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五十二回 灵宅子使妖入彀 赤鲤精剖案如神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三缄归里,沿途辛苦自不必说。其时,灵宅子收得毒龙、老蛟、虾妖,约有半载矣。一日,灵宅默会七窍起官复用,已到南龙,欲命群妖入衙,竦动阻道,惜乎蛟、虾、毒龙等皆属精魂,非借尸而活不可。如得一在世妖物,率领三妖去到南龙衙中,暗暗调停,不惟三缄之道能阻,还使七窍官位大升,将此道门闭塞无路,看尔紫霞道法又何施。因登讲法台,传三妖品立台下。

三妖拜舞毕,同声禀曰:“师传弟子,有何吩咐?”灵宅子曰:“尔三人为三缄阐道,皆受紫霞挫辱,且将性命抛入黄泉,尔等至今尚记此仇否?”三妖泣曰:“日记于怀,无时忘却也。”灵宅子曰:“记之犹欲报之乎?”三妖曰:“虽欲报复,奈彼仙术浩大,何能敌耶?”灵宅子曰:“紫霞道法,不但尔等,师亦不能敌之。吾意欲复此仇,不在争斗,惟设一阻道妙计,将道门闭塞,其仇即复焉。”三妖曰:“此计非师不能设耳。”灵宅子曰:“师计久定,但尔三人皆系精灵,非附尸不可。如得一有形妖属,统率尔等潜至七窍所辖地界,缓缓附尸入衙,竦动阻道之心,又与分别不能查考之案,奇功多竖,自然官阶愈大,禁道愈严。务俾天下道门尽行断绝,庶不枉为师设计一片苦衷。”三妖曰:“山精水怪无地不有,吾师何不招之?”灵宅子曰:“妖属固多,与紫霞无隙者不能用力,惟其与彼素有仇恨,方能着实竦动。尔等试思,犹有辱受紫霞而未死者乎?”虾妖沉吟良久,曰:“与紫霞有仇而尚在人世者,仅赤鲤焉。”灵宅子曰:“此妖道法如何?”虾妖曰:“海岛中能敌之者鲜耳。”灵宅子曰:“如是,尔等将彼呼至,吾亦收为门徒,卜了吉期,然后暗往南龙,乘机入彀。”虾妖曰:“赤鲤洞府惟吾识得,吾去呼之。”灵宅子曰:“宜速去速归,早早遣发尔等,迟被上界仙子知觉,又阻滞难行矣。”虾妖得命,飞身而去,竟到赤鲤洞中。赤鲤惊曰:“虾兄何来?闻得海岛一战,虾子虾孙几无孑遗,尔胡尚在人世?”虾妖曰:“吾死已久,精灵未散,四处飘荡,靡有依归。突遇灵宅真人收吾为徒,饮以固魂丹数粒,因之精灵坚实,无异生前。”言犹未已,赤鲤曰:“尔既师事灵宅,不在洞中修炼,来此何为?”虾妖曰:“特来邀约将军,去投灵宅真人,同学道耳。”赤鲤曰:“吾道吾自习之,何必又去投师,受人管束。”虾妖曰:“成巨事者,不拘细行。尔与紫霞之仇,独不思所以复耶?”赤鲤曰:“吾之苦苦修炼者,正欲成此大道以报之也。”虾妖曰:“吾领师命来约尔者,亦是复仇意焉。”赤鲤曰:“从师吾甚不愿,如言复仇,吾暂一行,看尔师尊若何布置。”虾妖喜曰:“将军如肯枉驾,此仇定报无疑矣。”遂携手而行,同上风车。

霎时已到,虾妖报之灵宅。灵宅传入,列坐其次。坐已,灵宅子曰:“赤鲤将军曾受辱于紫霞乎?”赤鲤曰:“稍有受之。”灵宅子曰:“常闻将军为海中名将,群妖无不敬服者,以将军原不受辱于他人。将军欲噬三缄而受紫霞之辱,群妖暗笑弱而无能,自兹以还,不服将军者甚众。以吾窃计,将军乃空负虚名者也。久之海内传闻,恐水族小小妖魔,皆轻视将军矣。”赤鲤被灵宅子一席言语,激得暴跳如雷,手执双锤,似欲飞上天宫,即与紫霞力战。灵宅子曰:“将军暂且忍耐。如尔今兹上得大罗,难免碎尸于雷斧。”赤鲤曰:“必如何而后可?”虾妖曰:“不如将军拜在吾师门下,别有一复仇路径,费力少而成功多,方见仙真妙计难测。”赤鲤迟迟言曰:“欲复前仇,不得不尔。”于是勉强跪于灵宅座前,口称:“门徒求一复仇妙策。”灵宅子用手扶起,赐坐于侧,乃告之曰:“师命尔统领三妖,去到南龙,尔先设策入衙,遇有难判案情,为之剖晰指明,七窍必得意于尔。后将三妖引入,凡事皆为尔等所主,自然言听计从。待七窍官阶大时,力禁习道于天下,道门自尔塞矣。道门一塞,尔仇已复,岂不费力少而成功多,胜过争斗万万乎?”赤鲤曰:“师计甚妙,须再得内应乃好。”灵宅子曰:“现有蚌母、珠光,皆七窍得力之人,何无内应?

但尔入衙后,务要于难判案中显显奇才,七窍方能重用。”赤鲤曰:“师计如此,事不宜迟。”当即率领三妖拜别灵宅真人,各驾风车,望南龙进发。

无何,南龙已到,四妖按下风车,日日身隐邑中,查访七窍所行事务。不知不觉已过月余,赤鲤左思右维,总难进步。

虾妖曰:“将军来在南龙,匪伊朝夕矣,而犹未能入彀,不几有负师命乎?”赤鲤曰:“衙内深邃,一时何得进身。再为缓缓周旋,入之未晚。”内衙一役童姓名高,日在衙中办买应用等物。赤鲤熟视已久,思欲借童以为进身之阶。时当冬季,雪积如银,童高出衙,入肆独饮。赤鲤化为中年壮士,亦入肆内,笑而谓曰:“童老总一人独酌,岂不孤寂,吾来陪尔可乎?”童高曰:“有胡不可。今日漫天大雪,寒气逼体,饮瓶佳酿,庶使四肢暖和。”赤鲤乘机坐下同饮。酒逾三盏,童高询曰:“壮士何族何名,所作何事?”赤鲤曰:“吾乃李姓,名赤,异方人也。客岁至此贸易,无如运行丑地,本已倾消,而今囊底空空,无事所作,聊在贵邑闲游过日耳。”童高见其人品魁梧,言词慷慨,因谓之曰:“衙内买办菜蔬,尚需一人,汝愿任此役否?”李赤曰:“童兄如肯保举,吾得衣食,永不忘恩。”童高曰:“这有何难,吾归告之厨下总管,明日汝即入焉。”李赤得此便宜,不胜欣喜,遂呼肆主添上数品美味。饮至午牌时分,李赤将酒资肴费一一开消。童高曰:“今日厚谢了。俟兄入衙后,弟自有以酬之。”言罢,拱手而别。童高归,言于总管,总管亦喜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