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十八回 梁武帝愎谏纳降 虞天敏感妻死节

[ 清溪道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诗曰:

忠言逆耳拂君机,暗里藏奸国祥移。
纳土降书初上献,渔阳鼙鼓即相欺。
旌旗蔽野飞禽绝,杀气横空烟树迷。
抗守孤城弓矢竭,虞公大节感贤妻。

话说林澹然北郊游玩,偶于花园内遇一故人,对苗知硕道:“这人来得跷蹊,俺们偏坐着不动,看他如何施展。”知硕道:“弟子也看这人不得。”林澹然故意眼观他处,只不动身。那汉走近石凳边,见林澹然等三人端坐不动,发怒道:“官长至此,谁不回避?汝两个腌臢秃驴,恁般大胆,兀自坐着不动。”林澹然道:“你这官人,好生多事,俺们出家人云游至此花园一乐,与汝有何干涉,要回避你?甚不知趣。”那汉愈恼,喝家憧:“打这秃厮。你还敢光着一双贼眼看我,决是不良之辈,挖出他这一双眼珠。”家憧正要动手,林澹然笑道:“且住,有话讲。俺出家人遨游四海,那一个英雄豪杰、贵戚朝绅,不钦敬俺来?谁似你这厮油嘴花子,反来呼喝人。”那汉大怒,喝教跟随人:“与我痛打这秃贼一顿,锁了去。”家憧向前来打,被林澹然双手架住。一个赶入来的,澹然飞起右脚踢中肩窝,倒在地上。又一个撞近身来,澹然将左手一点,翻触斗又跌倒了,其余人役不敢向前。那汉亲自动手,伸拳攘臂,赶近前来,提拳便打。苗知硕见了,正要放对,林澹然呵呵大笑道:“侯大哥不须如此。你记得当初在太原高丞相府中相聚时么?”那汉听了,即忙住手,将林澹然仔细再看,拍手道:“足下莫非是林参爷么?”林澹然道:“小僧便是,大哥久违颜范了。”

那汉不是别人,乃高欢部下一员大将,姓侯名景。自幼习文,屡因不第,弃文就武,投于高欢麾下为谋士,最是贪婪凶暴,诡谲多谋。习学得一身好武艺,屡立功勋,高欢用他为帐前管粮大使、奋威将军。因思林澹然英勇出众,每每虚心交结。林澹然见侯景心术不端,惟是面交而已。侯景自从林澹然避难离魏之后,用钱贿赂朝中臣宰,不数年升为尚书左仆射、南道行台总督大将军,与高欢品职上差一级,甚有权势。以前高欢在朝时,侯景畏其材智,不敢妄行。当时高欢已死,无人制御,纵意横行,位兼将相,势倾朝野。高澄袭父之职,名行素亏,又且短于材略,欺侯景是他父亲部下出身,屡屡侮慢侯景。侯景又恃官高爵大,不以高澄为意,因此有隙,两下结怨,不愿同朝。侯景贿嘱近臣蒋旌在魏主面前赞襄,奉旨差往河南镇守,掌握兵权,以观内变。当日便道赴任,却遇清明令节,乃稳住人马,独与家憧辈郊外寻春取乐,偶至花园,遇着林澹然。此时候景炎炎之势,把谁人放在心上?况酒后糊涂,林澹然又做了僧家,将言语激恼着他,怎生认得?因澹然说出旧交,方省得是林时茂,不胜之喜,笑道:“林大哥许久不会,竟不相认了。别后心常感念,今得相会,实出偶然。向闻大哥云游梁国,何幸又得在此?”林澹然道:“一言难尽,从容细诉衷曲。久仰足下执掌兵权,名重东魏,今日为何闲暇,到此游玩?”侯景道:“小弟之事,亦容细剖。大哥如今宝刹在于何处?”林澹然道:“贫僧不居寺院,亦非庵庙,暂栖止在本县城南张太公庄上。因见景物撩人,故往郊外踏青遣兴,幸会吾兄。”侯景道:“既然大哥寓处不远,小弟毕竟要到贵庄奉谒。”林澹然不好推辞,答道:“尊驾枉顾,蓬荜生辉。”二人携手而行,同到庄上来。后面知硕、佛儿家憧等众,牵马随入庄里。

