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四十八回 湖心亭与人说鬼 江月镇化世弹琴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玉屑龙仙领一队女兵,来到赤水江边黄沙岸上,将营扎定。

海角频吹,晶、瑞二光遥见沙岸旌旗密密,杀气腾腾,知是龙仙领兵到此,忙统本部兵将亦向沙岸而来。入得中营,拜见龙仙与弃海曰:“老鳖道法厉害,吾等连败二阵,折去女兵无数。

非不用力,实系战彼不过,望龙仙恕之。”龙仙曰:“败胜兵家之常,有何罪款。今日太子愿为先行,尔二人各领女兵,同去掠阵。如老鳖势败,齐齐掩兵杀去,不破彼之巢穴不归也。”二光领命,各将行伍整饬,以待鳖妖。龙仙身坐营中,请太子计议曰:“今命何人前去搦战?”弃海曰:“仍命瑞光前去叫骂,吾隐旗门以内,彼如来时,出而擒之。”龙仙依计,遂命瑞光讨阵。

瑞光率及本部,击鼓摇旗,直抵老鳖洞前,大声叫曰:“洞内鳖子鳖孙,快快归降,免汝一死。如再逆命,打破巢穴,杀绝尔家眷属,休怪无情。”老鳖子孙报入洞内、老鳖怒极,趋出洞门,见瑞光而大骂曰:“败兵之将,知鳖老子厉害,理宜隐身归尔洞中,鳖不讨蚌,蚌不讨鳖足矣。即鳖老子奸淫民间妇女,与汝何干乎?”瑞光曰:“东海内外皆龙君管辖,一切水族皆其子民,尔乃背逆龙君,害及生灵,例应当诛。龙君下旨破尔巢穴,绝尔子孙,实其自取也,夫复何尤?”老鳖闻言,大怒曰:“尔不服鳖老子威风,尽管杀来。”瑞光即举金光宝剑,向老鳖刺去。老鳖以双锤夹着,仍复口吐黄气,气内黑珠在于半空,圆转欲坠。瑞光知此珠厉害,将头一压,乘得海马,竟回营中。老鳖笑曰:“以此无用女将,都敢与鳖老子相战耶?”言已,乘势驰追,鳖子鳖孙耀武扬威,一齐掩杀。

老鳖追至营外,辱骂百端。弃海手执打妖鞭,由旗门出,化作虎须龙首,挺立吼曰:“龙君有何薄待尔等,为甚不遵王化,扰害良民?龙君发兵前来,应宜倒戈投降,自认其罪,而乃反与东海对敌,是目中无龙君也。这有何说,待吾取尔首级,诛尔子孙。”老鳖不服,以双锤打下。弃海举鞭播之,老鳖立站不牢,双锤已失其一,心中着急,方欲躬身拾锤,又被弃海一鞭,老鳖接应不遑,倒退数十武。弃海曰:“吾谓尔有几大本事,乃一粗鄙之夫。”言犹未已,老鳖口吐黄烟,黑珠闪烁,直坠弃海头上。弃海手执盛水宝瓶,望空抛之,海水喷出,珠光顿熄。水喷后,向珠一吸,珠已吞于瓶中。老鳖又将黑囊抛来,欲以铁沙伤及弃海。殊知铁沙刚坠,弃海将平波宝扇煽之,化为灰飞而去。二宝已失,老鳖势将败下,晶、瑞二光兵将齐齐冲杀,鳖兵大败。老鳖无路可逃,驾动妖风,腾空远遁。弃海亦驱风追逐,不即不离。老鳖无可如何,不得已而跪于弃海之前,愿自认罪。弃海也不言语,擒回黄沙岸老鳖所住之黄沙洞中。蚌兵是时已将老鳖子孙尽行捆束。

弃海归洞,龙仙禀曰:“鳖吓子孙概已被擒,太子如何发落?”弃海曰:“老鳖造罪,延及后人,可将彼身以及子孙各宰一足,看彼艰于步履,若何作乱。”蚌兵闻说,持刃宰之。

一一宰余,又出洞外。老鳖离洞,自悔不应命傲东海,致有今日,回顾子孙尽皆失去一足,愈加悲痛。于是缓缓行至海角偏僻之地;养此足伤。弃海见鳖怪洞府颇可习道,因命玉屑带兵归去,己在黄沙洞内居住焉。

