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四十九回 过富山暗服芝草 行朱郭假冒土神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壮士归,其妻询曰:“尔言瞽者他是何人?”壮士曰:“正人也,兼之能积口德,以有益于世焉。”其妻笑曰:“彼非人类,乃碧玉山之蜂妖也,君不可近,近则不利汝躬。”壮士曰:“明明是瞽者,何妖之有?”妻曰:“吾自死里还阳后,颇能明察庶物,尔如不信,尔试近之,恐将身陷是妖,那时悔之已晚。”壮士曰:“彼云尔是妖,尔言彼是妖,彼又与尔无仇,何独扭尔而谓为妖妇乎?”妻曰:“今日约集妇女,惟吾独美,彼殆恋吾姿色,而以妖妇骇尔。尔若将吾休出,彼必娶之。”壮士曰:“彼目不见,尔美何知?”妻曰:“目若不见,何于众妇女内专扭吾而不扭他人?此假以目瞽者,世人之变态也,尔何蠢不知察若是。”壮士得此一说,半疑半信,一时心思撩乱,欲却瞽者恐妇是妖,欲迎瞽者又恐瞽者亦妖。事正两难,而门外犬吠声声矣。

壮士出视,瞽者已临,见壮士而言曰:“尔必为妖妇所惑也。尔欲聆妖妇言而拒我乎,抑愿聆吾言而拒妖妇乎?随在尔心,吾不相强。”壮士左思右计,想到儿女惨死情景,揖于瞽者,愿收妖妇以杜祸门。蜻飞子曰:“如是待吾显显道法。”壮士曰:“瞽者进吾室欤,其在外而收之耶?”蜻飞子曰:“吾在室外耳。尔各先归,不作颜色,亦不必辱骂,吾自有收之之方。”壮士入,蜻飞子原形化出,飞进室去。妖妇见得,躲藏无路,扭身一化,化为斗大蜘蛛,向壁奔逃。蜻飞子追及,力锥以股,顷刻丧亡。仍化瞽者形容,将蜘蛛拉来,交与壮士。

壮士骇然曰:“若非瞽者,吾家无孑遗矣。”谢以礼仪,不受而去。自此一倡,常在镇中与人治妖邪之属。每日无事,捧琴劝世,劝后独坐静室,又常念及乃师,不知此时落于何地。

岂知三缄自古铜镇率领狐疑、紫光,竟向南岳而行。路途之中思念弟子分散,音信渺然,默默不语者数日。狐疑曰:“吾师朝日沉吟不语者,莫非思念道兄诸人乎?”三缄曰:“师徒情深,焉有不念。”狐疑曰:“诸道兄背了师面,未必不还本性。如人人念师,乌得不遍访之;若遍访之,乌得不遇之耶?”三缄曰:“天下大矣,岂能遍访。”狐疑曰:“坦途将尽,前面一山挺立,似欲由此而上,不知是山何名。”三缄曰:“尔去访之。”狐疑奉命访诸村农。村农曰:“此名富山,宽大异常,其间境地幽深,甚属可爱。”狐疑访得,转与师言。三缄曰:“如此可向富山一游,或在兹相逢,亦未可料。”狐疑曰:“吾师无地不以弟子为念,真仁人也。”师徒言言语语,已抵山麓,寻途直上。山草绿绿,林木参差,上至山巅,坦平一洼,遥遥望去,一阁高悬。师徒来到阁前,仰视额上曰“绣绿阁”。阁中二道,一老一幼,相迎入内,安置廊西。三缄曰:“冒入宝阁,吾师徒消闲几日,即向别行。”老道曰:“小阁不堪入目,且无好斋奉敬,只管宽住数朝。”次早,三缄谓狐疑、紫光曰:“吾欲穷尽此山,尔二人愿去否?”狐疑、紫光曰:“弟子慵于步履,在阁习功,师去早回。”三缄曰:“如得佳境,不即归来,尔二人在此候着。尔莫谓吾向他往,即欲他往,断不能抛弃尔等。”狐疑曰:“准在是阁候师,师不归而弗行也。”三缄于是缓缓出阁,由南而去约四五里,已尽山南。自南转东有数十里之遥,未见涯诶。三缄管向前进,又行数十里,突入林树茂处,愈入愈深,愈深愈欲穷其境。复行十余里,人迹渺无,前一小山挡着去路。三缄以为此境穷矣,及登小山一望,依然坦阔如前。三缄行力已疲,趺坐片刻,天色将晚,自计难归,欲觅一石穴居之。

下至山腰,忽见一小道童由山脚直过。三缄呼曰:“道童何往?”道童曰:“欲归阁耳。”三缄曰:“尔归之阁何名?”道童曰:“灵秀。”三缄曰:“阁内同居道爷几位?”道童曰:“无多,只吾师徒二人焉。”三缄曰:“吾自绣绿阁而来,天晚不能归去,欲借宝阁一宿,可乎?”道童曰:“一宿何妨,尔急随吾行之,不然其途不识也。”言已前导,不久已至阁门。

其阁仅三两楹,而雅洁可赏。三缄拜见老道后,老道款以斋筵,宾主同餐。餐毕,老道笑曰:“吾阁榻少,道爷可于东楹木板上跌坐一宵。”三缄曰:“只要能蔽风雨,何暇图安。”老道导入东楹,果一木板如榻,排于壁左。老道曰:“榻不恭洁,望其恕罪了。”三缄告谢数语,趺坐其间。整顿精神,将十二重楼以及三关尾闾,上至昆仑之功,一一运用。大道层次点得明爽。

功刚用毕,忽闻阁外人声嘈杂。有曰:“此物好好司之,如有差迟,得罪不小。”有曰:“今夜吾收取一二茎,以赐有道。”有曰:“彼还不能服兹,何可乱予?”有曰:“云游欠力,可以予矣。”言之俨然。三缄起身立于板上,从窗隙偷视,见四五伟汉席地而谈,争论不已。倏于月影内一道红光,坠地化为金冠男子,手捧文书一角。伟汉见得,跪地接之。金冠男子曰:“速命当方送交可也。”言已飞身而去。三缄视之,久不解所以,仍然趺坐,静气凝神。

俄而阁门响亮一声,似有人缓款入户。三缄疑为本阁老道,启门出入,未介于怀。孰知其人竟入室中,三缄视之,乃一白发老翁,携笻而至。三缄起揖而询曰:“翁胡来?”老翁曰:“吾奉命来斯,与仙官一晤。”三缄曰:“所说何事?”老翁曰:“上天怜念仙官奔走劳苦,命吾送灵芝仙草与仙官食之,以壮精力,以助大道耳。”三缄曰:“灵芝生于何地?”老翁曰:“灵芝仙草无地不生,但人不识,即或能识此草,或隐或现,非其人亦不得而食焉。”三缄曰:“阁外之伟汉为谁?”老翁曰:“彼乃受上天虞工之命,管理山林川泽,一切宝物瑞木仙草,皆其所司。”三缄曰:“灵芝仙草司之有神,鹿能食之,此理何说?”老翁曰:“鹿为兽中之驯而伏者,所以得食。”三缄曰:“尔既命奉上天,送来灵芝,可呈吾一览。”老翁诺,于袖取出,敬呈三缄。三缄接过视之,青秀而香,把玩不置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