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六 武帝纪第六

[ 班固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孝武皇帝,景帝中子也,母曰王美人。年四岁立为胶东王。七岁为皇太子,母为皇后。十六岁,后三年正月,景帝崩。甲子,太子即皇帝位,尊皇太后窦氏曰太皇太后,皇后曰皇太后。三月,封皇太后同母弟田分、胜皆为列侯。

建元元年冬十月,诏丞相、御史、列侯、中二千石、二千石、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。丞相绾奏:“所举贤良,或治申、商、韩非、苏秦、张仪之言,乱国政,请皆罢。”奏可。

春二月,赦天下。赐民爵一级。年八十复二算,九十复甲卒。行三铢钱。

夏四月己已,诏曰:“古之立孝,乡里以齿,朝廷以爵,扶世导民,莫善于德。然即于乡里先耆艾,奉高年,古之道也。今天下孝子、顺孙愿自竭尽以承其亲,外迫公事,内乏资财,是以孝心阙焉,朕甚哀之。民年九十以上,已有受鬻法,为复子若孙,令得身帅妻妾遂其供养之事。”

五月,诏曰:“河海润千里。其令祠官修山川之祠,为岁事,曲加礼。”

赦吴、楚七国帑输在官者。

秋七月,诏曰:“卫士转置送迎二万人,其省万人。罢苑马,以赐贫民。”

议立明堂。遣使者安车蒲轮,束帛加璧,征鲁申公。

二年冬十月,御史大夫赵绾坐请毋奏事太皇太后,及郎中令王臧皆下狱,自杀。丞相婴、太尉分免。

春二月丙戌朔,日有蚀之。

夏四月戊申,有如日夜出。

初置茂陵邑。

三年春,河水溢于平原,大饥,人相食。

赐徙茂陵者户钱二十万,田二顷。初作便门桥。

秋七月,有星孛于西北。

济川王明坐杀太傅、中傅废迁防陵。

闽越围东瓯,东瓯告急。遣中大夫严助持节发会稽兵,浮海救之。未至,闽越走,兵还。

九月丙子晦,日有蚀之。

四年夏,有风赤如血。六月,旱。秋九月,有星孛于东北。

五年春,罢三铢钱,行半两钱。

置《五经》博士。

夏四月,平原君薨。

五月,大蝗。

秋八月,广川王越、清河王乘皆薨。

六年春二月乙未,辽东高庙灾。

夏四月壬子,高园便殿火。上素服五日。

五月丁亥,太皇太后崩。

秋八月,有星孛于东方,长竟天。

闽越王郢攻南越。遣大行王恢将兵出豫章、大司农韩安国出会稽击之,未至,越人杀郢降,兵还。

元光元年冬十一月,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。

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屯云中,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屯雁门,六月罢。

夏四月,赦天下,赐民长子爵一级。复七国宗室前绝属者。

五月,诏贤良曰:“朕闻昔在唐、虞,画像而民不犯,日月所烛,莫不率俾。周之成、康,刑错不用,德及鸟兽,教通四海,海外肃慎,北发渠搜,氐羌徠服;星辰不孛,日月不蚀,山陵不崩,川谷不塞;麟、凤在郊薮,河、洛出图书。呜乎,何施而臻此与!今朕获奉宗庙,夙兴以求,夜寐以思,若涉渊水,未知所济。猗与伟与!何行而可以章先帝之洪业休德,上参尧、舜,下配三王!朕之不敏,不能远德,此子大夫之所睹闻也,贤良明于古今王事之体,受策察问,咸以书对,著之于篇,朕亲览焉。”于是董仲舒、公孙弘等出焉。

秋七月癸未,日有蚀之。

二年冬十月,行幸雍,祠五畤。

春,诏问公卿曰:“朕饰子女以配单于,金币文绣赂之甚厚,单于待命加曼,侵盗亡已。边境被害,朕甚闵之。今欲举兵攻之,何如?”大行王恢建议宜击。

夏六月,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,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,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,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,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,将三十万众屯马邑谷中,诱致单于,欲袭击之。单于入塞,觉之,走出。六月,军罢。将军王恢坐首谋不进,下狱死。