又说椒花子自离碧玉,思念三缄待彼恩深,常常悲泣,又兼与蜻飞分散,遍寻不遇,只得四处查访三缄。一日访到湖心亭前,翘首仰望,见亭在湖之东岸,高耸数十丈,倒映江心。

椒花子乐之,即隐身上层,日将三缄所传暗暗学习。

亭侧有一贫儿名蒋悦者,年仅十四,生性颇孝,奈家贫如洗,无以奉亲,日日乞丐乡村,养彼父母。时当岁晚,人人争办迎春之物,蒋悦将所乞饭食携归奉亲后,来至亭上,看看湖水,不禁有感而歌曰:“湖水清清,豁目爽心。见只见微波万顷,量一量绿水千寻。好似那仁人度人,好似那父母恩深,如何成此妙境,若大经纶。只恨他为沟为壑,浅狭堪轻,直如我贫儿无力奉双亲,徒落得沿门乞丐过光阴。伏腊时人人熟煮洞庭春,惟我如那水成冰,泪儿直向肚中滚,更比湖水深复深。”歌已,仰天大叹曰:“可恨世上富家儿郎,每多忤逆行为,我若稍有余银,总要把劬劳之恩报尽。”言罢,喊了几声:“天呀,天。”椒花子在上层亭中,听得孝亲之言恳切,孝亲之念纯诚,因思是人亦属罕有,吾且化一老叟与伊言谈,看彼孝思真伪何若。如其真心一片,吾正得闲,何妨助之以全彼孝。计定,化为老翁,层迭而降。来到亭下,见乞儿身倚花墙望着湖水。椒花子假作咳喘,乞儿掉首顾之,见是老翁,忙忙倚立一旁,揖而询曰:“老翁何时来兹,小子未能拱候。”老翁曰:“吾来已久,身在上层,观望湖水潆洄,倒还好遣愁闷。”乞儿曰:“老翁有几子耶?”老翁曰:“吾运不佳,膝下并无子女。”乞儿曰:“翁家富足,若无子媳,小子父母膝下有吾,又甚困穷,天胡不平如是。”老翁曰:“尔何名讳?”乞儿曰:“姓蒋,名悦耳。”老翁曰:“年齿几何?”乞儿曰:“今岁已二七春秋矣。”老翁曰:“作何生理?”乞儿曰:“室如悬磬,欲耕种则无田土,欲贸易则乏资本,惟有每日沿门乞丐,以奉吾亲。”老翁曰:“尔在亭下所歌所叹,吾已得闻。贫至如斯,奚不为盗?”乞儿曰:“小子此日虽贫,前人清白家声,何可污秽?况为盗之辈,绝无良心,人人室中,必罄所有,无论孤独无依之叟妪,只徒彼得其便,窃取诸物,活彼妻儿,哪计他人死生。且家中匿盗,必多奸淫,一旦露出行藏,王法条条,禁诸监卡,将父母遗体丧失于刑罚之下,其不孝也实甚焉。没入阴曹,阎罗定罪,难免剜心宰手。生而辱及父母,死而罚变兽禽。吾虽困穷,宁可乞食,断不为盗以污三代也。”老翁曰:“既不为盗,何弗痞骗乡邻?”乞儿曰:“今世受贫,皆前生所造恶孽太重。是他人富有,皆前世所行善事甚多。是尔即痞之骗之,不过得彼一二,彼心忿恨,势必日日咒骂,怨气冲天,上天厌之,岂不反折今生寿禄。吾闻一饮一啄,皆属前定,此生贫困已极,敢又逆天而行乎?”老翁曰:“痞骗亦不可为,何不弃父母而他适,俾尔一身一口,逍遥自在,免使父母累尔哉?”乞儿闻之,潸然泣下曰:“是何言也。父母生儿,极尽抚育劬劳,无非望其成立,以养老境。儿方强壮,即便抛去,畴顾父母饥寒,如此作为,不但不得逍遥,反恐遭诛于雷斧。”老翁曰:“彼此俱不可为,尔又何以奉亲?”乞儿曰:“吾愿沿乡乞丐,欢承菽水,不失为清白好人耳。”老翁曰:“尔言如此,真是少年有志者。吾欲助尔以孝亲之用,不知尔心愿否?”乞儿曰:“老翁垂怜,欲成我志,只要身亲不辱,何弗愿为。”老翁曰:“吾之辅助于尔者,自与尔清白之名无碍也。”乞儿曰:“如何?”老翁曰:“尔见有鬼缠之家,尔去驱除,何愁乏用。”乞儿曰:“吾无法术,焉能治鬼?”老翁曰:“吾言如何治,尔即如何治,无不灵应。尔于明日暗暗寻访,访得时来此会吾,吾有隐身法儿与尔同往,将鬼驱去,谢礼尔得,讵不有以养亲而不必乞丐乎?”乞儿曰:“家被鬼缠,冀人驱遣,此事固无碍于品行,但谢礼须任其以所乐出,亦不可过为强之。”老翁喜曰:“仁人之心,真可以驱除邪鬼也。”言谈及此,日将西坠,乞儿恐亲悬望,辞翁归家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