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九十九回 玉仙纪小泉开封行刺 芸生刘士杰衙内拿人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玉仙与纪小泉纵身上墙,往外一看,见那护杀场的,弓上弦刀出鞘,马步队围着差使,前面有人打着破锣破鼓,就见有四个差役抬着一个荆条框子,上面插着个招子,就见里面有胳膊、有腿,脑袋上面,鲜血淋漓。玉仙一见,就知不好!可巧墙外边有个人与护法场的人说话,说:“二哥,我与你打听一件事,这差使准是在城里头剐的罢?”那人说:“不错,是开封府包丞相的主意,怕在城外头剐,有他的余党抢差使。城里头剐他省了大事了,少刻到法场,把他脑袋一挂,身子一扔,就算没有事了。”玉仙听见他哥哥已死,早就摔下墙头。纪小泉也就蹿身下来,把玉仙腿盘上,挼了半天,才悠悠气还。她把牙一咬,说:“好包黑子呀,黑炭头,我与你誓不两立!”纪小泉说:“不可高声,倘若被人听见,那还了得,有什么话,我们房中去讲。”玉仙哭哭啼啼,叫纪小泉搀着他,来到房中,坐在炕上,大放悲声。纪小泉苦苦的相劝,说:“你要大声一哭,叫外面听见,反为不美,我们打算报仇就是。”玉仙说:“我要不到开封府,我这口怨气难消。”纪小泉说:“我陪着你去杀。”玉仙这才把眼泪止住,对着纪小泉说:“海角天涯,你奔你的生路去罢,我今晚杀得了包丞相,那是该他阳寿将终我;杀不了包丞相,他手下能人甚多,我就死在开封府了。”纪小泉说:“你也不犯说这样绝话。我们今晚要去见机而作,不怕今天不成,还有明天,明天不成,还有后天,只要哪时得手,就务必结果他的性命,替我伯父报仇。”玉仙点头说:“我总不忍连累于你。”纪小泉说:“我言在先,我们生,生在一处,死,死在一处,绝无半字虚言,倘若我说话不实,必招横报。”玉仙听他言语,很觉欢喜,复又议论,倘要把他杀了,我们投奔何方?纪小泉说:“要结果他的性命,不如到黑虎观找我大姑娘去。”玉仙说:“她必定要上朝天岭。”纪小泉说:“你们总是亲姊妹,焉能离得开,只可你同着她上朝天岭为是。”玉仙说:“你意欲投奔何方?”纪小泉说:“我是海角天涯到处为家,没有准一定的所在,我可不上朝天岭。”玉仙说:“你不上朝天岭,我也不能上朝天岭。你能舍生忘死给我哥哥报仇,我也不忍抛下你一人单走哇。我们一同到黑虎观,见着我姊姊。把我报仇的事情对她说明,让她跟王玉上朝天岭,我跟着你,你说投奔何方,我们就投奔何方。”纪小泉一听,满心欢喜,依着玉仙就要上法场看看哥哥的首级去,纪小泉把她拦住说:“去不得,那里号令着一个人头,你过去看看倒不要紧,你一看不能不哭,你一落泪,那些看木笼的兵丁看见,一盘查你,你再一个张口结舌,又是不便。你若实系想念,等咱们到开封府行刺完毕之时,盗走木笼,回到家中葬埋去,那倒可以。”玉仙一笑,说:“到底一人不过二人智:”小泉出去开了小门,叫店家烹茶打脸水。早饭吃完,小泉,要去往开封府探道,玉仙点头,叫他快些回来。小泉出离店外,直奔城门,到开封府前后,全都看了一遍。认明来踪去路,复又奔到西关法场,一看高竿之上挂着木笼,木笼里面就是东方亮的脑袋。果然搭了一个席窝棚,有官人在那里看着,也有许多人围着瞧看木笼。自己转身回来进了店中,见着玉仙,就把自己外面所看之事,说了一遍。二人又议论谁杀,谁巡风,玉仙叫小泉巡风,她去杀去,小泉点头。

天有二鼓之半,玉仙倒换了女装,为是蹿房跃脊利便。小泉更换了夜行衣靠,背上宝剑,带了应用东西,姑娘也背上链子槊,吹灭灯烛,二人将门倒带,蹿房跃脊,出离店外直奔城墙。又对着护城河内没水,直到城墙下面,爬城进去,从马道下来,纪小泉在前,玉仙在后,穿街过巷,直奔开封府的西墙。纪小泉蹿将上去,正遇见打更的,小泉过去一握脖子,把打更的提在僻静所在,往地下一摔,把剑亮出来,那更夫苦苦哀求饶命。纪小泉问:“你们相爷现时确在什么所在?只要对我说明,饶你性命。”更夫说:“我们相爷在西花园子书房内面安息。别进这个垂花门,那面有个大门进去,见抄手游廊,路西有一个瓶儿门,进瓶儿门,有太湖石,就在太湖石后,东西配房,北上房五间,那就叫西书房。”小泉听明,说:“待等事完之时,前来放你。”随手撕他的衣襟,塞在口内,有一棵槐树,把更夫放在树后,二人扑奔那边大门去了。进门一看,果然是抄手游廊,东西俱是两个瓶儿门,当中是个厅,玉仙往西一指,扑奔正西去了。从瓶儿门蹿将进去一看,果然是个花园于,里面许多太湖山石,见北面五间厅房,挂着堂帘,里面灯烛辉煌,门外东西摆列四张椅子,椅子上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白芸生,一个是艾虎。

原来在城里头剐伏地君王,不是包公的主意,是蒋爷的主意。旨意下来,把东方亮凌迟处死,团城子改为一座庙宇,所有他的田亩,以作抄产,里面抄出来的东西,陈列器物珍珠金银全行入库,以备荒年赈济;另换知府,案后仍然再访拿白菊花与带印脱逃之臧能,追捕东方亮的余党;冠袍带履,交给陈总管收四仪宝库;所有拿东方亮之人,俱得升赏。蒋爷亲身回禀包公,若剐东方亮,非城内行刑不可。包公依了蒋四爷的主意,只管吵嚷在枫揪门外去剐,其实在十字街,大解了六块,头颅号令法场。到了晚间,蒋爷正与展爷商议,此时邢如龙、邢如虎、张龙、赵虎、韩天锦、于奢,连韩杰、杜顺两个班头,俱都回到开封府,先回明蒋爷,半路上假囚车被人劫了去,就把怎么劫的话,说了一遍。蒋爷算计着,虽然剐了东方亮,还怕有事,晚间就派了大众,分出前后夜来,也有屋内坐更的,也有院中看更的,也有来回巡查的。蒋爷又把刘士杰的事情对相爷回禀了一遍。相爷另给他一套文书,无论走在什么州县地面,文武衙门,准他讨盘缠。这一道文书,要在身上一粘,无论走在那里,或办差,或要钱,不费吹灰之力,比江夏县的文书、大差天地相隔。蒋爷又把刘土杰带过来谢了相爷,后来艾虎、徐良、卢珍、芸生要与他结义为兄弟。刘士杰也点头应允,只可等着明天,看了个好日期再拜。此时刘上杰,跟着巡查刺客,玉仙到的时节正是艾虎、芸生坐更,在相爷书房外面倚子上坐着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