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六十六回 游文笔得遇乐道 至武库戏战金光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瑞光、龙女押着老虾,望东海而来。一路之上,旌旗绕绕,人马纷纷,凡河伯波臣,无不拱立郊迎,侥幸已极。不知不觉,已到东海。海神报入,龟、虾二相统领海内臣众,冲波而出,迎接公主。龙女见臣僚济济,郊迎在道,下得海马,坐上龙车,来至殿庭,拜朝龙君。龙君喜曰:“吾女出征有功,可入龙楼息养。”龙女曰:“儿臣自领父命,征讨逆贼,先擒莲田,次擒老虾。然莲田心奸意诈,搬及山妖数百。儿兵甫到落雁江下,去路为虾兵所阻,蛟腾、鳖甲受困。幸逢弃海兄长及诸妖解围,方能擒得莲田,押回东海。弃海兄长与几分别,仍回黄沙岸去。

儿与虾兵力战,又被二道士以天地赤巾,迷儿与瑞光在于空际,东奔西走,无有出路。圆圆转转,游至坦道,遇一黑袍大将,赐几天地赤镜,照散赤巾。二道受伤而逃,今擒老虾归来,望父王定夺。”龙君曰:“吾儿入内静养。吾命武士将莲田、老虾碎段身躯,以为水国之不臣者警。”龙君入,旨意一下,武士即将莲、虾二贼,戮于海市。渠魁歼毕,龙君升座,加封出征将士。个个欣喜而退,不必详言。

且说狐惑自与西山道人冒充土神,已历数载。一日,西山商于狐惑曰:“吾与尔株守此乡,终非良策。不若趁今无事,驾着妖风,四境云游,以访师尊消息。即师尊弗遇,或访得一二道友,相参炼道,亦可稍慰此心。”狐惑曰:“道兄既欲云游,吾愿奉陪耳。”言罢,各将妖风驾动,升于半天。俯视尘寰,非求名,即求利,熙来攘往,举世皆然。西山曰:“无怪三缄师尊,以上界仙真脱胎临凡,几为名利所误也。”狐惑曰:“红尘中求名而安份,求利而公平者,吾不怪之。独怪夫求名者流,伏案功夫,慵于自力,悠悠忽忽,以永夕朝;及见人得科名,辄非之曰:『彼有何学问,而得此名耶?』讪谤言词,逢人便道,再不反观己之学问何若,而乃谤人如斯。第见其始也,假谓以名为淡;继而隙有可乘,以金帛为求名之阶,沽得一名,满假矜骄,不堪入目,从未抚躬自问。向之谤人者,今又为人所谤否也。此求名之丑态,殊难为人告者。至若求利,则用尽奸谋,或假货迷人,或大入小出,只图蝇头入手,以活妻子,而后来报应,不暇计之。所以大道日在两间,而无人言及者,人莫非名利二字所害乎?待至一气不伸,死入黄泉,孽镜台前,对照一生之恶;阎罗殿上,分发五等之刑,夜台凄楚时,方知名利累人,亦已晚矣?”西山曰:“红尘名利,被尔数言道破。若吾辈求道而终不得道者,又何异此?吾故急欲访友寻师,证佐入道之门,以冀大道速成,免他日坠落三途耳。”狐惑曰:“吾兄素炼已深,道成自在指顾。”西山曰:“吾弟过誉,其实有何道哉?”狐惑曰:“久未云游,倦怠之至,不如仍回朱郭,坐享清闲。”西山曰:“道弟倦而慵游,请先回郭,吾再遨游数刻,然后归之。”狐惑曰:“如是,暂为分手,道兄须宜早归。”西山曰:“愚兄自知,毋庸深嘱。”狐惑归去,西山随彼风车,游行半空,或止或停,逍逍遥遥。乐则乐矣,回忆师友,愁又生焉。刚欲扭转车头,忽见一山如笔,高插前面,暗自思曰:“天地生物,莫莫测测。同是山也,如舟、如墙、如狮、如象,平常之属,入眼便见。独此山尖,恰如文人手内毛锥,令人赏玩不置。吾且风车按下,到此游览一周,以遣情怀。”计定,化作少年壮士,向山尖缓缓而登。及上峰头,向下望之,万井桑麻,举目难尽。东南望罢,又转西北,游赏已倦,息于松荫。思及乐道诸兄,不觉心念难忘。

