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二十四回 伏威计夺胜金姐 贤士教唆桑皮筋

[ 清溪道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诗曰:

遣兴由来托手谈,何期就里起波澜。
秤张坐隐阴阳局,思远冲开虎豹关。
合浦明珠重出海,乐昌破镜复还圆。
谗言构动萧墙变,片舌能摇泰岳山。

话说杜伏威别了缪一麟,迤逦来到岐阳郡,背着行李,奔入城内,一路寻访杜姓宗族。有土人指引到良市地方,寻着一座倒塌的台门,上挂一个牌额,横书“冢宰之第”,传书“左仆射杜良枢立”。原来杜悦的曾祖,曾为宋朝左仆射,故此称为冢宰。杜伏威一向闻得杜悦说,祖上曾做官来,看此门风,是个旧家气象,谅必是了。也不问人,一直走入厅上,只见厅内正中间悬一大旧匾,上写“补衮堂”三字。杜伏威叫一声:“里面有人么?”少顷,一个苍头出来问道:“你是谁,到此寻何人的?”杜伏威道:“我是杜仆射子孙,久出在外,今日特来归宗,烦你通报。”那苍头见说是自家宗族,即忙进去通报。不多时,一个长者走出来,头戴折角幅巾,身穿沉香色囗丝道袍,生得容颜苍古。杜伏威向前施礼,那长者慌忙答礼,问道:“足下何来,是那一房枝派?未曾会面,为何流落他乡?”杜伏威道:“宗末名唤伏威。先祖名悦,绰号石将军,自小离家出外,求取功名,曾在高丞相麾下为旗牌官。所生一子,是宗末的父亲,双名成治,出仕梁国,为都督总兵官。只因名缰利锁,不得回乡,不期中道而亡。宗末是遗腹之子,在他乡异国,受尽苦楚。前岁得会先祖,不想先祖去秋染病弃世,分付要送骸骨回祖茔埋葬,故此不惮驰驱,千里送骸,特地寻访而来。敢问长者,与先祖曾相识么?”那长者答道:“我向来闻先人说,有一位族叔讳悦,自小习学枪棒,浪迹江湖,久无音耗。”即教家憧:“问妈妈取家谱出来,细细查看。”原来杜悦果是这长者的堂叔,社成治是族兄。杜伏威却未有名字,乃是侄辈,论起来还在五服之内。杜伏威即拜了叔叔,又进内拜见婶娘。那长者大喜,分付家憧办酒饭相待,将骨瓶供养中间,长者焚香拜罢,然后就坐。饮酒之间,长者问伏威年庚,并一向踪迹何处。杜伏威一一说了,便问道:“叔叔排行第几,有几位弟兄?”长者道:“愚叔排行第三,名讳应元,续弦孔氏无子,因而又娶一妾。”说到“一妾”二字,就哽咽说不出。杜伏威问道:“叔叔为何不说了,如此发悲?”杜应元摇手道:“不要提起,慢慢地与贤侄说。”当日酒散,打点杜伏威在耳房安歇。杜伏威心下暗想:“三叔因甚说及妾字,便哽咽不言,必有缘故了。”一夜睡不着。

次早杜应元分付家憧来福,伏侍杜伏威到各房族探望,拜认宗枝。杜伏威路上问来福道:“三爹眉头不展,面带忧容,昨日说及娶妾二字,咽塞不言,莫非婶婶不容么?还是因甚烦恼?你必知道。”来福笑道:“大叔不问,小人也不敢说。主母十分贤德,并没妒忌之心。家主不为别的烦恼,说将来连大叔也好笑哩。”杜伏威道:“为甚好笑?你且说来。”来福道:“家主平日在家无事,和一班儿朋友们闲耍,或是围棋双陆,或是饮酒笑谈。家主的围棋甚高,本地能对敌者甚少。与人赌赛,十有九胜。前岁娶一位姨娘,名唤胜金姐,甚是袅娜,又且勤谨,家主极是得意的。目下遇了一个晦气星,是巷口桑参将的公子桑嘉,诨号叫做皮筋。家主与他围棋,赢了他些银两,兼有些古董。那厮气忿不过,不知何处寻了一个游方道人,棋高无敌。桑皮筋领了来,与家主对弈数局,不分胜负。次日来接家主到他家饮酒,酒醉之后,又与那道人围棋相赌,家主一夜就输却数百余金,这也罢了。谁想醉后兴狂竞气,桑皮筋出一妾,家主也出一妾,写定文契,胜者得人。两下忿气相持,家主依然输了。那厮款住家主,不放回家,雇轿来诈说家主中风,接胜金姐快去伏侍。主母惊慌,欲待自往,无人看管家财,忙着胜金姐上轿去看。只见那厮家内喧哄说道:‘你家主人赌棋立约,将你输与我衙内了。’不由分说,将胜金姐推入内室。这正是:酒醉打杀人,醒来悔不得。白白地将一位美妾送与人了。家主无奈,吞声忍气,含泪而回。欲要告理,叵耐那厮财势滔天,又是赌输的,明明写开了,不敢和他争执。欲待罢了,心中不舍。况胜金姐不服那厮使唤,几次悬梁自刎,被人知觉救醒。那人恼恨,将他幽囚别室。邻人传说与家主知道,家主心如刀割,告诉人也无益,因此悲伤不乐。”杜伏威听罢,拍手笑道:“三叔何不早与我说?恁地小小事情,有何难处!管取人财两得。”来福惊道:“大叔果能如此么?”杜伏威道:“谎你作甚?看我替三叔出气。”

两个一面说,一面走。探望已毕,依旧回家。进得前厅,来福飞也似奔入内室。杜应元夫妻二人,坐在房中纳闷,见来福喘吁吁地走来,齐问道:“你伏侍大叔各家探望,俱得见么?”来福道:“俱见了。小人路上闲话,将爷博奔的事告诉大叔,大叔笑道:‘三叔怎不早言?这等小事,何必耽忧,管教人财两得。’故小人急来禀知。”杜应元怒道:“这多嘴奴才,又来生事!”孔氏道:“我看伏威侄儿,相貌非凡,既然口出大言,或者有些技能,也未可知。不如请他来商议。”杜应元点头,即叫来福请杜伏威入房里坐定,妈妈将前事又说一遍。伏威笑道:“请叔父婶娘开怀,不必忧烦。侄几略施小技,管取破镜重圆,落花再续。”杜应元道:“贤侄有何妙技?说了好教愚叔放心。”伏威道:“若说别的技术,小侄不敢自负,若说围棋二字,颇有些精妙入神的着数。依小侄愚见,只须如此如此。”杜应元夫妻心下虽是欢喜,还有些半信半疑。孔氏取过模枰,令叔侄暂试一局看。二人对弈,杜应元输了,直饶至六子。杜应元大悦,当日就写下两个柬帖,着家憧往桑衙接桑皮筋及道人二人次日小酌。桑皮筋接了帖子,和道人商议道:“这杜老儿杀得心胆皆寒,不敢出头,怎地今日又来请我们酌酒?”道人道:“有甚事故!这老头儿今日必摆布得些财物,又思复帐了。贫道和公子再去赢他些钱钞,教这老儿梦中也怕。”桑皮筋拍着手笑道:“师父说得妙!”摩拳擦掌,巴不得天晚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