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三十五回 困冤魔云衣赐宝 过集春鬼首拜门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三缄自得村人虔心供奉,午斋后吩咐二狐曰:“今夜为师出阁登山,提魔考问,尔兄弟排立吾侧,一捧虚无圈,一执灵符,屹立毋动。候师考毕,然后同归。”二狐诺之。

无何,日落西海,师徒出阁,来到山巅。三缄坐于石盘,二狐排立左右。布置停妥,口念真言,以唤当方。当方至,从容禀曰:“仙官传得小神,有何见教?”三缄曰:“是方魔鬼扰害居民,尔为里域之神,胡不保护?”当方曰:“此系村人自结,以冤报冤也,小神如何保之。”三缄曰:“既不能保,亦不尔咎。尔且传集诸魔,待吾考询冤由,为之解释。”当方领命而去。顷之回复曰:“群魔即到,以会仙官。”果不一时,呼声四起,群魔并至,一一拜舞,拱立座前。

三缄询曰:“尔等何不为村人保阵,而吞食男孩如是,独不畏天律耶?”座左红发魔曰:“今承仙官传问,吾等之冤可明,而男孩之食亦有名矣。不然强说魔生无故吞食彼之男孩,动辄怨地呼天,纵吾魔鬼横行,不加诛戮,岂知是村风气,魔不扰之,天久厌绝之乎?”三缄曰:“如何?”魔曰:“是村爱男不爱女,凡生女者,每人只留其一,余是弃诸池水江水之中。始而稍有仁心,犹存片念不忍,久则习为常态,见多存一女者,非之笑之。历年以来,所弃女婴不下数千之众,因此冤气凝结而吾辈生,欲将村人所爱男孩食尽,绝彼祖宗血食,以报其弃女子冤。仙官试思,吾辈谅未为刻也。”三缄曰:“诚如尔言,冤有所结,报非无故矣。立吾座右者,又何冤乎?”右旁魔曰:“吾等之冤不一,要皆如分而报之耳。”三缄曰:“尔何妨为吾详言之。”一魔言曰:“绿发部中,乃是村刻毙儿媳所结。紫发部内,系是村淫污女鬼结成。他如白发,不以嫡母、继母、庶母为母,或因冻馁而丧,或因气逆而丧,冤结不孝,所以白发魔部较毒于他部焉。是三者要皆以冤报冤,非吾辈之错,实村人之错也。”三缄曰:“弃女心毒,食彼男孩宜也,何以诸魔皆吞食人子乎?”绿发者曰:“刻待儿媳,亦是爱儿不爱媳之意,正宜吞食所爱,以报彼所不爱。至白发之吞食男孩,缘彼不知诸母之当孝,有子亦如无子,故皆食之,以绝逆子于天下。而为紫发所食者,又以报奸淫致死之冤也。”三缄曰:“聆尔所言,皆由村人自造,非尔辈不仁。不识此冤可能解否?”群魔曰:“承仙官呼吾,诉明冤果,即将缘村恶类吞食殆尽,已非出于无名。仙官毋为是村解之,盖是村之人原无良心,且无信心。仙官欲解是冤,固属慈仁之念,恐村人有负仙官多矣。”三缄曰:“群魔听吾所劝,吾命村人改悔前愆,永毋蹈,大修水陆,解此冤缠,亦尔辈之仁慈也。”魔部同声应曰:“仙官之谕,非不甚善,奈村人与吾冤结极深,不可解耳。”三缄曰:“若以村人之恶而言,即吞尽遗种,罪所不赦。但看吾面,嘱村人多行善举,以济尔等,何如?”魔部怒目曰:“仙官毋须苦劝,以彼毒心毒肠,令吾辈言之,甚难平其气也。念得仙官劝谕,吾辈且退,暂停十日,不肆鲸吞。”言此大呼一声,纷然四散。三缄叹曰:“冤深难解亦难和,堪叹村人用意讹;吾不施番仁德念,鲸吞尤畏肆群魔。”叹罢,师徒归阁,已月上三竿。

晨起,村人陆续齐集,拜见三缄曰:“道爷昨晚考询魔鬼,彼言若何?”三缄曰:“魔部不一,有红发者,有绿发者,有白发紫发者,尔等所见,可如是乎?”村人曰:“然,然,红绿白紫中,惟白发魔最恶,能飞身入户,门难以限其步履。未识四部魔鬼,若何而独害于吾村也?”三缄曰:“彼言红发魔者,乃尔村人弃女爱男所结,所以端食尔等酷爱之男。绿发魔乃刻死媳魂所结,食尔男者,报尔不爱媳之恶也。”村人曰:“紫、白二发,又如之何?”三缄曰:“紫发魔,系尔村内淫污致死,或以和奸被父母丈夫逼而丧命之魂所结;而白发魔之最恶者,不孝之嫡、继、庶母,冻馁气逆而毙,冤魂凝结所成,将欲吞尽逆子淫儿,以报尔之淫与不孝也。”言毕,一老叟曰:“魔鬼所道,皆吾村之弊,奈吾常劝谕,而村人不以为然也。道爷询诸魔鬼,有可解乎?”三缄曰:“吾劝魔鬼,嘱贵村人人改过,大修水陆,超拔冤魂。魔言受冤已深,难于解释,看吾颜面,暂停十日,以免鲸吞。”村人闻兹,齐跪三缄座前,恳祈相救。三缄曰:“尔村中男女老幼,愿改前愆乎?”合村老少曰:“事到如今,再不改悔,必任诸魔鬼绝却人种耶?”三缄曰:“如是,尔等各具悔词,对天焚化,约于是阁大开水陆斋筵。事事如吾所嘱而行,魔鬼自不敢近。”村人如命,即卜吉起斋,九日完成。三缄各赐灵符,嘱黏于门,欢呼散去。

村人散后,三缄暗谓二狐曰:“师命是村男女改过超拔,赐以灵符,不知群魔肯解此冤否。吾师徒再于阁中消闲数日,看此魔鬼动静如何。”二狐曰:“魔鬼曾言冤不愿解,吾师强为解之,恐其不得虐肆村人,必加害于吾师徒也。”三缄曰:“彼以顺来,吾以顺施,彼以逆来,吾以逆治,何畏之有?”且说魔鬼念三缄劝谕,许停十日,已满其期,复约入村吞食男子。

刚到门首,见灵符高挂,毫光闪灼,群魔畏退而之他。殊意村人家家皆有灵符,不能得入。群魔曰:“是必仙官所为。吾等不祸及仙官,心不遂也。”白发魔曰:“如欲祸彼,其策何施?”绿发魔曰:“吾等吹起阴风,将阁内外布下黑雾,横塞死气于门前,然后接连入阁吹之,令彼闷绝,以消阻滞之恨。”紫发魔曰:“其如彼之灵符与虚无宝圈何?”红发魔曰:“灵符但以阻去路,虚无圈仅可伏阳世妖魔,吾等之冤以魂集成,此圈安能治及也?”群魔唯唯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