放,乃阿醋醋所使,非吾所为也。”三缄曰:“彼在何处?”厉鬼曰:“今在是轩之右焉。”三缄曰:“汝能呼之来乎?』厉鬼曰:“阿醋醋道法极大,吾亦为彼役使,安能使之来耶?”三缄闻言,手执飞龙瓶,抛去轩右。一时狂风大作,野雾迷天,半空中金光乱射。约逾一刻,风声已住,瓶仍收转,未能伏此花妖。三缄复以肠绋子抛之,顷坠于地,束一女子,身服大红花妖,见三缄师徒默而不言。三缄曰:“汝既修成花妖,诚非易事,即宜谨守天律,不害人间,胡得在兹肆虐如是?”

阿醋醋曰:“世爱奢侈,多建亭台,美丽栋梁,妖鬼所羡。况何氏先代居官,剥民脂膏,宦囊饱足,民之怨之者,声闻于天。天厌弃之,早欲绝其嗣参。且其致仕归来,土木大兴,以资玩赏。平人古冢,便己安居,乌知地中人受是凌夷,恨深入骨。此野鬼作祟,理所当然。吾特怀抱不平,一助其力,岂敢以世之为善者而并虐之乎?”三缄曰:“汝言未可厚非。兹命沛霖将轩拆去,冢还野鬼,汝又如何?”阿醋醋曰:“吾无怨于何姓,不过借彼空室以为游玩。今听道长言,吾愿他适矣。”三缄顾谓诸弟子曰:“彼之好建台阁而空其廊舍者,必为鬼妖所霸。此以知人胜宅则可,宅胜人则不可焉。”阿醋醋曰:“座上道长,其旨奉上天,命领道祖,而阐道人世者乎?”三缄未及回言,狐疑在旁答曰:“是矣。”阿醋醋曰:“若然,妾愿拜于门墙,以祈指示。”三缄喜曰:“汝知求道真心,吾岂于汝是弃?”言已,收回绋子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