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二十九回 入静境神能冶性 居闹市念已无尘

[ 魏文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三缄知老道见毕,不屑以大道相累,即久在洞中,亦属无益,不若归得家内,自为修省,以寡乃欲,以清乃心,俟功造深深再为请教未晚。意计已定,向老道拜辞而归。归来绝迹不出门户,惟永朝永夕独居密室,静坐瞑然,常把此心盛在腔内,如心一动,速又紧紧按之。前半月每致乱驰,后半月渐归于舍,待至三月之久,可以坐到一日而是心寂然焉。所造若此,思欲入洞求指进步,恐未习熟又见摈于门墙,于是日日加修,为他时求教训,久之而清心寡欲,功已纯自自然矣。

复礼子自梦示三缄后,假意弃诸门外,激彼修道真衷。屈指计之,三月有余未在洞中求其指示。默会片刻,始知在家寡欲清心,急力苦炼,因隐身于三缄室内,不时击物作响以惊之,视彼之心可能坚稳不动否。三缄是时静坐已惯,心清无扰,暗自夸功,突得复礼子惊心法儿,不入于恐惧之偏,即出于疑似之地,自知心不居舍,忙忙合目收回。复礼子又于不觉时惊之,三缄始而矜持,继能勉强,终则惊之不闻矣。复礼子见彼心中能炼神不动,又试以引目动心之法。三缄不知,每于开目时见有美女形容绕目而过,此以目所常羡者动之也。三缄未免初视而动其心,然心刚一动,速又合目凝神,不使心猿乱跃,[则不惟能却不顾,且至于见如不见焉。复礼子曰:“美色当前,不使彼心稍驰骛外,是能见爱不爱,其功又进一境。”于是不动以色而动以财。财字一关,三缄久淡,任白镪满室,度外置之。复礼子化一家人,转而动以气。正值炼心之候,痛骂乃躬,并骂乃父,言词暴厉,辱及祖宗。三缄坦然于怀,一无所动。

家人又扯其发,击之以掌。三缄亦任其击,而瞑然自如。复礼子暗自叹曰:“炼心之功至此以难,吾且再以骇目法试之。”一日,三缄静坐未久,忽一猛兽逼面而来。三缄之心几为恐惧所乱,凝神顷刻,知室中无此,心寂然。复礼子喜曰:“不意三缄清心之功,已至于是,引以进境,此其时也。”遂隐身而返,常冀三缄来洞指以炼神炼气之方。三缄自得复礼子试以惊恐,扰以四害,此心已如白璧,无贪无欲,无痴无爱,即有外物,不能绕之。所以复坐一二月,愈坐愈静,愈静愈稳,灵根若此,可谓固矣。

孰料蚌妇、珠光身死斩妖台上,灵气不散,时驾云雾鼠窜四方。一时鼠窜至盘涧前,瞥见清气凌空,旋绕天半。蚌妇谓珠光曰:“这缕清气常凝结于此室之上,不识其内炼道何人?”珠光曰:“母忘之乎?前日毒龙邀吾母女戕害三缄小子,即是此地。而今三缄为复礼子指示,颇得清心寡欲之道,苦炼室中,故清气充盈,泄于室外耳。”蚌妇曰:“卓尔,吾母女遭诛是为此子,岂肯使彼炼道成真耶?”珠光曰:“母意如何?”蚌妇曰:“不如将吾母女灵魂按下,入室乱之,彼如道根浅薄,得近身侧,置诸死地,母女之仇已复矣。”珠光曰:“凡真心炼道之子,必有天神护及,恐吾母女一犯再犯,律不姑宽。”蚌妇曰:“吾母女为冤而至,若遇天神,将冤诉之,或彼怜念修道之苦,另有顾盼,亦未可知。”珠光曰:“母欲如是,儿敢不从。”遂坠下灵魂,碌碌忙忙,乘隙入室。

三缄正瞑然趺坐,蚌妇、珠光嘤嘤啜泣于两耳之中。三缄心虽不动,而耳侧常闻泣声曰:“吾死甚苦,皆为尔害,快还吾命,吾即罢休。”三缄厌听已甚,另觅一室,始入静坐,似已寂不闻声。一二日后,母女又入,泣声愈高,而炼道者不堪其扰矣。三缄无可如何,顿起求师之念,闭了密室,拜辞父母,竟向白鹿洞而来。

刚到洞门,老道正裸体牵衣向阳扪虱,扪一虱以口嚼之,愈扪其虱愈多,似乎嚼之不及。见三缄跪地稽首,笑而禀曰:“前者子来吾洞,一无所予,空腹而返。今来甚好,吾扪虱最伙,与尔二三。此虱系吾阴侧所得,故肥而大,吞入腹内,可当红豆二三枚。”三缄接在手,虱烈而行疾,恐其失却,急抛入口。始嚼则声如爆竹,继而滥嚼,其味如饴。三缄吞之,自觉精神爽快。老道笑曰:“虱味美乎?”三缄曰:“承师所赐,味美甚焉,敢求吾师再赐一二。”老道曰:“此次业已寻遍,扪无遗类,他日扪得,再与子食。但汝今日何事来兹?”三缄曰:“特有所请于师也。”老道曰:“所请者何?”三缄曰:“弟子在室苦炼清心之法,忽有妇女泣声填耳,易室亦然,究不知是何妖魔相扰乃尔?”老道曰:“此正所谓道高魔至者也。汝归,闭目凝神,尽心再炼,炼到无声无闻之境,自有驱怪神至。汝于静中合目,亦可视之。”三缄聆其所教,拜辞老道,转回家庭。

入告父母毕,仍归密室尽心而炼。其初泣声尚闻,三缄任之,不介于怀。越四五日,三缄合目,见老少妇女被一金甲神祗驱出门外,榻前有道冠道服二小童侍立左右。微睁目视,又属空空。自是绝无泣声以杂于耳矣。三缄得此清心妙趣,愈力造之。

复历月余,老道命前老叟呼三缄至洞,曰:“师所传者,验耶,否耶?”三缄曰:“师传无不验,第不知炼道之法,还有进境否?”老道曰:“尔今所得,不过十之一耳,乌可谓其尽此乎?”三缄曰:“道果多乎哉,师何吝而不教?”老道曰:“儒门之道,最忌躐等,元门亦犹是也。师必俟尔竿头再进,然后次第指示焉。”三缄曰:“必如何而后,师为我传之?”老道曰:“尔之功夫固称坚稳矣,若云静境中之微乎其微,尚未造于至极。须入闹市,为繁华所炫,美色当前,俱如处密室一般,清心寡欲之功始得。世之习道者多矣,身居密室,靡不自诩功深。一临闹市之中,引于目者,极目所乐而心不克存,所以道不仅炼于静,而于动处愈征其功。”三缄曰:“闹市者,非市廛耶?市廛为贸易之所,安得隙地而炼之乎?”老道曰:“炼道人不必尽觅净室,即身在廛市,而是心不出腔子,坚稳亦如静坐之际,方诩道无时而不在,无地而不存焉。”三缄曰:“师言如是,弟子诘朝即入市座,试吾所炼,看动中境象又如之何。”言己归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