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一六回 钟雄下战书打仗 臧能藏春酒配成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钟雄问明白了朝天岭山中的道路,把三个喽兵押在后船之上,又与蒋四爷低声说了一个主意,然后蒋四爷告辞,就把于奢、于义留在君山的船上。仍用小船,把南侠、蒋平渡在西岸,暂且不表。单说钟雄叫人预备文房四宝,写了战书,次日叫无鳞鳌蒋雄驾小船送往朝天岭,仍到竹门之外,叫那里喽兵接书,仍然用箭绑上战书,射将进去,说我们立候回音。喽兵说:“此书须呈与我们大寨主知晓,此处来回,有八十里路之遥,你们先回去,在你们寨中听信去罢。”蒋雄真就拨转船头回来,面见钟雄交令,他把他们那边的言语说了一遍,钟雄一摆手,蒋雄退去。  

且说朝天岭王纪先得胜回山,犒赏喽兵,把君山的人没放眼内,仍然与王玉商量玉仙的事情。王玉说:“寨主哥哥,此事若要说得她心甘意愿,只怕不行。她仍然要与哥哥要那颗开封府的印哪,她说印倒不要紧,她净思念那个盗印之人。她与纪小泉海誓山盟,不改其志。一定要办此事,非依臧先生主意不可。”王纪先又与臧能议论。臧先生说:“配藏春酒,很容易的,只要派人出去买药。”王纪先问:“但不知配此药需用多少银两?”臧先生说:“当初安乐侯爷配那药,使用四百纹银,如今寨主要配此药有十两足够。”寨主哈哈大笑,说:“若能将酒配得,事成之后,我大大的谢先生。”臧能说:“但愿大寨主随心合意,谢我倒是一件小事。”到了次日,开了一个方子,教喽兵出去买药。喽兵走后,又有喽兵进来报说:“君王来了一封战书,请寨主爷观看。”呈上来,接书放在案桌之上,叫臧能一念,上写着:“字奉朝天岭大寨主得知:昨日两军阵前,小可苦苦相劝寨主弃暗投明,谁想你不纳忠言,定要决一胜负。皆因天气已晚,两下里杀了个平平。寨主若肯率兵归降,实乃众生灵的万幸。寨主如系不肯,再要交锋,务必要决一胜负,定于初五日,咱们两下里一赌赛。若能胜我们君山,我情甘意愿将君山水旱八百里让与寨主执掌,若寨主胜不了君山,你便怎样?再说君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是吾钟雄绝无改悔。特修寸纸,立候寨主回音。”王纪先听毕,将案桌一拍,哈哈哈大笑。说:“好钟雄,乃吾手下之败将,还敢出此狂言。烦劳老先生与他写一回书,就在初五日已刻与他对敌。”臧先生连说:“不可!”王纪先问:“什么缘故不可?”臧能说:“兵乃凶器也,最不利疲乏。他是由君山来到此处,喽兵一路,正在劳乏之际,若要容他歇过五日,岂不叫他们锐气养足?但依我愚见,给他回书,明日交战,趁他正在劳乏之际。可以杀他个全军尽灭。”王纪先一闻此言,鼓掌大笑说:“先生真小量之人也。他也是寨主,我也是寨主,他们要正大光明,咱们就得光天化日,不可行那短见之事。再说咱们朝天岭的喽兵,与君山喽兵交手,一可敌十,百能胜千,何用此浅见之事?略一施威,即可以杀他们个全军覆没。我主意已定,先生不必更改,急速写来,写上初五日,我要打了败仗,这朝天岭让与钟雄执掌。”臧能暗暗一声长叹,他就知王纪先是一勇之夫,终久不能成其大事,只得写了回书,叫杨平滚派人送给钟雄。钟雄接进来书之后,暗暗欢喜,说:“贼人,中吾之计也。”遂传密令,调动喽兵,寨主一算,当时正是初二日,等至初五日,一战成功,朝天岭唾手可得。