林澹然侯景重复叙礼,办斋款待。侯景问及林澹然到梁朝出家事,林澹然将妙相寺为副住持,因钟守净贪淫忤谏,反生谗害,逃难至张太公庄上情由,细说一遍。侯景叹息不已。林澹然问道:“目今高丞相辞世,公子高澄比乃尊德政何如?”侯景摇头道:“大哥不要提起高澄那厮,说起来令人切齿。他那已往的奸淫恶迹,大哥尽知,自从高丞相捐馆之后,无人拘束,纵意妄行,把父亲向日赶逐去的无赖棍徒,依旧招集部下,放僻邪侈,无所不为。有一个奸险膳奴,姓兰名京,原是衡州刺史兰起之子,高澄待为心腹,生杀于夺之权,皆出其手。其弟高洋,屡屡劝谏不听。目今招军买马,积草屯粮,其意要篡魏以图大业,只畏小弟一人,不敢轻发。况兼宰辅、台谏,各为身谋,朝廷大事,悉委高澄。见弟掌兵,心怀妒忌,暗暗劝主上削去小弟兵权。小弟谅来终须有祸,故此暗用贿赂,谋差出外,镇守河南,离却此人,以图后举。高澄这厮,度量浅狭,我虽出镇外延,料他不久必然生情害我。小弟渴欲请教,不知大哥踪迹何在。今日偶尔相逢,实乃天赐其便。今者梁武帝朝政何如?臣宰才能比东魏何如?”林澹然道:“梁、魏之政,兄弟也。当时武帝初登大宝,励精图治,恩威兼著。朝中文武,各展其材,甚有可观。自天监已来,皈依释教,长斋断荤,布衣蔬食,刑法太宽。文臣武将,俱从佛教。小人日亲,君子日远,四方变故渐生,据险为乱者,难以屈指。况兼岁歉国虚,民不聊生,梁国不日为他人所有矣。”

侯景听了,拍手大笑不止。林澹然心里暗想:“梁朝无道,此人鼓掌而笑,决非好意。”就问道:“足下闻武帝政乱而喜何也?”侯景四顾无人,低言道:“小弟有一桩大事,存心久矣,因无机会,不敢妄行。今闻大哥谈及梁主酷信佛教,变乱日生,谅此事只在反掌间,故不觉喜形于色。弟之出镇河南,本欲据地叛东魏以归梁国,只虑武帝拒而不纳,故一向犹豫。今闻梁主可以蒙蔽,正合我进身之机会。我魏主宠用高澄,不日必有内祸。小弟别兄而去,即差使献土降梁,以图大事。事成之后,发兵灭魏,剿除高澄,然后迎请大哥同享富贵,岂不美哉!”林澹然道:“足下此计虽妙,只是背主降仇,非大丈夫之所为也。既与高澄不和,不若弃职归山,守田园之乐,恰养天年,清名垂于不朽。何必驱驰名利之场,以为不忠不孝之人也?”侯景道:“大哥不知,当今之世,顾不得名节,说不起忠孝。桓温道得好:‘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,亦当遗臭万年。’若是胶柱鼓瑟,眼见得家破身亡。”林澹然暗想,这人平素奸巧,劝之无益,就随口道:“足下才猷素著,德誉日隆,况能驾驭群雄,保安黎庶,何虑大事不就?但俺与兄间别多年,今幸一会,只且开怀畅饮,重聚旧情,不可言及世务,以混高兴。”侯景笑道:“大哥见教甚妙。且尽今宵之乐,另日求教。”二人说罢,称觥举爵,吃得酩酊,当夜就留侯景在庄宿了。次日侯景吃了早膳,辞别林澹然之任,早已车马骈集。澹然送出应外,侯景附耳道:“小弟昨晚所言之事,只可你知我知,切莫轻泄于外。”林澹然点头道:“不必叮嘱,后会有期,再得请教。”二人分袂而别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