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三十四回 集春山狐鬼斗法 凤仪阁师徒降魔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乌背时见龟孙已去,缓缓归里,妻儿庆幸,自不必言。

无如山王庙中,自背时捉神后,已停一月无妇女伴神。至今阴风时起,村人俱病,许以妇女伴之,则疾始愈。村人畏山王之灵,伴神愈多,香火愈甚。

且言意马洞自意淫伏诛,复有数十妖魔争夺于此,后为一千年狐狸独居其间。此狐法力甚高,群妖皆畏,闲暇无事,妖风驾动,四处游观。游至集春山,见一庙宇香烟缭绕,妇女不绝往来。老狐不知何神镇守是地,变一村叟杂入庙内,隐于西廊密室之中。室无多人,惟一及笄闺女设榻相待。二更后,梁上响亮,一伟汉凭空坠下,就榻淫之。老狐默会,知是铜头厉鬼在此宣淫,心抱不平,暗暗近身,将彼扭着。鬼王下榻,与老狐挣持在室。室外听得数十汉子力斗之声,女子家人忙忙坏门,持火入视,见榻上女子已骇半死,两位红眉大汉相扭榻前。

室门甫开,大汉撞出,霎时狂风大作,走石飞沙,庙宇摇摇,几为倒塌,宇上之瓦,毁坏无存。幸东厢一楼伴神之家,急将女子扶转东廊,同躲楼下。是夜狂风不息。待至天晓,村人来视,满山花木尽皆摧折矣。村中父老,以为山王为上天诛戮,各办牲醴,以谢其恩。

不知狐鬼日则停战,夜则兴兵,争斗连朝,不应茩t。鬼王骂曰:“何方野怪,不思各霸一区,敢逞妖威,夺人血食。”老狐亦骂曰:“尔这淫鬼,士民建庙祀尔,享受香烟,已即千古奇逢,何使民间妇女为伴神之举,以资淫荡之乐乎?狐师爷心实不服,特来与尔试试妖法。如斗得过者,则居此庙;法力不及者,为婢为奴。”鬼王曰:“任尔掀天手段,鬼老子也要与尔斗过尽头。”老狐闻得此语,口吐红珠一粒,直击鬼王。鬼王见之,速吐阴雾,将珠盘旋空际,不上不下焉。老狐知已是一赤阳,彼是一阴,阳不胜阴,故红珠弗坠,不能伤及此鬼。

用手一指,顷来数十狐孙狐子,齐吐阳气,以助红珠。红珠腾空团团圆转,鬼王逃北,珠向北行,奔东珠从东滚,于势穷力竭之际,嘬口一乎,野鬼齐临,各吐阴气,珠仍不滚不坠,稳吊虚空。老狐知珠难伤鬼王,急收之入口。

鬼王吼曰:“老妖欲以红珠伤人,可能击得鬼老子否?”老狐曰:“尔且候之,狐师爷自有伏尔之法。”遂向怀内取出平素所炼连环金钩掌,从空抛来,但见万道赤霞,坠于鬼王头上。

鬼王将头一侧,向南逃去。霞愈生焰,罩着鬼王,四方现出无数金钩,将彼勾定。鬼王用力前奔,金钩向后而拉。鬼王无可如何,嘬口呼之,野鬼复聚,思将金钩取却,以解鬼王之困,无如此钩取去,彼钩又来,鬼王是时已为钩儿连环扣定矣。野鬼愈聚愈多,齐吐阴气,一时金钩散去,鬼王身脱,稳立于北阴角上。老狐见鬼势败,怒詈之曰:“小鬼头知狐爷法力乎?如畏厉害,可将此庙送与狐爷居住。倘若半言不予,另使法力,断必震散尔也。”鬼王曰:“鬼走子,让尔先使法力,知尔必将生平所炼善能伤人者使之,尔已使下二宝,未曾伤及吾躬。此次待吾稍使一二,如逃得过,方算尔能。”老狐曰:“狐师爷在此,任将所炼宝器和盘托出,吾不畏之。”鬼王也不回言,举口仰天,吐出千百小鬼,各执绋子在空,言曰:“吾等善力,能套此犬者,即称神手。”言刚出,数十小鬼同声答曰:“让吾先擒此犬。”只见无数飞绋,直绕老狐之身。老狐东走西驰,四方小鬼手执绋子,四面围之。老狐口吐红珠,珠上生火,执绋小鬼畏火而逃。老狐笑曰:“尔有手法,快快使来。”鬼王暗在腰间取黑巾一幅,望空抛去,用口吹之,其巾化为黑气一团,向老狐蒙头盖下。老狐头刚偏左,黑气满布,身已困于其中。

俄而阴风怒号,哭泣之声惨难入耳。老狐极目四望,概属喷血死尸,稍举动时,死尸披发相随,不离不即。老狐暗思曰:“此小鬼所布阴魂阵也,惜吾火光镜未带身旁,如何破之。”思犹未已,喷血死尸尽皆怒面森森,蜂拥而至,臭气入鼻,令人闷绝不堪。老狐将珠急含口内,死尸似畏不畏,不过稍退数武焉。

老狐手向东招,狐子狐孙近前,问曰:“命吾来兹,有何调用?”老狐曰:“小鬼头阵布阴魂,非火光镜不能照散,惜此宝物尚在洞中,尔可速归,与吾取至。”狐孙狐子领得是命,各化黑风而出。铜头鬼王见狐困阵,复抛红巾一幅,化为女鬼,披发吐舌,齐向老狐扑之。老狐正难撑持,狐子狐孙已抱镜至矣。

老狐捧镜在手,光生如火,照彻四面,鬼阵渺然。老狐曰:“小鬼头所布之阵安在?”鬼王曰:“今日罢战,再约明宵。”老狐曰:“如此,让尔灵魂多存一昼。”鬼王于是仍退入庙,暗想:“老狐法力甚高,吾前所统之三千六百野鬼,不知逃向何方。斯时爪牙虽多,然尽属庸庸碌碌,毫无法力,何能胜之。吾与老狐约战明宵,如彼获胜,村中妇女眼见犬子消受矣,安服吾心。吾且乘着阴风,四方访寻,倘得厉鬼助吾,庶不至为彼所败。”寻之已久,野鬼固不乏人,要皆饕餮水饭于村间,不能助力于阵内者。刚逞阴风向西而行,见南角上一缕黑气,如鼎腾沸,由地而升。鬼王不识为何,驱风向南,不久已到。仔细审视,气由冢出,其冢非他,乃古昔时劫运过后所筑之京观也。京观门首立一小鬼,见鬼王而询曰:“尔为谁,来此何事?”鬼王曰:“吾系铜头鬼王,有务在身,特游此地。”小鬼闻“鬼王”二字,报入观中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