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三十七回 收龙子龙君设宴 除道士道署停官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三缄与狐疑弟兄正在张望,忽然风声响亮,黑雾蒙蒙。狐疑禀曰:“黑雾中有二男一女之形,不知何故?”三缄曰:“候彼驻下风车便知。”无何,三人坠下,三缄视之,乃三服、凤女与一无名男子也。尚未询及,三服拜而禀曰:“奉师之命,已收伏龙宾矣。”三缄曰:“伏之如何?”三服将大战落花渡,以及追入虾宫得凤女解释之言,一一详述。

三缄于是先传凤女而询曰:“龙宾来此胡为?”凤女曰:“弟子自辞师归,龙君传诏,谈及季子龙宾,曾向紫霞门人复礼子言之,他日吾师云游,愿听调用于师,以求大道。兹已至此,望师赏收。”三缄曰:“学道之人,惟惧道无继续,岂有愿投门下者而吾反却耶?所虑者彼系龙君季子,贵重已极,恐不能甘受淡泊与此奔走之劳。彼如愿入吾门,以求大道,务要心悦诚服,乃可收之。倘涉勉然,安知一片热心,异日不化为冰水。”凤女曰:“如是龙宾在此,师详问之。”三缄将龙宾传至,询其意念若何。龙宾出自至诚,并无他说。三缄曰:“尔之虔心学道,固已如斯,然师教不可违,凡一去一来,皆要禀师,毋得擅伤物命。”龙宾唯唯。三缄喜,加彼道号为“弃海”焉。龙宾拜受毕,三缄曰:“师要周游天下,以积外功。尔四人随吾游行,惟凤女暂归虾宫,勤习所传之道。当同游日,师自命人传之。”凤女曰:“师言如是,敢有不遵,但祈吾师不可忘却弟子。”三缄曰:“这是自然。”凤女拜别三缄,乘风竟去。

三缄师徒行未数武,突然风声浓浓,黑雾一团,迅速而至。三缄师徒停足视之,黑雾坠时,乃凤女复退风车,后一小环身着青衣,立而不动。三缄曰:“弟子何去而复返,后面丫结属何人哉?”凤女曰:“东海龙君闻得师收龙宾为徒,不胜之喜,特命龙母丫结持柬请师,到彼水晶消闲数日。”言已,丫结捧柬跪呈。三缄细阅,柬中词切意真,慨然应诺。丫结曰:“仙官由陆路而去,必要月余,如由水道而行,则顷刻可至。”三缄曰:“水道如何可行耶?”丫结曰:“若仙官乐由水道,自有舟楫渡之。”三缄曰:“如此可命舟来。”丫结手向空招,舟人欸乃一声,打桨立至。舟阔而大,四面窗棂。师徒上舟,推窗外望,波含岛影,绿光翠色,迭迭重重,盖世绘工亦所不及。

坐未片刻,丫结献茗,入口如兰。茗罢酒呈,气香若桂。

师徒饮罢肴酒,舟楫已在海心,但见海风细细,海浪层层。

丫结在舟一声海角,霎时水面旌旗密布,人马纷腾,丝竹管弦之音杂呈于耳。丫结见人马已近,跪请三缄下舟。三缄曰:“水也如何可行乎?”丫结曰:“自有车辇以乘仙官。”三缄果到舟前,舆人扶掖上车,疾趋而去。俯视所游之道,俨若琉璃世界,润滑易行。行约十数里,遥见金银宫阙,高低掩映,密若蜂房。

三缄询诸丫结曰:“前面金银宫阙晶光射目者,何官之府?”丫结曰:“龙宫也。”三缄曰:“右一府第重重楼阁,较宫阙而稍矮者,又何官之府?”丫结曰:“是乃乌泽相府也。”三缄曰:“左之红树干头,红光闪灼,种于一带长廊之内,不知树为何树,廊为何官所居?”丫结曰:“是树名珊瑚,其廊乃龙君闲游之所,廊内花木极众,但惜低小而不克见耳。”三缄曰:“花如人世所种之牡丹芍药乎?”丫结曰:“龙宫之花,原不同诸人世。”三缄曰:“其花何名?”丫结曰:“如珍珠花、琼花、玛瑙花以及碧莲、白莲,皆一开而不谢者也。”三缄举目向西而望,一楼最高,不下数百余层,有窗棂掩映者,有栏杆围绕者,五色晶光,入目炫人。三缄不知何地,复问丫结。丫结曰:“是名『蜃楼』,海楼之最高者也。”三缄曰:“楼之层数有几?”丫结曰:“层数无穷,愈数愈广。海内自龙君以下,皆不得知。惟老龙母知之,至今已为仙天上。”三缄曰:“楼之下广平无际者,又是何地?”丫结曰:“海市耳。”三缄曰:“海市有凡人贸易否?”丫结曰:“海市中尽皆珠宝所生,各显奇异。世人闲有至此者,即得一二,不过如夜明、定风而已。其有绝妙宝物,或遇之而目不能视,或遇之而宝化为泥,以世人无此大福用此大宝也。”三缄方欲再询,丫结曰:“海内文武来迎仙官矣。”三缄忙忙下车,诸官盛服恭迎。三缄师徒谦让良久,向前而行。诸官随后如云,拥入龙宫,龙看降阶迎接。三缄参拜毕,龙君转拜之。宾主坐定,香茗献后,宴设殿庭,中坐三缄、龙君,众官陪饮,三缄徒众两旁并坐。珍奇海味,尽皆目所未经。酒过三觥,龙君手执碧玉宝瓶,立身言曰:“今承仙官辱临敝海,酒肴之设粗鄙,拜迎之礼荒疏,自觉汗颜。想仙官夙抱仙根,生有仙骨,仙心慈淑,仙量宽宏,谅不见咎于异类也。兹者特备草函,迎得仙官入海,无他敬谢,还祈弗鄙蠢子不才,既获收入门墙,尤冀严加教训。倘有寸进,他日得成仙果,所赐良多。敬酒三巡,望仙官笑纳。”三缄亦向龙君再拜言曰:“承龙君不弃小道,将季子拜在门下,殊深自愧。今蒙瑶函选诏,得睹仙容。师徒礼仪不周,切望龙君赦宥。”三缄说毕,仍坐席间,龙宫乐器齐鸣。

宾主欢饮一日,饮至海灯燃候,上宫下殿错杂如星。三缄曰:“海内风光,真令人赏玩不尽。”龙君曰:“仙官乐玩海灯乎?”三缄曰:“然。”龙君遂命龟虾二相,导之游玩焉。二相导三缄左行,行至一处,名曰“海光院”,灯燃无数,美不胜收。转过院东,海灯一树长约百丈,灯光万盏,如星下垂,时现五彩云霞,闪烁不定,暂视则屹然一树银花,久视则下面海灯由下而上,上面海灯由上而下,牵连而贯珠,巧妙非人间所有。再为久视,则合树之灯散而飞舞,或高或下,或远或近,或后或前,如海燕穿花,不可名状。定目旁视,又是一树,由一树分而为二,愈分愈众,一时又合而为一,变化无穷。三缄异之,近树抚灯,又渺然无物。二相曰:“是院无甚大观,不若去到蜃楼,遍海之灯俱可全视。”言已,即导三缄过巷穿宫,无处非灯,目不暇赏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