再说朝天岭王纪先,净思念玉仙的事情,把两下里打仗那个大事,没放在心上,就催着先生配酒。光阴迅速,到了初三晚上,一问臧先生的藏春酒可曾配好。臧能说:“藏春酒,明晨清早可用。无奈一件,寨主可料理后天打仗的事情?明天要请这位东方姑娘吃酒,只要将酒吃下去,晚间就是洞房花烛,后天怎么与他们交锋打仗?依我愚见,等后天得胜回来,作为是庆功的酒宴,再请东方姑娘,也使这位小姐无疑,岂不是两全其美吗?寨主请想此事如何?”王纪先说:“话虽有理,奈我思念玉仙,度日如年,明天先办明天的事,后天再说打仗的事情。”臧先生一闻此言,也是暗暗的叹惜,看出来王纪先这番光景,断断的成不了大事。寨主叫臧先生写请贴,请玉仙于明日午刻赴宴,叫臧先生把请贴写好,交给王玉,立刻去请。王玉拿着贴子,先告诉了金仙,此事就瞒着玉仙一人,除她之外,人人尽知。拿着帖儿,夫妻到了西屋里,玉仙迎接让坐,婆子献茶上来。玉仙问说:“三哥,有什么事情?”王玉把帖子拿出来说:“我大哥明日敬备午酌,请妹妹至大寨吃酒,一者在妹妹前请失印之罪;二则后天定下与君山打仗,聘请妹妹出去相助。”玉仙一怔说:“山中有多少位寨主,俱是能征惯战,况且我有多大的本领?”王玉说:“皆因我大哥久慕妹子之芳名,本领高强,技艺出众,胜如男子。还是聘请你们姊妹二人出去,与君山交手。”玉仙瞧着帖,思想了半天,说:“内中大概准有别的情由罢?”王玉说:“妹子不必多疑,内中并无有别的意思,若有别的意思,我还能不与妹子说明哪!”玉仙说:“既然这样,明日我叨扰大哥就是了。”王玉一听,欢欢喜喜,告退出去。金仙又夸奖了半天大寨主的好处,怎么个好法,怎么忠厚,怎么仁义待人,说了半天,也就退出,归回上房去了。

玉仙心中总是犹疑,这件事情不妥。可巧她屋中这个婆子,有个外号叫张快嘴,问说:“小姐,你怎么愁眉不展,是什么缘故?”玉仙说:“大寨主明日请我吃酒,我总怕他们宴无好宴,会无好会,我总想他们这里必有缘故。”这个婆子实系嘴快,说:“小姐,你还不知道哪?”玉仙说:“我不知什么事情。”张婆子说:“我们这个山寨之上,大寨主要收你做个压寨夫人。”玉仙一听,暗暗忖度,想着王纪先必是这个主意,那你不是枉用机关么!你打算请我喝酒,我酒不过量;你打算动手,你不是我的对手;你打算用花言巧语,我心比铁石还坚。你不是枉用机关么?复又问那婆子:“你怎么知道此事?”婆子说:“有一位臧能先生,他会配一宗藏春酒,这酒喝将下去,无论什么人,迷住本性,能够腾身自就。”玉仙说:“此话当真吗?”婆子说:“我焉敢与小姐撒谎!”玉仙一听此言,气冲两肋,说:“臧能,你欺我太甚!”自己一思想,若真有这样酒,我就难讨公道。婆子说:“此事可别说是我说的,我可担架不住。”玉仙说:“你放心,绝不能把你说将出来。”玉仙自己打定主意:若要一时之间将酒吃下去,那时节悔之晚矣。三十六着,走为上策。主意已定,就问婆子:“这后山,通着什么所在?”婆子说:“这后山,通着汝宁府。可就是不好下去。并且不属咱们山寨管辖。”玉仙说:“有几股道路?”婆子说:“就是一股路,连个岔道也没有。”玉仙想这一走,寻找莲花仙子纪小泉,到京都开封府若能将他救出来,双双远遁他方。主意打好,并不言语,暗暗收拾包裹行囊,把自己应用物件等,都已收拾停妥。天色微明,自己把包裹背在身上,仍然是男子的打扮,往外间屋里一走,见婆子那里睡觉,心中一动:按说婆子送信有功,不可结果她的性命。只怕我一走,她若告诉别人,必要追赶于我,我的道路又不熟,必遭他人毒手。这可说不得了。一回手把刀拉出来,对着婆子脖颈,噗咚一声,红光崩现。这个婆子,皆因为多嘴之故,要了自己的性命。玉仙将包裹背将起来,暗暗的出了东寨,奔了后寨,见有把守后寨的喽兵,不敢出后寨之门,跃墙而过。顺着那一股盘道,这一走,把玉仙走的汗流泱背,喘息不止。小路实在崎岖,本来她是三寸金莲,穿上靴子,垫上许多的东西,直走到响午,才走了二十余里路。又饥又竭,又是两足疼痛,想要讨一碗凉水喝,皆都没有,又无住户人家,哪里讨去!只可就是随歇随走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