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六十七回 设筵席二翠为主 望桑梓三缄思归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狐惑曰:“吾与道姑力斗玩耍,腹已馁矣。尔欲邀吾入洞,可有酒筵乎?”二翠曰:“岂有道兄至此不设筵以相待耶?”狐惑曰:“如是,筵宜厚设,方可足吾一餐。”二翠曰:“这是自然。”言谈之际,不觉已至洞内。二翠忙命侍女大设筵宴,以款狐惑及金光道姑。饮酒间,二翠问曰:“道兄自碧玉一散,何处安身?”狐惑曰:“承道妹问及。吾分散后,游至朱郭,冒充土神,大显威灵,四维供献不断,牲醴常享,日在醉乡。

然止吾一人,不堪孤寂。虽心心念念,思及同学道友,又不知所居地面,一时难以访寻。幸得西山道人游至朱郭,与吾相遇,邀入祠中,同冒土神,以享牲醴。今日无事,风车并驾,遍游四境,寻访师身。因吾精力甚疲,别却西山,先期归郭。不意风车甫转,为罡风吹至玄天观,得遇金光道姑。”言毕,二翠曰:“吾姊妹自碧玉分散,修道北凤山中。心切念师,时驾风车,以访师踪并及诸兄消息。始而一人未遇,继则诸兄所居之处,已知一半;惟尔二狐及西山道人、蛛龙、野马等未知之耳。”狐惑曰:“尔试将诸兄所居,道来一听。”二翠曰:“弃海居赤水江,乐道居小月洞,三服居紫泉洞。又闻椒、蜻二子居飞云阁焉。”狐惑曰:“此数道兄既已各有所在,不如四面寄信,同来北凤山一晤,然后分寻师踪,道妹以为如何?”二翠曰:“道兄之言甚善。但定何日团聚此地乎?”狐惑曰:“事不宜缓,准定今月月圆之时。”二翠曰:“何人四海寄信耶?”狐惑曰:“仰尔道妹中一人而已。”言罢,辞别二翠,要归朱郭。二翠曰:“朱郭之地,吾不遣人来请矣。”狐惑曰:“期系吾定,临期日,吾与西山道人自然至之。”二翠闻言,送出洞门。狐惑乘得风车,向朱郭而去。金光自此亦与二翠等同居北凤,不复他逝焉。

且说西山道人化作壮士,得遇乐道,遂邀至郭与狐惑会。

挽手驱风,缓缓而行,不时已到。风车驻下,同入祠中。西山惊曰:“狐惑与吾分手,彼言身倦早归,为何祠内无人?”乐道曰:“恐彼得遇道友,邀入洞府,消闲未归耳。”西山曰:“狐惑好贪口腹,其倦于游者,恐祠有人来献牲醴也。”乐道曰:“诚如尔言,彼之未归者,必又另享他人口腹矣。”西山曰:“道兄可将身体化为三头六臂,坐于洞中,吾驾风车在路候彼。彼如归郭,吾诳以祠为妖踞,看伊计较如何?”乐道曰:“偶尔相逢,何忍为此?”西山曰:“与彼作一戏顽,有胡不可?”乐道曰:“如是,尔于半途候之,吾化身躯以俟之。”西山果驾风车,出祠观望。无何,西北角上黑云一朵,冉冉而来。西山道人知是狐惑至矣,忙忙驱风,上前接着,曰:“道兄还未归耶?”狐惑曰:“吾自与尔分手后,任风车之所往,不意为罡风所拂,摇摇欲坠。坠至玄天观,遇一道姑,名曰金光,与吾言语不合,即在观内力战多时。金光道姑敌吾不过,妖风吹起,腾空而战。吾亦吹起妖风,在于空中。交相力斗,酣战未已,头上忽来黑云数朵。”西山曰:“此黑云内,又属何妖?”狐惑曰:“黑云刚近,跳出数女,各持军器,来助道姑。吾也不慌不忙,横攻顺击,三四女将均被打下风车。”西山曰:“尔冒充土神二三年,果然有些神气。”狐惑曰:“吾的神气尚未出完。金光道姑飞奔而遁,吾随后追逐,前数女子阻着去路,曰:『吾姊妹杀伐猛勇,群妖皆畏,不料遇尔道士,俱败下风。愿拜门墙,祈教道法,并祈示履历名姓,好师事焉。』吾乃告之曰:『吾非他,乃代天传道三缄仙官门徒,即上界仙子,熟敢小觑于吾?』”西山曰:“尔以大言压彼,彼又如何?”狐惑曰:“数女闻言,当即拜跪在地,头不敢仰。

吾复大声问曰:『尔属何人弟子?可实为我言之。』数女答曰:『吾姊妹俱师事西山道人耳。』”西山曰:“噫,吾还有弟子耶?尔于那时,如直言与我原系道兄道弟,彼必以师叔相称,将尔之身份愈高,不战而彼自降矣。吾尝闻之,狐真人善能腾云驾雾,尚未深信,今一见及,果不虚传。”狐惑曰:“尔言何说也?”西山曰:“吾生平男徒且无,那有女徒?”狐惑曰:“尔无弟子,何与妖部交战,辄称老师爷?”西山曰:“吾之称老师爷者,乃自高身份,以压他人者也。奚必要有弟子而后称之乎?闲言休讲。吾的问尔,所遇诸道姑,究系何妖修成,拜何人门下?”狐惑笑曰:“吾将女妖说来,大约尔亦知得。”西山曰:“尔且言之。”狐惑曰:“一名翠盖,一名翠华,一名凤春,一名紫花娘与金光道姑,共四五位。”西山曰:“翠华、翠盖,吾知为仙师弟子。以下三妖女,则不知之。”狐惑曰:“尽系仙师所收门徒。于是邀吾入洞,大排酒宴,细诉离情。吾之先归而未归者,实此故也。”西山曰:“吾来此候尔,尔知之乎?”狐惑曰:“谅必今日供牲酒者甚多,尔一人受用不完,来此待吾同享耳。”西山曰:“否。朱郭神祠,已被一恶妖所霸,吾特来此候尔,看尔作何筹商?”狐惑曰:“谁敢霸占吾祠?尔未必束手让之耶?”西山曰:“吾与彼战了半日,道法万不及伊,因待尔归,再与相斗。”狐惑闻此,急急归祠。放眼视之,果一三头六臂者坐于祠内。狐惑怒极,大吼一声,曰:“何方妖属,敢霸吾祠?”乐道亦大声吼曰:“是祠乃公共之地,谁敢自称独有?惟道法高者居之。”狐惑也不回言,手执双刀,与乐道大战。战未片时,狐惑力不能支,刚要奔逃。西山曰:“莫战,莫战,吾酒宴已设矣。”狐惑掉转头来,乐道化回本像。狐惑见而笑曰:“乐道兄作得像!此必西山道人之摆布也。”三人甚喜,一同入席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