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○八回 乜云鹏使鞭鞭对铛 徐世长动手手接镖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于奢皆因被鲁士杰栽了一个筋斗,他打算着要拿那人出气,不料刚一过去,被人家用二指尖往肋下一点,他就摔倒在地,并且是心内明白,但是不能动转。韩天锦说:“这小于,可真是岂有此理!你会什么本事?来来,咱们两个人较量。”那人说:“量你有多大能耐?”韩天锦过去,打算要揪他,不料也被人家用二指一点,也就摔倒在地。鲁士杰说:“你这小子,因为什么把我的两个哥哥全都治倒?咱们两个人较量较量。”那人一笑,说:“小辈,别看你能摔他们两个筋斗,我要叫你往东倒,你要往西一倒,算我学艺不精。”这鲁士杰更不行了,也就过来。那人说:“你有多大膂力,把腕子交给你,也拉我一个筋斗,方算可以。”鲁士杰把他腕子一揪,往怀中用平生之力一带,那人用左手,顺着鲁士杰的胳膊一摸,小爷就觉半身麻木,被那人用二指尖一点,小爷也就栽倒在地,不能动转。外面瞧看之人,越聚越多,全都哈哈一笑说:“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,能人背后有能人。那个精瘦小孩儿,会胜那两个大身量的,这三个人,又不是那人的对手。”

里面,蒋爷刚才吃完了饭,叫他们捡去家伙算帐,忽见外边进来之人说:“就是那边饭座上的人,都被人家给戳死了。”艾虎就问:“那位大哥,你说什么被人戳死了?”那人说道:“你们还不出去瞧瞧去哪,你们一同的人全死过去了。”艾虎一听,往外就跑,后面跟着众人出来一看,果然于奢、韩天锦、鲁士杰三个人俱躺在地下,可睁着眼睛,不能转动。蒋爷先就问那个人,你将我们三个人打倒,是什么原故?那人答言说:“是我打的,如不服,就过来较量较量。”一”班小弟兄正要上前争论,话言未了,史云过去,给那人一拳。那人又是照样用二指尖一点,也就栽倒在地。蒋爷心中暗暗忖度,此人这身功夫,受过明人指教,这叫闭穴法,俗话说叫点穴,曾听见北侠说过会这套功夫,以前白玉堂拿北侠,在妙莲慧海庵遇尼姑,救汤孟兰五个,就教北侠用指尖一点,五爷站在那里如受了定身法的一般,工夫不大,北侠就给他解过来了。其余就是神行无影谷云飞会。其名叫十二支讲关法,按十二个地支,子丑寅卯,无论夜晚白昼,总得知道天到什么时辰,按人周身三百六十骨节,点在什么穴道上,这一点无非就把人的穴道闭住,或躺或站,一丝儿也不能转动,就是不容易学。蒋爷已明此理,知道他是点穴法。艾虎等不知此术,就要抽刀动手,展爷过来一拦,连蒋爷说着,四人才不动手。四爷说:“世间有句话:‘理字无多重,三人抬不动。’你们乌合之众都要亮刀,莫非杀人就白杀么!有话说话,不要动粗鲁哇。不用你们,全有我哪。”蒋爷过来,与那人说:“朋友,咱们远年无冤,近日无仇,我们这三个人,要是得罪了尊公,我给磕头赔礼,有什么话,我们少刻再说,你先将他们放转过来。”那人说:“使得。”就见他过去,用手一拍,韩天锦、于奢、鲁士杰一翻身,坐将起来,说: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。”展爷把他们拉将过来。蒋爷知道这闭穴工夫一大,日后必要作病,故此先叫那人把闭穴法给解了。蒋爷又问道:“朋友贵姓?方才我们三个人,俱是浑人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?若有得罪尊公之处,我替他们赔礼。”那人微微一笑,说:“我姓沈,叫沈明杰,居住马尾江,正西有道岭,叫梅花岭,在岭正南,叫奇霞岭,岭下有个村子,叫避贤村。我家有七旬老母,因我老母终日用饭,非肉不饱,我故此每日上一趟三元县,与我老母买肉。”蒋爷说:“古人云:人到七十古来稀,你能终朝走这么一趟,不嫌絮烦,可见你的一点孝心。忠臣孝子,人人可敬。”沈明杰说:“尊公何必这般过奖。未曾领教,你老贵姓?”蒋爷说:“姓蒋名平字泽长,原籍金陵人。”明杰说:“莫不是人称翻江鼠么?”蒋爷说:“正是。”沈明杰说:“原来是蒋四兄台,请上受小弟一拜。”说毕行礼。蒋爷把他扶住,又见那人二十余岁,口称自己是蒋四兄台,连忙问道:“这位弟台,何以能知劣兄?”沈明杰说:“我提一个人,四老爷就知道了。”蒋爷说:“但不知是哪一位?”沈明杰说:“洪泽湖高家堰隐贤庄有一位姓苗的,那位老先生,你必然认识。”蒋爷说:“那是我的苗伯父。怎么,弟台认识此人么?”沈明杰说:“那是我的师傅。”蒋爷说:“这可真不是外人了。请弟台过来,我与你见见几个朋友。”先见展南侠,然后大众俱都一一相见。蒋爷说:“我们大家,里面说话去罢。”沈明杰告诉过卖,看着这匹马。伙计说:“你老只管放心,丢失不了。”

至里面落座,蒋爷要请他饮酒。沈明杰说:“刚才吃过,正然要走,遇见他们三位比较膂力,我在旁边失声一笑,他们一骂我,我可实有得罪他们三位。”蒋爷说:“全是自己人,不是外人。请问沈贤弟,如今我苗伯父还在与不在?”明杰说:“已经故去三载有余了。”蒋爷说:“原来他老人家归西去了,可惜!可惜!”明杰问道:“如今我师兄苗正旺,四哥你可知晓他在哪里居住不知?”蒋爷说:“不知,正要与你打听打听。”沈明杰说:“这个——”自己一怔说:“‘四哥,我要知道,怎么与四哥打听呢?”蒋爷说:“他们父子行事,实系古怪,帮着我拿住吴泽,救了我们公孙先生,颜大人要请他父子出来,与他们打折本奏明万岁,候旨意下封官。至隐贤庄一找,他们父子已是形迹不见,由那时就隐遁了,至今不见下落。”原来沈明杰分明知道他的下落,特意反问蒋四爷,等到下文慢表。沈明杰说:“你们众位意欲何往?”蒋爷就把开封府丢印,上朝天岭找印的事说了一遍。沈明杰说:“众位若奔朝天岭,离我家中不远,倘有用着小可之时,小弟情愿效劳。我可不能在此久待,还得回去,预备我老母晚饭去哪。”沈爷把过卖叫过来说:“他们共算了多少饭帐,全是我给。”蒋爷说:“那可不能,你吃了多少钱应当我们给才是。”沈明杰说:“我的钱文已然会过了。”两下让了半天,仍是自己会自己的。蒋爷又细问了他的住处,沈爷又说一遍,告辞,出离饭铺解马匹乘跨回家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