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三十六回 铁马溪仁施凤女 铜头鬼力战龙宾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三缄于集锦村之事件件安排妥贴,辞别村中老少,异地结缘。村人各赆程仪,一概却之。征车在途,语及铜头鬼王曰:“吾与尔道号三服者,以尔心多反复,自兹已三服也。尔从此皈依大道,毋变乃心,他日功行满时,自有仙真之乐。”三服曰:“弟子为紫霞上仙监幽二次,今承师恩指点,弟子永不怀反心矣。”三缄曰:“师在途中,趁无外人盗听,切嘱尔等,凡遇妖魔鬼怪,师命尔诛,方可诛之,不得擅为杀戮。务必事事禀告,然后行去,如背师命,师于责斥外,还要追逐他方。”三人闻此,俯首言曰:“谨遵师训,不敢有违。”三缄见诸弟子皈依大道,心甚欣然。随步所之,约有廿里之程,停足而立。

三服曰:“师何停足不行耶?”三缄曰:“师徒谈谈论论,不分西南,任足行来,未识此途去向何所。尔于是地可经过乎?”三服笑曰:“弟子监幽数载,天日尚且不见,安知是地之去向哉!”转询疑、惑弟兄,亦答以不识。三缄沉吟良久,举足前进曰:“行道人何暇择地,师与尔等遇有市镇则结缘化世,遇有亭阁则息足炼功,借四海以为家,不亦可乎?”一面与弟子言谈,一面玩赏山水。

复行数十里,忽见人烟辐辏,市语喧哗。三缄曰:“足力已疲,得此市镇,息肩有所矣。”遂入市内,觅一旅店,安于静室之中。旅主颇贤,烹茗而献。三缄询曰:“主人贵族何氏?”主人曰:“敝族潘姓,贱号富成。”三缄曰:“贵市何名?”主人曰:“小市云溪。”三缄曰:“吾师徒四人,暂于贵舍止宿一夕,明日辞行。”主人曰:“道爷意欲何往?”三缄曰:“云游之人,胡有定向。”主人曰:“道爷若离小市,不可西去,惟向东南,自然一路清平,弗受惊恐。”三缄曰:“西面有何阻滞?”主人曰:“市西四十里外有铁马溪焉,原属官马大道,往为舟楫以渡行人。客岁六月初旬,溪水暴涨,淹延甚阔,数日不消,溺死居民难以数计。村人焚檀燃炬,祭以猪羊醴酒,然后微微消之。从此是溪常有美女坐于岸上,以色迷人。凡入色障者,次早尸浮水面,别无刀刺痕迹,惟喉破一孔,如指掐然。至今改由山道,此径久已荒芜矣。”三缄曰:“诚如尔言,是乃水妖,非陆怪也。”主人曰:“彼地不知若何多妖。自铁马溪沿岸而下,即是落花渡。其间之怪遍淫村中妇女,无论老少,为彼所淫者,或十余日,或七八日,方能起立。是村妇女俱言愿死不愿生焉。”三缄曰:“二妖肆虐如斯,理宜剿除,以安乡里。”旅主曰:“前日村人曾禀河白邑宰,领得兵卒数百,箭射炮轰,忽然雹降自天,兵卒损伤者极众。如今妖愈作厉,谁敢侮之?”三缄曰:“如是则村人遭害矣。”正言之间,主被买货者呼去。

三缄暗想:“此妖厉害,吾不收伏,又待何人?无何天晚,夜灯燃候,主人又以酒献之。三缄赐与弟子同饮,独坐静室,以炼其功。候功炼余,天已大晓。

早膳餐毕,师徒辞了旅主,竟向西行。行至铁马溪,远见一庙翼然山岭。三缄师徒觅路同登,不久已到庙前,仰首视之,额题三字曰“凌云阁”。师徒栖身无所,遂于是阁暂居。阁无多人,惟一穷促老叟经理香火,询以是方风气,则龙钟老迈,闻若罔闻。三缄自兹慵与之语。

一日将功炼罢,呼弟子三服同游山麓,缓向左行。突见前面坦途,四五老叟手携香炬,一叟背负小孩,年约七八龄,呱呱而泣。负孩老少亦泣曰:“这是莫可如何之事。孩儿呀。妖怪吃尔后,为祖自修水陆,以拔尔魂。”言犹未已,后一少妇飞奔而至,曰:“吾实难舍。”当与老叟力拖此儿。旁一叟曰:“此系每人一次,前月我也抛却孩孙,谁又舍得耶?”少妇扭着孩子,总不释手。三缄弗知所以,私询别叟曰:“是叟负孩何往,孩系少妇何人?彼此相争,情惨如是。”叟曰:“铁马溪出一妖怪,常吃行人,而今官马大道由山左转去,溪无人行。

