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三十回 珠光女魂遇灵宅 郝丞相姻结探花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老道已知三缄道有可传之地,命一少年道士来谷呼曰:“老道有言相告,尔可随吾即速去之。”三缄暗自喜曰:“吾功至此,谅师有所传矣。今之呼吾入洞者,殆为是欤。”遂辞堂上,偕少年道士径到洞中。

老道见彼入洞时,随身黑气旋绕,合目默会,知是珠光灵魂虽被驱逐,尚余一线纠缠三缄,欲乘隙而图复仇之举。默会后睁目下视,三缄跪在座前。老道曰:“近日治心之法,弟子习熟乎?”三缄曰:“承师指示,已得半矣。”老道曰:“心法之传如此其尽,而气又不可不炼也。吾有四语,照此炼之,自不入旁敷而误尔进步。”三缄曰:“四语如何?”老道曰:“人禀天地生,要顺天地气;出入听自然,即是天地意。”可知矫揉造作者,即非正孰。三缄曰:“四语何解?”老道曰:“显显明明,有何难解,汝宜照此炼去,自有进境焉。”三缄唯唯,刚欲辞归,老道曰:“吾见弟子身旁黑气一团,到洞始散,为师默会,此际固无大害,然必为他日寇仇。汝其好好修炼,敌此魔障。”三缄曰:“吾师胡弗为弟子解乎?”老道曰:“自有当解而解之时,弟子无容预虑。”三缄闻说,亦不介意。

辞师出洞,归于密室,详解四语,以为炼气之法,固不必言。

且说珠光母女前入三缄室内,乱彼治心之道,只意仇冤可复一时。谁知炼道心诚,有神司监,早被金甲力士逐出境外。

母女分离,珠光孤独一身,随风飘卷,时起时坠,无所依归。

灵宅子天半闲游,忽见女魂飘飘荡荡,似有冤而无以为报者,因命童儿招之。珠光尾童儿后,来至多意洞前。灵宅子按下云头,身坐洞中。珠光入洞拜见毕,灵宅子询曰:“汝何冤气不散,随风起伏,魂无定所,可将来历为吾诉之。”珠光闻灵宅子之问,泣而诉曰:“妾乃海角蚌女珠光,道修千年,不能天府飞升,以成正果。曩日毒龙真人欲阻阐道之路,约妾同去迷弄三缄。其计未成,毒龙已为天仙所戮,妾与老母退归海角,旋被东海兴兵剿除。母女势恃蛟王,尝与连江大战。连江败绩,龙君命乌泽丞相搬兵仙府,被妾擒着,监入土牢。可恨吾妹珠英释放乌泽,仙兵搬到,擒获母女,押赴斩妖台前废命。心实不甘,故复入三缄室中,啼哭以乱其心,又为鉴察神驱出境外,母女从兹分散,飘泊无依。恳祈仙子提携,恩自铭诸肺腑。”

灵宅子曰:“毒龙之来,系吾所使,不料累汝母女至于如斯。吾与汝寻一复仇路径,自使三缄他日藏身无所,亦犹汝之今日焉。”珠光曰:“果承仙师如此顾盼,若遇三缄小子,誓不容彼独生。”灵宅子曰:“为师别无指点,而今郝丞相一女,名曰珠莲,已没二日。丞相只有此女,痛心刺骨。尔此即去附珠莲之尸,异日七窍名成,丞相必将珠莲赘彼为婿,得至官阶大日,汝作内应,不难得三缄而诛之。”珠光喜不自胜,拜辞灵宅,妖风驾动,直向郝府而投。

正心子命奉紫霞巡察空中,忽见一股妖风从云脚直过,疾声吼曰:“何处精怪,敢逞妖势扰害人间?”珠光不答,驱风竟去。正心子乘云追逐,查其落点。珠光恐其相阻,有误时刻,弗得魂附女尸,极力前奔。不久已到郝府,妖风按定,魂入躯壳,四肢摇动,闪闪而起。

群婢奔告丞相夫人曰:“可贺,可贺,小姐活转矣。”丞相夫人喜曰:“吾儿活转,吾心无虑。”趋入视之,果见珠莲坐于榻上。丞相夫妇曰:“吾儿已死,如何又得回阳?”珠莲曰:“儿没阴府,得遇观音大士救儿而归。儿见冥途行人甚广,贪玩片刻,不遽归来,突被一童子推之,如梦初醒。时似未久,不谓家婢以为儿死数朝矣。”丞相夫人悲喜交集,忙命使女进以汤饼。

曾不几日,其疾若失,而体健如常。日日对镜绣闱,学习粉饰之华,以待七窍来兹完其婚配,故常倚楼外望。凡见少年,口中辄云:“七窍胡不来,枉妾对妆台;云山频怅望,空自费疑猜。”其婢春容心尖而猾,聆得“七窍”二字,不解所谓,阴与小婢春花言曰:“吾家姑娘自还阳后,一举一动恰似两人。不然胡平日乐食羊髓,而今绝口不言,什么七窍之名时称口角,吾心甚惑,恐为他魂所附亦未可知。今日尚闲,且烹一碗羊髓进之,看彼知其名否。”

春花诺,遂进厨内,将羊髓烹就,捧至绣楼,进与珠莲。珠莲询曰:“尔等所进何物?”春花曰:“是物乃姑娘生平所乐食者,胡不能识乎?”珠莲曰:“吾自疾愈,几多食物,皆忘却之而不思矣。”春容曰:“姑娘常思七窍,此即七窍髓也。”珠莲曰:“七窍之髓从何而得?”春容曰:“前日相爷闻姑娘思念七窍,故命人四方寻找,得而杀之,烹熟以进姑娘也。”珠莲惊曰:“七窍之形,究如何样?”春花曰:“两耳下垂,覆着两目,嘴长尺许耳。”珠莲曰:“汝所言者豕也,豕岂亦名七窍耶?”春容曰:“豕窍在乎蹄,有二三窍者,有四五窍者,而七窍绝少。窍至于七,则劫数如之矣。”珠莲笑曰:“否,否,七窍者,汝姑夫也。”春花曰:“相爷遍寻七窍豕肉,烹进姑娘,姑娘食之,有何辜负?”珠莲曰:“汝闻误矣。吾之所谓姑夫者,即汝辈之所称姑爷也。”春容曰:“婢子原无叔爷,不然父死有依,何至在兹为婢。”珠莲詈曰:“汝耳聋耶,胡听之不明而颠倒如此。吾言七窍,乃他日入选王朝,与我配为夫妇者。”春花曰:“姑娘要食猪肉,吾将羊髓换去即是。”珠莲忿将二婢拉近身侧,附耳言曰:“七窍与吾,夫妻也。”春容谓春花曰:“姑娘不食猪肉,要食母鸡,速去烹之。”珠莲怒入室中,不复与语。春花曰:“姑娘之言,究作何解?”春容曰:“大约七窍如相爷,姑娘如夫人,同榻而卧耳。”春花曰:“吾家蛮蛮老仆,骨现额边,无异两角,手抓似蟹,背弯如弓,头昂如龟,若以数言,殆不止乎七窍。待相爷朝中议事,夫人去胡侍郎府中,假以蛮蛮为七窍戏之,看看姑娘情景如何。”春容曰:“妙,妙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