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三十七回 罗默伽肆凶受戮 尹氏女尽节还魂

[ 清溪道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诗曰:
蜂蝶无知恣浪游,偶途而色起戈矛。
颠狂妄想同鸳帐,烈节捐生誓柏舟。
魄返泉壤彰大节,躯戕锋镝愧风流。
古今善恶须当鉴,一点狼心好自收。

话说罗默伽复进桃源洞中,观玩景致,见怪石玲珑,奇峰壁立,苍松翠柏交加,白鹤青鸟飞舞,何殊阆苑,不异武陵。罗默伽赏心乐事,徘徊眺望,取过酒樽食囗,席地而饮。渐渐金乌西坠,见那蛮丁走得汗流满面,飞来覆道:“秀士一行轿马,穿过碧云峰南下,至一客店中进去了。”罗默伽暗暗分付蛮丁,如此而行。按下不题。

再说阮绘夫妻二人,进了客馆,唤家憧将轿抬入后边藏了,将马牵入侧屋喂料,自与洋家进内小阁中坐。这店主原是旧相识,令妻子出来相陪。茶汤已罢,摆下酒肴,店婆作别自进去了,夫妻灯下饮酒。尹氏道:“相公向来要和妾身桃源洞中寻芳玩景,今用了盘费到此,为何不进洞一看?慌慌张张赶到这里,却是何故?”阮绘道:“娘子不知。晌午洞前那个长大汉子,频频窥觑你,原来是巴的甸洞主罗默伽。久闻这人凶勇强悍,不循道理,贪酒恋色,肆恶横行。娘子进洞游玩,这厮无状起来,如何与他争执?只索避他便了。”尹氏道:“原来如此。幸是早早避他,不然怎了。”说罢,收拾杯盘,上床歇息。将至二鼓,忽听得门外人声喧嚷,一片亮光。尹氏夫妻二人穿衣起来,开房门出看,见十余人手执枪刀,一拥入来。阮绘慌忙问进房,跳窗越土墙而走。那伙强人抢入房中,将尹氏搀出门,推上小车,复身牵出那马,一个大汉骑上,点着十数把硫黄火草,簇拥而去。这店主人合家男女、客商尽惊惶躲避,见强人去得远了,才敢出来。店主人关了门扇,将灯四下照看,并不失一些物件,单单不见了阮秀士夫妻二人。家憧轿夫等慌张无措。店主道:“强人打入门来,我只道放火杀人,劫掳财物,谁知只抢了阮相公夫妻两个去了。这事怎处?”一个轿夫道:“适才我躲在柜身内板缝里张那强盗头儿,就是日间桃源洞口游玩的巴的甸洞主,想是看上了大娘子美貌,故此强夺去了。相公擒去,只怕性命难保!”众人团做一处,猜疑不定。

天色黎明,只听得扣门声急,一齐出来开门,却是阮绘,蓬头跣足奔入店来。众人欢喜相问,阮绘道:“我见强人势头来得凶恶,即忙越墙而走,藏在树丛里。今将天晓,方敢回来。我大娘子不惊坏了么?”众人道:“大娘子被那巴的甸洞主抢去了。”阮绘听罢,魂飞天外,大恸一声,昏倒在地。众人搀起,急用茶汤灌下,方得苏醒。哽咽半晌,哭道:“我那娘子,禀性贞坚,决不被强人玷污。但此一去,必然玉碎,焉肯瓦全?可怜贤哲娇妻,死于强贼之手,今生安能再得相会也!”说罢又哭。店主夫妇劝慰道:“大娘子被夺去,未知生死若何,相公须索保重身体,设一计策,救取回来,方是道理。”阮绘滴泪道:“老丈不知,我那荆妻,博通书史,谨守妇道,此去必无生理。罗默伽这厮凶顽无比。又不能与之争理,怎生取救?不如死休,与我那贤妻相会于九泉之下罢了。”说罢,跌足而哭。店主道:“相公差矣!大丈夫顶天立地,岂可为一个娘子,就这般轻生?强徒肆恶,誓当报仇雪耻,方是男子。若与令正同死,有何益哉?目今新任张爷,镇守青州汉嘉等处地方,为官清正,青年英武,部下有精兵数万,猛将千员。相公何不往青州击鼓鸣冤,求张爷起兵征剿,或者大娘子不死,还有相见之日,未可期也。”阮绘听罢,点头拭泪,谢了店主。吃些酒饭,令轿夫和家憧回家报信,只带一小厮,取路往青州来。

到得帅府前,天色已暮。阮绘顾不得天晚,跑入府里擂动大鼓。此时林澹然已往峨眉山去了,张善相在后堂与王骐饮酒,猛听得鼓声如沸,慌忙冠带升堂。把门将士将阮绘带入跪下。张善相喝问:“汝是何人?有甚紧急军情,擅击禁鼓?”阮绘禀道:“儒士姓阮名绘,本贯汉嘉武阳县人氏,父祖皆叨仕籍。”遂将还愿往桃源洞游玩,遇巴的甸洞主抢去妻子尹氏之情,哭诉一番。张善相沉吟半晌,问道:“据汝所言,事系抢劫,自有本处衙门,何必来此缠扰?莫非有仇诬捏?若果情虚,擅击军门禁鼓,难逃三尺。”阮绘道:“儒士世习儒书,颇知礼法,焉敢诬陷害人?况儒士家住武阳,罗默伽世守巴的,彼此辽绝,有何仇隙?叵耐那厮见儒士妻子颜色,一时起意,明火执仗,黑夜生生的强抢去了,府县衙门奈何他不得。除是老爷天恩,发兵征剿,方能除此大恶。不惟儒士感戴,一方黎庶,皆沐洪恩。若有半点虚情,甘受责罚。”张善相令阮绘且退府外俟候,连晚聚集将士,商议此事。众官吏禀道:“这罗默伽从来肆恶,淫毒无穷,远近人民,尽遭其害。色心最重,若见妇人有些姿色,不论宦族村民,强掳进洞淫奸。不服王化,一味强梁,谁敢与之争理?所以人人切齿。阮生之事,谅非虚谬。”张善相听了,怒发冲冠,(目真)目拍案道:“世间有此巨恶,若不剿除,使百姓受其荼毒,张生之罪也!”分付宣令官晓谕诸将:“明早五鼓,率各部军兵,赴演武场听点。”言毕退堂,众人散讫。次日平明,张善相人教场,将士俱已聚集,迎接入厅参见。张善相传下将令:缪一麟为先锋,常泰、黄松为左右护卫,领马军三千、步军一万,即刻先行。自为中军主帅,王骐为参谋,蜀将四员:葛攀龙、贾格、叶重、郑凝晴,统马步军一万五千,次日起马,以为后应。军马陆续起行,杀奔巴的甸来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