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二四回 襄阳王被捉身死 万岁爷降旨封官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潼关这边,连伤四将,全是现任职官。总镇一看这番光景,也觉招架不住,打算亲自出马。这边站殿将军,拉棍跑将出去。那边是雷英出阵。一个是在马上,一个是在步下,韩天锦用尽平生之力,大山压顶往下一砸,雷英用刀横着往上一迎,他如何架得住天锦这一棍?二臂一软,连刀杆子带棍,往下一砸,砸了个脑浆迸裂。总镇见了,十分欢喜,吩咐一声催军,画鼓乱敲,以振军威。韩天锦也不懂得那些事情,仍然拉着棍,在那里乱骂。雷英这一废命,襄阳王很觉着有气,伤了他一员大将,又问哪位出马?仍是金鞭将盛子川催马向前。他见雷英被这厮一棍打死,算计主意,逢强智取,遇弱活擒。自己一催马,韩天锦举棍就打,盛子川用膝盖一夹马肚,那马斜着一抢上垂首,韩天锦这棍空磕,力气使的太大,当一声,砸在地上,往前一栽,盛子川一翻背,用鞭对着韩天锦打将下来。不料韩天锦一棍打空,也是在气恼之间,用右手一扫,吧一声,正抡在那马后胯之上,盛子川的鞭,刚一粘背脊,他就从马后摔下去了。韩天锦一翻身,叭一棍,将他砸的骨断筋折。这边是仍催打军鼓。那边三手将曹德玉带马出阵,韩天锦是个浑人,想出一个浑招数来,马还未到,单手用棍,向着马腿就是一棍。曹德玉拍马向前,还未能近身,刚要带马斜着一跑,竟然躲闪不开,“咔嚓”一声,马的前腿已折,曹德玉早就甩蹬蹿下马来,不敢交战,往回里就跑,被韩天锦追上,一棍打死。总镇一声令下,鸣金收兵。韩天锦还算懂得,拉棍回身就跑,刚一回队,也不会说什么,就奔于奢那里。鲁士杰也赶过来,说:“大小子,你连杀了他们几个?”韩天锦说:“杀了三个。”忽见那边红门旗往两旁一闪,咕咚一声炮响,闪出一员大将。钟雄说:“哪位将军出马?”言还未尽,韩天锦拉着棍,又跑出去了,他本是大浑小子,打算是出去就赢哪,可巧正遇见敌手了。

原来,宁夏国的曹雷见王爷这里连输了三阵,他拍马冲上阵来,见又是韩天锦出阵。天锦见这个人,如若跳下马来,也有一丈开外身躯,金盔金甲,烈焰袍,狮蛮带,绣花战靴,面如赤炭,红眉金眼,双插雉尾,翎飘一对狐球,跨下一匹胭脂马,鞍韂鲜明,合着一对八楞紫金锤,勒马带锤,临场讨战。韩天锦一到,曹雷说:“来将通名。”韩天锦答言:“我叫爷爷。”曹雷说:“匹夫满口乱道!”韩天锦举棍就打。曹雷使双锤,用尽平生之力,往外一架,就听“当啷”一听,韩天锦撒手扔棍,震的虎口疼痛,往后退出好几步去。曹雷锤沉力猛,要不是马快,韩天锦性命休矣。曹雷得手旋转马来一瞧,天锦早就败下阵去,并不追赶,复又叫阵。钟雄问:“哪位出马?”神刀手黄寿拍马向前。二人见面,通了名姓,神刀手黄寿把刀就剁。曹雷用单锤一挂,“当啷”一声,撒手扔刀,二马一错,曹雷把右手锤往左肋下一夹,伸右手把神刀手黄寿从马上抓将下来,往地下一摔。喽兵过来,将他捆上。仍又过来讨战。这边花刀杨泰出马,二人交手。杨泰使的是青龙僵月刀,刚往上一递,他也是照样,右手锤往外一挂,花刀杨泰不能抵挡,撒手扔刀,又被他提过去,往地上一摔。喽兵捆起来,搭往那里去了。复又叫战,铁刀大都督贺昆、云里手穆顺,一个在马上,一个步下,二人一齐出阵,马上的是一口阖扇板门大砍刀,一个是一口单刀,穆顺跟着贺昆马后,心想着要暗算敌人,马临切近,早就看见贺昆刀对着曹雷顶门就剁。曹雷用左手锤一挂,右手锤往下一砸,贺昆用刀一架,擎受不住,撒手丢刀,眼看着锤落下来了,一着急滚鞍落马。叭的一声,将那马砸的骨断筋折,丧在疆场,贺昆爬起来要跑,刚一起来,被曹雷手下削刀手擒住。穆顺往起一蹿有一丈多高,手中刀往下就剁。曹雷把左手锤往鞍鞒上一挂,右手锤往外一磕,当啷一声,把穆顺的刀磕飞。曹雷一探身躯,伸手就把穆顺的腰带抓住,往上一提,横担在马鞍鞒上,旋马便回,要到襄阳王前去报功。金铛无敌大将军于奢,拉着铛出来,大叫:“叛贼休走!于将军爷到了。”曹雷回头一看,一撒手把穆顺往地上一摔,叫人绑起来,一旋马,与于奢碰在一处。见于奢身高一丈开外,黄袍黄脸,手提雁翅铛。不容分说,往上就递。曹雷不慌不忙,用锤一挂,当的一声,将铛磕开,用那锤一指说:“黄脸大汉,你要归降我王爷千岁,不愁封侯之位,”于奢说:“放你娘的屁!王爷也没有我将军大。”曹雷问:“你是什么将军?”于奢说:“我乃站殿将军于奢是也,我若归降你也使得,与你借宗东西。”曹雷问:“借什么东西?”于奢说:“把你脑袋借给我。”曹雷一听,气往上一冲,撒马抡锤。于奢用雁翅铛对着他胸膛一扎,曹雷用左手锤往外一推,贴着铛杆,右手锤对住铛杆往上一捞,就听当啷一声,将铛头砸弯回来了。于奢出世以来,没吃过这样苦头,把两只手虎口震裂,前手实拿不住铛杆,就剩一只手,拉着铛往回里就跑,那铛就像耙子一般,把地耙了两道大沟。曹雷又见那边出来一骑马,上面一个小孩子,有十五六岁,穿着一身红衣裳,拿着一对镔铁轧油锤,说:“我杀你来了!”用单锤往下一砸。曹雷倒不忍伤害于他,心想着用单锤一带,将他带下马去。焉知晓两锤一碰,颇觉沉重,刚刚的挂开顶门,就碰了自己的肩头一下。紧跟着那柄锤打下来了,小爷用了个十分力,曹雷用平生之力,锤碰锤,往外一磕,当啷一声,并没磕动,锤到顶门,往下一落,叭嚓一声,把曹雷砸了个脑浆迸裂,栽下马来。小爷说:“杀了一个,还有谁来?”就见右哨,黑八卦旗一分,轰隆一声炮响,出来了一个黑老道,黑衣服黑马,黑头发盖着黑脸,身后背定宝剑,头挽道冠,手中抱定黑旗子、马临切近,一抖黑旗子,小爷落马。那边王鍄撒马而出,迎面先就是一枪,老道一闲身,一抖黑旗子,王鍄落马。又出来两个步下的,谢忠、谢勇刚要施展暗器,被老道一抖黑旗子,二人栽倒在地。谢宽又出阵,老道一抖黑旗子,也躺下了。忽然起一阵大风,襄阳王鸣金收兵。钟雄这里,也撤队回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