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九十八回 抢囚车头回中计 劫法场二次扑空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纪小泉要帮着玉仙劫夺木笼囚车,他本为的是就中取事,玉仙听他说出万死不辞的言语,自己更觉着喜爱于他。遂问道:“我们在哪里去等才好?”纪小泉说:“我们奔信阳州管辖的地方。那里有个孤峰岭,岭下有个洞,叫烟云洞。洞前有段沟,叫石龙沟。由南阳上京,总得打此经过。这个地方最幽僻,只要囚车一到,伸手可劫。”玉仙闻听,十分欢喜,两个人一同扑奔孤峰岭而来。当日晚间找店住下。一男一女同行,若要是真正烈女,再遇着真正君子,也还可以,类乎玉仙与纪小泉这样的男女,焉能保得住清白,二人就于当夜晚间,做出了苟且之事。这一来,纪小泉把死豁于肚皮之外。书不絮烦。这日到了石龙沟南面,有个小镇,叫孤峰镇。二人找店住下,就说是叔侄。玉仙也改了姓纪,有人问他就叫纪玉,小泉是他的亲侄儿,小泉也扮了一个武生相公的形象。二人虽是一男一女,这一打扮,还是真像两个宫宦的少爷,行事又慷慨,终日小泉出去打听囚车的信息。

这日天交晌午的光景,小泉回来告诉玉仙说:“囚车明日不到,后日准到。”到了次日,吃完早饭,小泉又出去打听囚车,离此只有数里之遥,给了饭钱出来,就在石龙沟偏北,有个小树林内一等。天到日色平西,就见官兵在前,都是些老弱残兵,扛着刀枪棒棍,三三五五乱走,谁也不留神这两个是劫囚车的。见囚车后面有几个骑马的,一个是本地守备,姓阴叫阴兆武,他是行伍出身,外号人称大刀阴兆武。酱巾摺袖,蛮带扎腰,面如冬瓜,骑一匹豹花马,马上挂着一口青龙偃月刀,上首是邢如龙,下首是邢如虎,后面骑马的是张龙、赵虎,紧后面有两个步下的,是韩天锦、于奢,一个拿着一条铁棍,一个拿着铜棍。韩天锦、于奢走的透乏,在石龙沟南面树林内歇息去了。又皆因天气暑热,还有十几匹马拉在后头,是开封府的班头韩杰、杜顺带着十数个伙计。这些人将走到小树林外,忽见树林中蹿出两个人来,说:“作死呀!”把那些兵丁吓了个胆裂魂飞,撒腿就跑。阴兆武闻听喊声,一抬腿,先把偃月刀摘将下来,就奔了玉仙来了。玉仙早把一对链子槊手中一提,阴兆武用的青刀,头一手就是青龙出水,玉仙往旁一闪,让过刀头,一抖左手链子槊,正打在手腕之上,右手一抖链子槊,又打在肩头之上,反斛斗坠马,仗着伤不重,爬起来就跑。邢家兄弟,一拉刀就上,这两个人,不偏不倚每人右手上受了一链子槊,撒手扔刀,掉头就跑。张龙、赵虎、韩杰、杜顺早被纪小泉杀得弃囚车而走,那些兵丁谁也不敢上前,转眼间尽剩了囚车。玉仙一见,欢喜非常,先过去奔囚车,那赶囚车的早就逃命去了。玉仙、纪小泉来至囚车之前,玉仙叫了一声:“哥哥,都是你不听妹子之言,至有今日之祸。”那囚车里面之人,蓬头垢面,满脸是血迹。玉仙把链子槊收起来,拉出刀,与纪小泉用刀剑把囚车一劈。纪小泉说:“你老人家慢动手罢,我大伯父不是花白的胡子么?这可是黑胡子。”玉仙细细一看,说:“哎哟,不好了,中了他们的诡计啦!”纪小泉说:“你细看看。”玉仙说:“不对,是假充做我哥哥。”玉仙拿着刀就杀,那个囚犯人说:“爷爷且慢,我有几句话容我说完。”纪小泉说:“别杀,让他说。”那人说:“我本是南阳府问成死罪之人,那日牢头进来净找有胡子的,谁愿假充东方员外,半路之上遇救,也把前罪免了;半路之上不遇救,到京也把前罪免了。我们都不愿意。有一位蒋四老爷,他便硬把我装在囚车之内,爷爷要把我放了,我指你一条明路。”纪小泉说:“杀了你也是无用,你说什么个明路?”那人说:“东方员外走的是小路,你们还可赶的上哪,如若追赶不上,到京都枫楸门外,那里劫脱法场,伸手可得。”玉仙就依了他这个主意。纪小泉说:“便宜你这老头子罢。”二人回头就走。原来这都是蒋爷出的主意,听见冯渊说他们要在商水县劫囚车,故此设了一个假的。真的东方亮,发髻里头给他按上迷魂药饼,多少人护送,小四义,刘士杰,南侠,请着冠袍带履,所有大众,保护差使,用的是一辆太平车,走小路入都。那边护送囚车的人,遵着吩咐,遇到有人劫车扔下就跑。张、赵、邢家兄弟连守备走后,韩天锦、于奢一见破囚车,问明情由,把囚车打碎,那犯人才出来,谢了二位站殿将军,独自去了。这二人也就投奔京师来了。

且说玉仙与纪小泉,依了犯人的主意,就奔京都小路而走。一路之上,并没碰见,沿路打听,并没人知道。那日行至枫楸门外,在关厢路北,找了个店暂且住下。可巧那店有一个东跨院,上房三间,路西另有一个小门,南面的墙临街,就住在这里,打听差使。吃完了早饭,纪小泉进城打听,天色平西,方才回来,告诉玉仙说:“开封府真有能人,差使今日早晨进城,不是囚车,就是寻常的车。包丞相大概明日奏明,早晨就降旨意,在晚膳后标进去。”玉仙说:“咱们打听明白,哪时出来哪时劫。”莲花仙子点头说:“咱们既来在这里,绝不能误事。”二人把主意定好,就在店中等信。

且说蒋爷押解着差使到了京都开封府,叫差役把东方亮搭下车来,班房内看押。展爷请冠袍带履率领着众人进去,就是刘士杰不能进去,也在班房等着听信。众人来到里边,见包公行礼,展爷把冠袍带履往上一献,公孙先生把包袱打开。包公正了正官服,参拜万岁爷物件,大家全都跟着行礼,然后用香案供奉。包公复又坐下,问大众怎么把冠袍带履取来,展南侠把始末根由,一五一十地回禀了一番。包公叫公孙先生打折本,以备明日五更奏明万岁。随吩咐升二堂,带东方亮审问,一摆手大家出来,二堂等候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