妖肆淫威,即于沿村攫人而食,合村人等焚香溪岸,计以每月供二孩子。今日轮流是老,彼子已没,只此一孙,供妖食之,则宗嗣绝矣。故妇不舍,叟亦伤神,欲弗从同,又议出合村,难以傲众。”三缄闻言至此,顾谓三服曰:“是妖宜除也。”老叟曰:“溪前溪后话还不敢乱说,孰敢除乎?倘如除之不能,恐祸及村人,更为酷虐。”三缄曰:“尔等不必惊恐,可将此子负入阁中,吾遣一门徒易之,全彼宗嗣。”是叟与妇不胜欣喜,一同入阁。一缄暗命狐疑化为小孩,与老叟之孙年齿相似。命妇负回己子,以狐疑所化交与老叟。老叟拜谢,负到溪边,香炬燃齐,束却小孩手足,置于岸上,忙忙而归。

水妖见得香炬已燃,知孩童送到,浮出水面,上岸视之。

视已笑曰:“这个小孩到还肥胖可口。”狐疑曰:“尔错认了,我是害黄肿,非肥胖也。”水怪曰:“尔休诳吾,待吾解了绳儿,举口吞之,以供一饱。”狐疑曰:“谨防着看,毛未伐尽,卡尔喉咙。”水怪曰:“难得小孩这样乖巧,且拿回水府,慢慢咀嚼焉。”狐疑曰:“此际水冷如冰,可在岸上就食。”水怪曰:“他日所供小孩,见吾已骇半死,尔何不畏,还催我食乎?”狐疑曰:“观尔形象,不甚骇人,有何畏之。尔可再化骇人的来与吾看看。”水怪曰:“我若化出,恐尔骇死矣。”狐疑曰:“即骇死我,我也要看。”水怪果然一化,化作披发厉鬼而言曰:“小孩子,我这像貌骇不骇人?”狐疑曰:“这像貌我见得多,处处城隍庙中装塑得有,可再化之。”水怪闻言,旋又倒地化作狮形,曰:“此像如何?”狐疑摇首曰:“更不为奇。每年新正,四处都要拿来耍,有何骇人?”水怪曰:“如是,我之变化只此矣。”狐疑曰:“尔化已穷,我又化点与尔一看,可乎?”水怪曰:“可。”狐疑不疾不徐,倒地而化,化成一堆大便,臭气熏人。水怪捏着鼻儿,闭着眼儿,倒退数武。突然狂风起处,大便直喷水怪,水怪东闪西让,手足俱慌。正难躲避时,狐疑仍化小孩,向水怪笑曰:“吾之所化骇不骇人?”水怪曰:“大便人人皆有,如何骇人耶?”狐疑曰:“既不骇人,尔何捏鼻闭眼,闪让人停乎?”水怪曰:“大便难看,气味难闻,故如是耳。”狐疑曰:“尔还看否?”水怪曰:“将尔那最骇人的化点来看。”狐疑曰:“尔好好看定,吾即化之。”水怪以为小小孩子,即再变化,不过与己作顽。孰知狐疑出其不意,倏然化为天蓬元帅,手执塔大金鞭,劈头打来。怪叫一声,滚入水底。狐疑在岸呼曰:“骇人乎?”水怪曰:“化则化矣,尔者娃子为何动粗?”狐疑曰:“尔且上岸,我再化点好的与尔看看。”水怪曰:“我不看了。如其再看,会死在尔手中。”狐疑曰:“既不看时,可将我食之,以便早早归去。”水怪曰:“我一食尔,就化为大便,倒把我臭坏矣。”狐疑未曾伤得水怪,回报师知。三缄念动真言,取出虚无圈,向铁马溪抛去。此圈入水喷火,溪水片时如汤,怪不能潜身,飞奔上岸,圈随后逐,套定水怪,提回阁中。三缄问曰:“尔属何妖,在铁马溪头食人为害?”水怪曰:“吾乃海岛内红袍老虾之女,因铁马溪两岸居民捕鱼为业,每岁鳞甲之属死于村人手者不下千万,甚有贪心不足,药毒江津,虾子虾孙死亡更众。吾父怒极,命吾来此溪岸,亦丧人世之子孙。彼时彼知痛恨,岂水族为其所害而独不然乎?”三缄曰:“吾嘱村人禁兹药毒,尔可速去,毋得再害生灵。”虾女曰:“仙官获吾,不加诛戮,恩沾罔极矣。贱妾愿拜门下,师事终身。”三缄曰:“如此甚好。”将圈收回,虾女礼行师生,并拜狐疑三人。三缄赐以道号曰“凤女”。凤女禀请愿与同游,三缄曰:“尔且暂归海岛,他日自有调尔之期。”凤女不敢违,拜辞三缄,洒泪而别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