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九十四回 艾虎与群贼抡拳比武 徐良见台官讲论雌雄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艾虎在台底下,与徐良、卢珍、冯渊正夸奖那个穷汉,忽见台上把那穷人请过去了。随后就见史云上台,一交手就跌倒,又被王兴祖这套言语侮辱。艾虎脸上实在下不去了,他便分开众人,往台上一蹿说:“师傅来也!”王兴祖一看,这个是夜行术功夫,身高六尺,一身青缎衣襟,壮士打扮,黑黄面皮,粗眉大眼,肋下无刀。原来艾虎上台之时,先把刀交与芸生大爷,叫他紧贴着擂台站立,倘若用刀之时,再与他要。此时史云把两个看台的打得满台乱滚,说:“我师傅前来,不干我的事了。”往台下一滚,于奢把他抱住了。这两个看台的,冷不防叫史云砸了个鼻青脸肿。

王兴祖看了艾虎飞纵的功夫,就知道此人本领不差,抱拳含笑道:“这位尊公,打擂可曾挂号?”艾虎也就一恭到地,说:“台官爷在上,小可没有。皆因我落乡居住,学了两趟庄稼把势,无非就是看场院而已。我本就不会,还收了一个无知的徒弟,方才他得罪你老,我如今上台,也不敢称什么打擂,是与我徒弟给你赔礼来的。”王兴祖说:“尊公不挂号,可留下名姓。”艾虎说:“不必问我,我本是无名之辈,未走三合两趟,你把我踢下台去,我还不至于甚愧;我若说出名姓,台下看打擂之人甚多,岂不被人耻笑!常言说没高山不显平地,没有你那高明,显不出我这不好来,我就是与你接拳垫场子而已,请台官爷发拳罢。”王兴祖见他说话卑微,心中打算,他必是高明。可巧房书安过来,他瞧艾虎年轻,说了一片无能的言语,他打算要在人前露脸,说:“大哥连打了四、五个人,这个该让给小弟罢。”王台官求之不得,说:“贤弟小心了。”房书安点头过来,与艾虎并不答言,伸手就打。三两个弯儿,艾虎用单手把他脖子勾住,往怀中一带,“噗咚”一声房书安趴倒。艾虎用拳照着脖子上就是一拳,把房书安打的哎呀一声叫唤。黄荣江过来,走两个弯儿,被艾虎把他抓住胳膊,横跺子脚,噗咚踢出多远。黄荣海过来,被艾虎双手一晃,用扫堂腿,扫了个筋斗。常二怔过来,三五个弯儿被艾虎踢倒。胡仁过来,转眼之间也就被摔倒。火判官周龙过来,走了有数十余合,未分胜败。王兴祖过来,在当中一隔,说:“还是我们二人较量。”艾虎说:“可以使得。”复又抱拳,往当中一凑,动起手来,蹿高纵矮,台下那些人,复又叫起好来了。徐良在下面看艾虎气力不佳,怕老兄弟吃亏,把刀交给芸生,分开众人,往上一蹿,说:“你们真不讲理。你们共有多少人替换着,把人累乏了,然后你台官动手。”

徐良这一上台不要紧,头一个房书安“哎呀哎呀,削鼻子的祖宗到了”,往后一仰,噗咚一声,摔倒台下。他掉下擂台去,众贼一阵大乱,噼噔噗咚类若下扁食一般。周龙、周凯、张大连、黄荣江、黄荣海、赫连齐、皮虎、金永福、金永禄一并全都蹿下擂台去了。带累的常二怔、胡仁也跟着跑了。台上就剩王刚、柳飞熊、秦业、陈正,余下尽是看台之人。对面看台上东方亮正问那穷人,忽见白眉毛蹿上台去,大家乱跑。东方亮与东方清说:“贤弟,不好了,这是那个白眉毛上去了。”东方清叫家人看兵器伺候。从人答应一声,赶紧备单鞭双锏,东方亮与那个穷人说:“有甚么话,咱们少刻再说,不怕你有甚么塌天大事都有我一面承当,少刻你帮着我们动手,我准保你后半世丰衣足食。”穷人说:“我这个穷苦,倒是一件小事,我有一件大难心之事,就是员外也不能与我帮办。只是员外有这一句话,我就感激不尽,若要用我之时,万死不辞。”东方亮说:“很好。”先叫家人取出一双靴子给他换上,找了一口单刀,此时看台上酒已摆好,教他在看台上吃酒,他执意不肯,东方清叫家人带他上厨房吃饭。总镇大人见徐良蹿上台去,东方亮、东方清都预备了兵器,自己往下看蒋爷行事。

再说徐良上台,说:“台官既摆擂台,必须正大光明。取巧赢人,算得什么英雄好汉?你们先教别人过来把打擂累的乏,然后你才过来,一个人有多大气力,你果然是准赢。来来,我们两个人比试。”王兴祖早听见东方亮说过,他是徐庆之子,名叫徐良,外号人称多臂熊,与绿林人作对。想着他这一上台,必没安着好意,今比非得赢他,这个擂台方能摆住,要是输与他,就得瓦解冰消。随即说:“你姓甚名谁?”徐良说:“你连我都不认识了,我姓人,我就是那个卖醋的人老西嘛!你叫什么?”王兴祖说:“我叫王兴祖,外号人称神拳太保。”徐良说:“你就是那个太保儿子?”王兴祖说:“你满口乱道,过来,我们两个较量。”徐良说:“使得。”二人一交手,徐良并不讲什么行门过步,上去就打,行一拳就一脚,不按正规矩打。眼瞧着他是五花炮,三五个招数,就变成八仙拳,一转眼就是迷宗拳,三五招数变成猴拳,地躺拳,又改四平大架子,串拳,擦拳,变为开山拳,把王兴祖打了一个手忙脚乱。忽上忽下,行东就西,地躺拳满地乱滚,猴拳、小架子、八仙拳,晃晃悠悠,就是王兴祖也不知道他的拳是哪一家门路,整是一蹚大杂拌。擂台之下不懂得的连连叫好,行家看着全是暗笑,只不知道是什么招数。看台上东方清说:“哥哥,人是只可闻名,不可见面,哥哥请看,这个人算是什么本事?”东方亮也瞧着纳闷,说:“此人大概没有多大本领。”东方清说:“这个老西,不是王贤弟的对手,活该今日,要给大众朋友除害了。待我过去,等王贤弟不行之时,我好与他交手。”东方亮说:“贤弟先不用过去,打量着再有三招两式,他就得输给王贤弟。”果然再瞧,徐良不行了,有前劲没后劲,眼看着身躯乱晃,手迟眼慢。王兴祖本是粗中有细之人,先前尽接徐良的招数,自己并不换招,这叫不求有功,先求无过。等把徐良的主意看准,再设法赢他。一看此时徐良透乏,自己暗暗欢喜,准知道今天万不会输了,这才施展近身的招数。徐良眼看招架不住,王兴祖使了一个扫堂腿,徐良往起一蹿,容他腿扫将过去,然后脚站实地。不料王兴祖使的来回扫堂腿,扫过去虽然躲开,扫回来躲闪不及,噗咚一声,山西雁栽倒擂台,被王兴祖把他抓住,用尽平生之力,把徐良举将起来,恶狠狠要往台下一摔,只听“叭嚓”一声,红光崩现。要问徐良生死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