秋九月,令民大酺五日。

三年春,河水徙,从顿丘东南流入勃海。

夏五月,封高祖功臣五人后为列侯。

河水决濮阳,泛郡十六。发卒十万救决河。起龙渊宫。

四年冬,魏其侯窦婴有罪,弃市。

春三月乙卯,丞相蚡薨。

夏四月,陨霜杀草。五月,地震。赦天下。

五年春正月,河间王德薨。

夏,发巴、蜀治南夷道。又发卒万人治雁门阻险。

秋七月,大风拔木。

乙巳,皇后陈氏废。捕为巫蛊者,皆枭首。

八月,螟。

征吏民有明当时之务、习先圣之术者,县次续食,令与计偕。

六年冬,初算商车。

春,穿漕渠通渭。

匈奴入上谷,杀略吏民。遣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,骑将军公孙敖出代,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,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。青至龙城,获首虏七百级。广、敖失师而还。诏曰:“夷狄无义,所从来久。间者匈奴数寇边境,故遣将抚师。古者治兵振旅,因遭虏之方入,将吏新会,上下未辑。代郡将军敖、雁门将军广所任不肖,校尉又背义妄行,弃军而北,少吏犯禁。用兵之法:不勤不教,将率之过也;教令宣明,不能尽力,士卒之罪也。将军已下廷尉,使理正之,而又加法于士卒,二者并行,非仁圣之心。朕闵众庶陷害,欲刷耻改行,复奉正义,厥路亡繇。其赦雁门、代郡军士不循法者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十二月,丞相青翟下狱死
其辜哉。未知乃帝王权术也。
这哥们儿有点儿“浮夸”   其二
武帝时期,废了一个皇后,又逼死了一个皇后。哎,不得不感叹,伴君如伴虎哪!
对了,为什么说他“浮夸”呢?这位哥们儿特喜欢“登泰山,祠五畤”。这本来没什么的,帝王嘛,邀功很正常。只是,每次都说那么一大堆,表面上是自谦或是自责,可实际呢?反正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是越看越不自然,越看越觉得他好假!估计这就是“文过饰非”的缘故吧
这哥们儿有点儿“浮夸”     其一
说起来,打小就对这位皇帝有些熟悉的,《大汉天子》是哪一年上映的已经记不得了(黄晓明饰演的那个版本)。结合以往学习的历史知识,知道的关于这位皇帝的事迹大致如下:(1)平定北方匈奴战乱;(2)制定太初历(从那之后,一年便是12个月了);(3)颁布“推恩令“(至于这到底是啥意思,我还真是不大清楚。
《武帝纪》粗略的看了一遍,却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满意。总而言之,看到后面,越来越觉得这哥们儿有点儿假,或者是“浮夸“。
武帝在位54年,这在历史上也算是不多见的了。足足半个多世纪呢!于是乎,那些天灾、人祸什么的,便通通来溜达了一圈儿。水灾、旱情、蝗祸、饥荒以及各种内乱外加边境问题。说天灾没法子避免,可以理解;内部骚乱那也还说得过去;只是很困惑,干啥跟那匈奴打得火热?文景之时,不也和睦融洽的么?那和亲政策,武帝不也坚持着么?真是,欺负这哥们儿年轻气盛,没有经验是不?汉至武帝时,也算上国力比较昌盛了!又加上武帝心高气傲、满腔热血,大有一平匈奴之势!因此,那边儿的要来惹,这边儿的又敢上;这两方的交火便都成了大手笔。精兵加强将哪!
he.cheng最近回复:“周礼规定,诸侯王的世袭必须只能由嫡长子来继承;推恩令规定,诸侯王的世袭可以由多个儿子来分割继承,但封地不变。推恩令推行后,再大的诸侯国用不了几十年就会被拆分成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,这样诸侯王对中央政府的 …”
匈奴入雁门,杀略数百人。遣卫尉张骞、郎中令李广皆出右北平。广杀匈奴三千余人,尽亡其军四千人,独身脱还,及公孙敖、张骞皆后期,当斩,赎为庶人。
咦?是说 李广的部队歼敌3000余人,但是代价却是全军覆没;于是他便只身回朝?而张骞、公孙敖因为时期,本当斩,可是最终还是放了他们一马,则贬为庶人?
朕嘉唐、虞而乐殷、周,据旧以鉴新。
话说,武帝已经多次提到 三皇五帝了。恩,志向远大,欲与三皇五帝相比美
夫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;三人并行,厥有我师。
这句不多说。只是自己特别喜欢这句罢了。
有司奏议曰:“古者,诸候贡士,壹适谓之好德,再适谓之贤贤,三适谓之有功,乃加九锡;不贡士,壹则黜爵,再则黜地,三而黜,爵、地毕矣。夫附下罔上者死,附上罔下者刑;与闻国政而无益于民者
有功之臣,赏赐随着功劳的增多而增多;那些在其位不谋其政的,真是不好意思,只得革职勿用了呗。

