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一七回 玉仙投宿大家动手 员外留客率众交锋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玉仙来在苗家镇借宿。出来两位老者,全是鸭尾巾,一个是古铜色大氅,一个是宝蓝大氅,都有六十多岁,出得门来上下一打量玉仙,说:“相公要在我们这里借宿,有的是房屋,请进来罢。”玉仙说:“今日天气已晚,在二位老人家这里借宿一宵,明日早行,必有重谢。”老者道:“行路之人,赶不上站道乃是常理,何必言谢。”玉仙见面时,先打一恭,这又施了一礼,说:“二位老爷贵姓?”回答说:“小老儿叫苗天雨。”那个老者说:“小老儿姓王,叫王忠。”玉仙进了大门,往西一拐,四扇屏风,一排南房,没进垂花门,南房就是书房,把玉仙让将进去。玉仙见此光景,虽是山谷之人,屋中排列些古董玩器,倒也幽雅清静。让坐献茶,苗员外问:“这位相公贵姓?”玉仙说:“小可复姓东方,单名一个玉字。”苗员外问道:“听相公讲话,不像此地人氏。”玉仙说:“我乃南阳府人氏。”苗员外说:“相公意欲何往?”玉仙说:“投奔汝宁府。”苗员外一笑,说:“看尊公这般人物,怎么从山上下来?莫不是与王寨主同伙不成?”玉仙说:“实不相瞒,我乃安善良民,被他们掳我上山,我执意不从,偷跑下来。行至此处,天已不早,故此在老员外这里借宿,还怕他们追赶于我哪。”员外说:“相公但请宽心,我看你也不像山上王寨主的样儿,他们要追赶下来,全有我一力承当。打量东方相公未曾用饭么?”玉仙说:“我从山上下来,焉有用饭之所,求员外赏我一碗水喝,足感大德。”员外说:“这有何难。”吩咐一声看茶,然后备酒。玉仙说:“讨杯茶吃,我就感激不尽,如何还敢讨酒?”苗员外说:“相公何必太谦。”将酒摆上,两个老者陪着他吃酒,轮杯换盏,两个老者不住的打量玉仙。总见她说话动作有些坤派。把玉仙瞧的也觉发毛,仍然还是说话。少刻苗员外告辞出去,不多时复又进来。少时复有家人到门口探望,一个来一个去,瞧的玉仙愈觉发毛。心中忖度,是这两位老者看出破绽来了?若要被他们看出女扮男装,可要大大的不便,自己总得多加小心方好,如此一想,酒也不敢往下多喝了。吃毕饭,苗员外叫家人预备被盖。天有二鼓,员外说:“请相公安歇睡觉罢,今天也是一路的劳乏,咱们明天再谈。”玉仙说:“二位老人家,也请安歇去罢。”二位老者出去。玉仙一想,他们却打量于我,倘若措手不及,那还了得,不如自己用些个防备才好。正在思想之时,忽见窗棂之外,有人把窗棂纸挖了一个窟窿。玉仙问:“外面是什么人?”有人答言说:“是我们。”玉仙又问:“你们是谁?”外面说:“本宅中的女眷。”玉仙也就不敢往下问了,只好将灯烛吹灭了,慢慢的就更换了衣襟,仍然换了女装,把链子槊掖好,绢帕罩住乌云,把刀放在床榻之上,盘膝而坐。就听院内来往之人不断,出入之人俱都打着灯火。忽然又听到苗员外出来问:“门户关好了没有?”家人答应说:“俱都关好了。”又见苗员外把书房帘儿一启,用灯往屋中一照,说:“相公睡熟了没有?”玉仙一着急,把被子往身上一拉,假装躺下,一语不发。苗员外说:“既然相公睡熟,我也不便惊动了。”抽身回去。玉仙以为苗员外未能看见,心中想道:这个人总是好人。正在盘算事情之时,忽听外边一阵大乱,有男女的声音,说:“东方玉仙,你好大胆子,如今偷了开封府的印信,你往哪里逃走?”玉仙一闻此言,吃一大惊,提着刀蹿下床来,把帘子一掀,说:“闪开了!”“磕嚓”一声响亮,先把桌子扔将出去,自己也就随着桌子,蹿在院内。见头一个是苗天雨,挽着胡子,短打扮,手中提着一杆长银枪。第二个是王忠,也是挽着胡子,短打扮,手中提着一杆花枪。有两个姑娘,每人一口单刀,还有四十余岁的一个妇人,手内也是一口单刀。你道这些人是谁?全是本宅的亲眷,阎英云与郑素花。