岂知乐道自与弃海将莲田擒后,已命七虎各归洞内。弃海苦留乐道,乐道情不忍拂,只得再住数日。韶光易逝,倏忽已住旬余。一日,乐道谓弃海曰:“吾与道弟聚会在此,固属可喜,然师踪未得,尔我念终不满。吾欲辞兄归洞,无事时四处寻觅师踪。如吾访得,急速报尔;尔如访得,亦急报吾。循环打探,未有不得吾师消息也。”弃海曰:“尔言甚是。但不得吾师,既得道弟道兄洞中相聚,亦如见师也。不若多住几日,以慰同心。”乐道曰:“昔日聚首,同事一师,自碧玉分散后,而今所得聚者,仅尔我与二翠、凤春、紫花娘焉。他如二狐、三服、椒蜻二子等,尚未得晤。吾欲将炼道功夫暂息一时,寻访道弟道兄,聚在一地,然后分探师之行止,或可易得耳。”弃海曰:“道兄立意如是,难以挽留。”遂命执事童儿大设筵席,与乐道、四女祖饯。宴罢,乐道辞行。弃海执手叮咛,洒泪而别。凤春四女离洞数武,又与乐道分手,仍回北凤。

乐道一人自觉无聊,驾上风车,意欲任其所往。风车起处,突为罡风一卷,斜斜下坠,竟坠在文笔山脚。昂首望去,见山形如笔,草色如蕉,嫩绿可人。乐道思曰:“吾被罡风将车吹坠于此,必有所遇。”于是急急赴上山顶,四面观望。游至松下,见一壮士倚石酣眠。乐道曰:“不意是山尚有游人,吾且近前问其居址,谈谈论论,庶不使孤寂生愁。”遂近身旁,疾声呼曰:“壮士何来?”西山道人在睡梦中为呼声惊醒,举目谛视,乃乐道也,心念内不胜欣喜。思欲化回本像,猝而认之,又恐乐道此时道心忘却。况彼系一虎修成,或抱毒肠,亦未可卜。”吾姑试彼一试,再为相认不迟。”因起而揖之曰:“老道何往?”乐道曰:“闲游山巅,不期壮士先在。已知壮士非等寻常,自不相谅,有惊清睡,望祈恕之!”西山曰:“吾见尔乐道士也。修道之功,谅已习熟,可以服食去灾,长生不老矣。”乐道曰:“吾从师日浅,兼之碧玉山前,师徒分散至今,未近几席。若论大道,止进一步二步,尚属门外人耳。”西山曰:“尔师为谁?”乐道曰:“代天阐道仙官,道号三缄者是。”西山曰:“若云三缄,吾曾晤之。”乐道喜曰:“壮士晤于何处耶?”西山曰:“前日在途,忘其地名,曾一晤。”乐道曰:“不知此际所走何方?”西山曰:“吾向后途而来,彼向前途而去,不知所往。”乐道泣曰:“师踪不得,心实难甘。如得一道弟道兄相晤目前,此心亦可庶了。”西山曰:“欲会尔师,或恐不易。欲晤尔同学道友,这又何难?”乐道曰:“尔知吾师之弟乎?”西山曰:“略知一二。”乐道曰:“尔所知者何人?”西山曰:“三缄仙官弟子,知弃海、三服、狐惑、狐疑以及西山道人、善成、护道、野马、蛛龙、蛛虎、椒花子、蜻飞子,皆男也;女徒有金光道姑、凤春、紫花娘、翠华、翠盖、紫玉等等。吾所知者,此数人也。是耶,否耶?”乐道曰:“尔言不差。祈速导吾与诸人一晤。”西山曰:“以下皆分散异方,惟西山道人与同狐惑现在朱郭,吾常晤之。”乐道曰:“如此,吾正欲晤西山道人及狐惑焉。”西山曰:“尔欲晤狐惑,朱郭地面,历此尚遥。若西山道人,即在咫尺耳。”乐道曰:“在何处?”西山曰:“那旁来矣。”乐道回顾无人,掉面视之,西山即在当前。二人执手洒泪,半晌始言。乐道曰:“不知兄化壮士,息于松荫。何弗早早言明,慰吾渴想?”西山曰:“吾先试尔习道之心何若,然后与尔相见也。”乐道曰:“止尔一人耶?”西山曰:“吾与狐惑在朱郭之地,冒充土神,奉享四方。今日念切师尊,驾风闲游,来到是山,暂息于此。不料与道兄相遇,何幸如之。至于狐惑,与吾同游片刻,业已先归。吾二人不如一同归郭,以话离情。”乐道欣然,挽手乘风,望朱郭而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