要诚实哪。欺上瞒下的不要来。这叫做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。事儿曝光 了,可有得你受的。
广、敖失师而还。诏曰:“夷狄无义,所从来久。间者匈奴数寇边境,故遣将抚师。古者治兵振旅,因遭虏之方入,将吏新会,上下未辑。代郡将军敖、雁门将军广所任不肖,校尉又背义妄行,弃军而北,
师古曰:“诏言古者出则治兵,入则振旅,素练其众,不(...)戎律。今之出师,因遭寇虏方入为害,而将吏新会,上下未知,故校尉弃军而奔北也。”

照这样说来,公孙敖和李广也没有什么大错的啊!人家大老远的赶来,什么情况都没摸清楚,对整个局势几乎是一片茫然。莫名其妙的就参与战斗,这不就和耗子啃南瓜---无从下口么?

由此想到了《亮剑》里边儿,李云龙攻打赵家峪的那一仗。众多部队参与,可是大多数的部队连是谁发动的战争都不知道;只是一个劲儿的狠打小鬼子。呵,糊涂仗啊~
遣博士中等分循行,谕告所抵,无令重困。吏民有振救饥民免其厄者,具举以闻。今遣博士大等六人分循行天下,存问鳏、寡、废、疾,无以自振业者贷与之。
武帝对于下情上达还是蛮看重的,时常派人下去视察。博士本来是皇帝身边的顾问,只要是参政的。现在多被派下去巡察,问民间的疾苦。多少有些大材小用。皇帝向来是喜欢使用身边的近人的,因为身近容易交流,且他们这些人和政府中人没有太多的瓜葛,利益牵扯少,便于说实话,而且便于皇帝自己控制指挥,隧得宠。所以,武帝喜欢用谒者、郎卫、中人去做事,用博士去巡行天下,也是一个道理。后来,逐渐有了刺史制度,虽然是政府编制,但是一样对直接皇帝负责,是皇帝的耳目。武帝时期,丞相能善终的不多,政事也逐渐掌握在自己手中,中人的尚书开始参与中枢,到了武帝托孤的时候,霍光以大将军领尚书事,独断朝纲。后世也就成为了循例了。
夏六月,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,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,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,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,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,将三十万众屯马邑谷中,诱致单于,欲袭击之。
虽然,春秋战国时期,文武已经开始分职,但是去古不远,出将入相的还是很多。此处将军甚多,但是专职的就李广一个人,其他的都是文官加将军衔出征。后世,虽然武官逐渐增多,都督、节度之名渐多,但是作为统帅的,多还是文职。军权是附属于文职的。明清,总督巡抚,也是民政为第一,征抚为第二。其一,说明了皇帝对于职业军人的敏感;其二,也说明军事只能是政治的一部分和延续,没有纯的军事问题,军事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的一个方面。作为文职而出任军职的都是属于统帅指挥层的,这也说明了文指挥的武是不容置疑的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