这日郑素花上阎英云家中,就听见姑母说,英云许配了徐良。正对着阎正芳没在家,与朝天岭打仗,二位姑娘议论,要与山贼前去交手。阎正芳带回信去,不叫她们前来,随后就是阎齐家去,到家中见着姐姐、老娘和素花姐姐,就一提朝天岭的事情,连蒋四爷怎么拿住山上两个人,怎么破滚龙挡,两次探朝天岭,怎么得印是假的,李珍、阮成两个被捉,君山打败仗,方知他们没死的话说了一回。老太太问:“这印是怎样假法?”阎齐又把金仙、玉仙的事说了一回。说毕,在家不能久待,仍然回庙。二位姑娘把话听在心里,二人一议论,英云假说上舅母家去,瞒哄老太太,把自己应用的东西,俱都带好,同着素花,由家中起身,直奔石佛岭,就到了郑素花家中。也是一个小山村,有几十户人家,叫郑家村,树木甚多。英云见了舅母行礼,前文表过,又是舅母,又是老师。素花见了母亲行礼。王氏说:“我正放心不下,朝天岭开兵打仗,道路荒荒,你姑母那里,事情怎么样?”素花就把姑父母那里的事情细说了一遍,要同着英云到后山上杀贼去。说:“他们定于初五日开兵打仗,我们到后山上,杀他们个首尾不能相顾,此时特来告诉母亲。”原来走在路上,姊妹二人早就把这个主意商议好了。王氏一听,说:“那可不行,去不得的。”二位姑娘一定要走,王氏拦自己姑娘可以,这个英云又明知道她的性傲,纵然当面把她拦下,她也一定要偷着去,更是反为不美。王氏无奈,问:“素花,你们要上朝天岭,你姑母知道不知道哪?”二位姑娘本是定妥的主意,瞒哄王氏,故此才说:“这还是我姑母叫我们二人去的呢!”王氏总是放心不下,说:“我同你们去。”又问:“你们从后山上去,投奔哪里?”二位姑娘异口同音说:“奔苗家镇。”一个说找二姑母去,一个说找二姑姨母去。王氏说:“你们胆量实在不小哇!”叫素花:“去,把你三外祖寻来。”不多一时,就把王忠寻到。此人保镖为生,外号人称叫飞天豹子,保镖时,镖旗插出去,上面画着一个飞豹,扎撒两个翅膀,是汝宁府五路总镖头,皆因如今上了年岁,有人请也不出去了。又无儿无女,就是孤身一人,王氏这一身本领,全是此人所传。如今请到家中,大家相见,一问什么事情,王氏本来是请他看家,王忠放心不下,要同着她们一路前往。王氏抬掇了应用的东西,包了两个包裹,将门倒锁,托邻居照应。王忠到家中提了一枝花枪,把她们的包裹,穿在花枪之上,与她们担着,还带着些干粮。他走的这道路,不是大路,尽穿山路而走,晚间住宿,就是投山村借宿。走了一天半的光景,就到了苗家镇。这飞天豹子与苗天雨,论亲戚还算长着一辈,奈因先前是盟兄弟,不以亲戚论,仍论他们把兄弟。到家中,苗天雨迎接出来,一见二位姑娘,又见王氏与大盟兄,倒很觉欢喜,让至里面,女眷归到后边,见了郑氏老太太行礼。老太太见着侄女、甥女,爱如珍宝一般,皆因这位老太太无儿无女,直不知怎么亲爱才好。凡是女眷,遇见娘家的人最亲,有句常言:人活九十九,预备娘家作后手。叫二位姑娘挨着她一坐,问她们的来历。苗老太太一听,吓的浑身乱抖,说:“孩子,你们别上山去。冲锋打仗,那是男子所为,非你们姑娘所办之事。”皆因这位老太太不会武艺,故此胆小。正说话之间,苗天雨同王忠进来,也就问了姑娘一番。苗天雨拦阻二位姑娘说:“不到我家中来,我就不管了,要由我家中上山与贼交战,倘若有险,我担架不住。你们要杀他个措手不及,可也使得,有我们两个老头子上山,足可以胜得了他们。”二位姑娘听见,就有些不愿意,旁边有王氏说着,无奈之何,二位小姐对使了个眼色,也不用商量,不约而同,等着初四日晚间,偷跑上山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