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一○三回 因酒醉睡熟丢利刃 为找刀打架遇天伦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徐良睡梦中,只觉竹床往上一起,下面有人说:“刺客到了,刺客到了。”自己猛一惊醒追出去,没追上刺客,反倒把东西全都丢了,连连喊叫店家快掌灯火来。此时阎家弟兄仍然在前边饮酒,伙计说:“客人在后面嚷起来了。”阎家弟兄立刻叫伙计点灯,直奔后面,伙计进了后面,先把灯点上。徐良一把就把阎勇揪住说:“你原来是外忠内不实乞人,好好赔我的东西。”阎勇说:“你且撒手,你丢了什么?”徐良说:“我的衣服镖囊倒都不大要紧,没有了我的大环刀,如同没有我的性命一般。”阎猛过来说:“你撒开,你说我们偷了去,就算我们偷了去了?”徐良这才放开。阎勇问:“倒是什么时候丢的?”徐良就把丢刀的话,学说了一遍。阎勇说:“你明明看见两个人从房上走的,怎么说是我们偷的?再说世界之上有恩将恩报,哪有恩将仇报之理?你给我们这一方除害,感激不尽,怎么反倒偷你哪?再说就是偷你,要偷金银财宝,你那衣服有什么用处?”徐良说:“这个事情,你们要明偷,知道我也不答应,你才用酒把我灌醉,预备两个人,把我的东西偷去了,又把我叫醒哪,不是你们定的计是谁?”阎猛说:“我们真要偷你的东西,我们不会用酒将你灌醉,把你杀了么?”徐良说:“我要不是打虎,你们就把我杀了。谁不知道我在这里打虎住在你们阎家店,明日不见我出去,谁肯答应?故此你们才设出这个法子来。”把阎家弟兄急的乱跳,说:“你去打听打听我们阎家店,几时作过这个非理之事。你再想想,莫非这里有你的仇家,也是有的。”徐良说:“我乃山西人氏,这里焉有仇家?”阎猛说:“这也难以定准。”徐想了一想,问:“你们这一带都叫什么地方?”阎猛说:“叫马尾江,三千户,五平村,桃园,八宝村,断头峪,梅花岭,梅花沟,朝天岭。”徐良说:“别说了,梅花沟在你们这里?”阎猛说:“在这里。”徐良说:“得了,我真是有了仇家了。”阎猛问:“是谁?”徐良说:“梅花沟有个金家店,有个金永福、金永禄,你可认得?”阎猛说:“不错,有个金永福、金永禄,是两个山寇,我们素不来往。他们知道,我们阎家是一大户人家,他们倚仗他是山寇,他们不在山上,占了咱们的边界开店,可也没有听说什么意外的事情。他那店中尽住黑门的人。”徐良一恭到他说:“二位,可是实在得罪,明天借一套衣服借一口刀,我去找他们两个人去。不用说准是他们两个人。”阎勇说:“壮士乃是山西人,怎么会与他们有仇哪?”徐良说:“等明天我找着他们之后,回来我再告诉你们这细情。”阎家弟兄连连点头。

到了次日,阎勇给他拿一套衣服,一口刀,也是行家使的利刀。徐良收拾停当,就要起身,阎家弟兄苦苦相留,才吃完了早饭。阎勇送他出了店,叫他看见马尾江,一直往北过了断头峪,往西是三千户,往西北是银汉岛。靠着银汉岛,下面就是梅花岭,那边就是梅花沟。徐良记在心内,辞别店东,直奔正北,过了断头峪,往西走下来,见一片住户人家,房子一层一层,门户一个挨着一个。由后街往西,走在西边,自己心中纳闷,此处怎么住着这些个人家。再说房屋都齐整,走在紧西头见有一段长墙,里头有一棵小桃树,树上有一根青竹竿,上面挑着自己的镖囊,只见被风吹的来回乱晃,自己猛然心惊,大概这准是金永福、金永禄家里。顺着长墙,由西往南一拐,走在南边,复又往东,才看见这个大门。见门外有数十个家人,徐良气哼哼的来至门口,见是广梁大门,有两条板凳上,坐着数十个人。有人问道:“你上这里找谁?”徐良瞪着二目,说:“你们这里,可是大王爷家?”众人一听,这人口出不逊,也就没好话对他,说:“不错,我们就是大王爷家。”又一看徐良那个相貌,说:“你有什么事情?”山西雁说:“快叫你们大王爷出来见我,给我大环刀,别无话讲。如若不给,我要闯将进去,鸡犬不留。”那些家人如何能答应他这套言语,说:“青天白日,你是个疯子罢!”徐良说:“我倒不疯,就是叫你们大王爷出来还我的刀,不然你们这些乌八的休要想活命。”家人见他一骂,就先过来了两个,说:“你姓什么?”徐良说:“告诉你们大王去,我叫祖宗。”家人一听,气往上冲,这个过来揪他,那个就要扳腿。揪他的,被他咯噔一挡,又一拳,噗咚一声摔倒在地。那扳腿的,被他一脚踢得咕噜咕噜的乱滚。那几个如何答应,往前一拥,倚仗人多势众,大家一齐动手,如何揪得住徐良,他用了一个扫堂腿,大众全都扫倒了。众人说:“这老西是一个行家,告诉咱们员外去罢。”徐良仍然是大声嚷说:“叫你们大王爷出来见我。”家人往里就跑,可巧门内有个人细声细气问道:“外面有什么人?为何这等喧哗?”从人齐说:“少爷快出来罢,外面来了一个疯子,他说咱们是大王爷家。”那人说:“要是个疯子,理他作甚?”从人说:“不一定准是个疯子。”那人从门内出来,戴一顶白缎子武生巾,白缎子箭袖袍,五彩丝蛮带,薄底靴子,葱心绿衬衫。面如粉团,五官清秀。见了徐良问道:“什么人?敢在我门首撒野!”徐良说:“你祖宗!快叫你们大王爷出来见我。”少爷一听,气冲两肋,骂一声:“你是哪里来的狂徒?敢在此处撒野!”往上一蹿,左手一晃,右手就是一拳。徐良一见,就知道他是个行家。二人一交手,绕了十几个弯儿,徐良一腿,将他踢了一个筋斗。山西雁往旁边一闪,说:“你还得练去哪,快叫你们老大王爷出来见我。”那人说:“狂徒,你在此等候,我少刻就来。”上里面取兵器去了。家人也齐说:“你在这里等着!”少时那人提了一条花枪出来,对着徐良就扎。徐良一闪就把他的枪杆往怀中一带,将要抬腿踢他,忽听里面大吼一声,说:“什么人?待我出去看看。”徐良一听这个声音,吃惊非小,果然一见面,是他老子徐三老爷。徐良撒手扔枪,双膝跪倒,说道:“你老人家,因何在此处?孩儿叩头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