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五十五回 釜形山黄祜为害 鼎月桥白檖生花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紫光行至大道,夕阳将坠,行人杂沓而归。睹其忙促情形,即访寺观以栖身,亦无心于详述。挺立片刻,急闻身后有歌唱声,回首视之,乃一小僧,不疾不徐,缓款而至。紫光笑容可掬,低声询曰:“小当家何往?”小僧曰:“在馆攻书,放学归剎也。”紫光曰:“贵剎何名,在于何地?”小僧曰:“贱剎名『宝塔寺』,前面丛林即是焉。”紫光曰:“剎内当家几位?”小僧曰:“只吾与师耳。”紫光曰:“吾师徒三人,意欲借宿宝庵,不知尔师肯容纳否?”小僧曰:“吾师为人大概,剎右系往来坦道,行商过客不能归市者,每借吾剎以宿之。吾观尔衣冠,道者也,僧道原属同流,借宿一宵复有何难。”紫光曰:“如是,汝可在此等候片时,吾告与师知,即偕汝去,以免迷途待问,又费踌躇。”小僧日:“天色不待矣,尔其速告尔师。”紫光诺,转告三缄。

师徒忙忙逞步前来,小僧导以归剎。三缄瞩目,见剎系新建,不过二三年之久。进了首重,竟至禅房,老僧迎,命小僧献茗设斋待之。饮罢斋筵,小僧导东厢安宿而出。三缄谓狐疑曰:“吾弟子中,别吾不虑,惟三服三反四复,始收吾门,自碧玉山分散以还,不觉几易春秋,未识鬼心还是道心否。”狐疑曰:“吾见与师同行,慕道甚切,谅彼欲成仙品,鬼心不复存矣。”师徒谈至更三,各归榻所习功,不必重说。

且说釜形山素有一妖,乃黄鱼修成,号曰“黄祜”。前无道法时,尚觉安份。自修成人体,恃彼道法高妙,能唤雨呼风,兼能变化形躯,隐现莫测,因而不畏天律,滋事多端。其先肆虐山精,凡女妖色美者,占娶为配,如蟒属、獐属、鹿属,业娶七八女妖,于釜形洞中恣意淫荡。山右芙蓉一株,已成花精,容貌甚丽。黄祜常欲占娶,奈彼抵死不从。于是累与战争,几使花精潜身无地,欲迁他所而本根在此,又移易不能。

时值春初,黄祜谓群妻曰:“趁今春气和暖,吾命汝等到芙蓉花妖处,善下说词,劝为吾妻。如其弗允,吾必与之决一死战,誓不伊配而不休也。”群妖领命辞行,来至芙蓉洞内。

芙蓉见是黄祜妻妾,知来顺说婚姻,不得已而陪着笑面曰:“众姊姊奚自?”群妖曰:“今当春和气暖,无事游玩,不意蓉花妹妹贵洞在兹,故入洞中一为拜谒。”蓉花曰:“姊姊等以『拜谒』二字加及妹身,恐将为妹折坏矣。”群妖曰:“蓉花妹妹夫郎为谁?想汝全身馥气袭人,人人都欲相近,其所匹配者,谅是天上文星。”蓉花曰:“姊姊等不知吾意。吾欲修成仙品,此生誓不配人也。”群妖曰:“世上哪个女子不愿有家,妹妹之言,不过未遇美郎君耳。如我辈所配黄祜,人品俊秀,蓉花妹妹何不与吾同配此妖,以为终身护卫。”蓉花曰:“吾前言誓不配人者,本真实语,非故为是说,以自饰于一时也。众姊姊胡不谅而出此言乎?”群妖曰:“汝如执傲不从,汝身自此恐无宁处矣。”蓉花曰:“吾惟待以一死,岂似朝秦暮楚之辈,徒好风流,以丧廉耻。”群妖曰:“为好而来,反受詈骂,吾等归洞诉与黄祜得知,俾彼持绳束归洞府,拜完花烛,那时吾辈始以言语羞之。”蓉花曰:“如吾肯配黄祜,羞之任尔,面不添赤焉。”群妖归,将蓉花所言实告黄祜。黄祜怒甚,手持梳云铁板,乘风而至蓉花洞前,大声叫骂曰:“吾恐汝一人在此,为他妖所欺,低着身儿与汝为配。汝何妄自高大,反以恶语凌吾,吾誓必将汝束回,与吾为妻。如再出不逊之言,管叫汝立毙于梳云板下。”詈毕,竟抵洞门,怒目挺立。群女妖各持宝器,四面围之。蓉花暗设一计曰:“黄将军等暂退数武,容吾三思。”黄祜曰:“速速筹量,吾退一二里之遥以待汝。”殊意黄祜刚退,蓉花手提碎骨金剑,乘风出洞,直向紫泉山左而投。黄祜见蓉花遁去,遂命诸妖四维布下天罗,执板驰追。蓉花转身与之力战,黄祜自恃前累获胜,不在意中,讵料蓉花乘隙一剑,已中左膀。黄祜退下,急吞精气数口,又来追逐。群妖女穿连接战,战到日夕方休。自此蓉花不敢归洞,宿于紫泉山上。潜身林内,独坐石台,暗想:“遇此冤缠,孤栖无助,如何解得?”在山宿了一夕,心忙意乱,常常防着黄祜,左顾右盼,持剑自卫焉。

三服在紫泉洞里,将功习后,偶尔念切三缄,潸然泣下。

女蟒见而询曰:“道兄何故愁容满面,其以道妹不足为教乎?”三服曰:“非也。”女蟒曰:“既非为妹不足教,泪痕常在目前者,何哉?”三服曰:“吾自与师碧玉一别,屈指已过三载,思及当日道兄道弟同游济济,师训时聆,而今寂然无声,能不泣下?”女蟒曰:“道兄有此情思,在洞不堪忧闷,胡弗出得洞外,山外闲游,以壮奇观,庶可愁怀免却。”三服曰:“道妹能同去否?”女蟒曰:“愿偕道兄一游。”言已出洞,四下观望。

正值黄祜寻访蓉花,访至紫泉山腰,瞥见坐于石台,暗暗持索向前,突然已束其膊。蓉花与彼撑持半日,不能脱身,久之撑持愈力,妖风骤起。女蟒曰:“三服兄,汝听风声乎?”三服曰:“风声在于何地?”女蟒曰:“似在山半。”三服曰:“如是盍往观之。”遂与女蟒寻思而至,远见一男一女相扭撑持。三服上前,吼曰:“何处妖物,在此胡为?”蓉花悉诉占娶之由。黄祜诬言已许吾躬,又另与他妖相配,故心不服,特来擒归。三服曰:“女不乐配,愿守贞操,理宜保之,何得占娶?”黄祜曰:“妖部行事,各有各志,汝毋管闲。”愈与蓉花撑持不怿。三服持锤在手,怒向黄祜劈头打下。黄祜大叫一声,滚下山岗,群妖护卫而去。蓉花起,拜谢三服。三服曰:“此妖未收,如归旧所,难受罗织,不若随至吾洞,拜为兄妹,传汝入道之方。他日得遇吾师,同拜门墙,炼修大道。”蓉花喜甚,遂偕入洞,与女蟒一同结拜。三人自是在洞修炼,时访三缄消息不提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