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七十回 水精王兴兵复仇 金轮将对敌投师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水精王自被狐疑双剑所伤,跳入水中,群从复聚,查其死丧,鱼、虾、蚌、蟹,数百有余。水精王切齿而恨曰:“吾伤愈时,不复是仇,誓不称王于水国!但不知野道姓氏,即伤痊愈,是仇又从何报耶?”言至此,大声呼曰:“天乎!吾受此不白之冤,岂忍置之不报乎?”是时,灵宅子已默会知之,遂传毒龙、虾妖来洞,嘱曰:“尔水族类累受三缄门徒挫辱不堪,毫仇未报。今海口镇水精王文被狐疑所伤,彼欲养好伤痕,大起海兵,以诛三缄师徒,特恨不知名姓,且伤痕急不能愈。吾有灵丹一帖,命尔二人去海口镇中,见机而救。如水精王伤痕养好,尔将三缄师徒名姓逐一说知,嘱彼先至北海关,化为旅主以待。倘三缄师徒入其牢笼,毋得轻易放过。庶尔水族累遭挫辱深仇,可一举而复之。”毒龙、虾妖领得是命,持丹在手,驾着妖风,竟向海口镇而来。

水精王侍从名石化者,亦奉命上镇,聘一高明医士,以疗痛苦。访诸镇人,有告以张,有告以李,踌躇不定。正在镇中顾望,毒龙、虾妖化为常医,肩负药囊,傍身而过。石化见得,牵衣问曰:“尔二人医耶?”答曰:“然。”石化曰:“尔所医者何症?”虾妖曰:“五痨七伤以及脾寒、摆子、跌打等症,件件能医。”石化曰:“剑戟所伤者,尔能疗乎?”虾妖曰:“这是首件。不惟受伤未死可能医好,即被剑戟刺死三五日,只要吃得饮食,吾亦能医。”石化曰:“尔既能医,吾先请尔去医几个已死三五日之人。”虾妖曰:“在何地?”石化曰:“尔随吾来。”言已,导至海口,将狐疑所刺死者,请虾妖医之。虾妖曰:“彼死已久矣,一气毫无,如何医法?”石化曰:“尔曾夸口,说已死三五日者亦可医也。今胡又不能乎?”虾妖曰:“吾言已死三五日能吃饮食者,方可医耳。”石化曰:“已死三五日,如何能吃饮食?”虾妖曰:“既吃不得饮食,如何医得活耶?”石化曰:“尔二次对人夸口,宜小夸些。”虾妖曰:“太医不夸大口,安望请之有人?”石化曰:“尔不能医死者,大约活者可医之也。”虾妖曰:“如是活的,不必服吾药饵,即闻我体者股气味,亦能全好焉。”石化曰:“尔又在夸口乎?”虾妖曰:“吾非夸口,尔试自知。”石化曰:“尔之气味可能愈病,我于平日腹常作痛,今日尔体己闻之久,兹犹在痛者,何哉?”虾妖曰:“尔近前闻之。恐尔前此闻得平常气,未闻得太医气也。”石化曰:“尔一人有二气乎?”虾妖曰:“然。”石化果近身旁,以鼻遍嗅。虾妖曰:“好否?”石化曰:“我已周身嗅过,非惟腹不得愈,而且愈嗅而愈痛焉。”虾妖曰:“谁叫尔吝惜钱银,只闻点太医气,而片药不服,安能愈得病耶?”石化曰:“闲话休提。吾奉水精王命迎请医士,管尔有太医气无太医气,且随吾去,命复大王。”虾妖曰:“如此速行。吾等诳尔这户,还要去诳别户。”谈谈论论,已到海口。石化曰:“尔二人入得水否?”虾妖曰:“我们从未入过,如何去之?”石化曰:“不妨。”当用避水宝珠,分开水道,纡徐曲折,直导二人入宫。虾妖取出灵丹,以水调就,与水精王饮。饮约片刻,伤痕顿愈,痛楚毫无。水精王不胜欣喜,大设海宴,以款二人。席间,水精王曰:“吾伤已愈,复仇有期矣。”毒龙乘间言曰:“吾二人本非医属,乃受灵宅仙真所遣,赐大王以灵丹。望大王将伤好后,急为水国一复其仇。”水精王曰:“复仇甚易,但不知伤吾者为谁?”虾妖曰:“是乃三缄弟子狐疑也。大王要复此仇,先在北海关前化座旅店,三缄师徒不久必来是处。如彼入尔牢笼,慎毋使之脱逃。否则,水族无遗类矣。此系灵宅真人所嘱,宜谨记之。”言罢辞行,水精王率领侍从,送出岸上而别。归来宫内,遂命石化传水族堵妖,暗到北海关化店以待。

三缄师徒自将水精王打入水心,四五女娘尚属昏迷不醒,忙饮以随身丹药。未逾一刻,民女皆苏。三缄谓狐疑曰:“民女在舟,不必声张,恐镇人以吾师徒为妖,误遭其害。尔速来吾旌下,隐身回庙可也。”狐疑诺,即随三缄隐身而回。及至天晓,镇人不见其女者,同奔海口,遍舟寻觅。寻到此舟,见得女儿并坐舱内,于是各认归去,甚觉无颜。三缄回得庙中,又住旬余,未见水精王来此肆虐,爰命徒众收束行李,复向前征。

却说地近北海,一山高耸。山下海水围绕,滔滔白浪,映山影以萦回;迭迭岚光,与水波而荡漾。三缄至是,谓狐疑曰:“师徒所游之乡,高平陡险,无一不历。今日来此,不知是地又属何名也?尔宜前进,向村人而访之。”狐疑奉得师命,前行二三里,遇一村老,揖而询曰:“此山何名?”村老曰:“是山名北海关,过了此关,由海而东,尽属中华地界。”狐疑曰:“内有旅舍乎?”村老曰:“有之。”“有查考乎?”村老曰:“是地行人甚稀,朝廷未设官吏。北海关之名者,乃自前代设之,相传于今,其实空有其名耳。”狐疑问罢,回复三缄。师徒共商在此关内安住几日,以玩海澜。计定,缓缓踱上山来。

关前有一旅舍,呼茶唤酒,甚是热闹。师徒入,当炉者备极殷懃,心窃喜之,即于此舍觅一静室以安身。住了数期,将欲行矣。灵宅得知,忙化毒龙形容,来告水精王所遣之众曰:“尔等设此旅舍,所为何来?”石化曰:“为诛三缄师徒,以复前仇耳。”灵宅曰:“三缄师徒入舍已久,明日又将他逝矣。尔等尚未知耶?”石化曰:“从未一晤,安识其人?”灵宅乃暗指之曰:“某为三缄,某为狐疑,以下道衣道冠者,皆彼弟子也。”一一指明,告辞而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