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七十二回 酱缸内周瑞废命 小河中晏飞逃生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徐良这一镖正打在周瑞手背之上,鲜血直流。周瑞撤手丢刀,回头就跑。邢家弟兄哪肯叫他逃命,尾于背后,也就赶下来了。周瑞蹿出楼外,徐良说:“光跑了一个飞毛腿,后跑了一个病判官,就是别叫这白菊花跑了。”忽听东屋里大叫一声说:“都跑了?不叫我出去,你们也含糊不得,这个菊花该我拿了。”又听得“哗啦”、“叭嚓”、“磕嚓磕嚓”。“哗啦”是把桌上家伙摔为粉碎,“叭嚓”是把圆桌面翻于地下,“磕嚓磕嚓”是劈了两个桌脚子。原来是智化的主意,教张龙、赵虎把雅座的门堵住,不让韩天锦出来,怕他没什么本事,万一受点伤,身价太重。韩天锦在里边看了半天,此刻真急了,把桌子一翻,劈了桌脚子就从窗台子上边出来了。喊叫一声说:“打呀!”智爷说:“你别打,是我。”韩天锦看这个也打不的,那个也打不的,又不能到白菊花身边,急的他乱嚷乱骂。智爷跳下桌子,仍把他拥到里间屋中去,说:“用不着你动手,连我还不出去哪。”

再说白菊花遮前挡后,始终不能逃蹿,倒是飞毛腿高解逃了性命,在前边跑着,蒋爷在后面追着,他看蒋爷瘦弱枯干,料着没有多大本事,自己蹿上酱缸,蹬着酱缸的缸沿,飓飓艘飞也相似,一直奔正西去了。蒋爷哪里肯容他逃窜,也就蹿上酱缸,紧紧的追赶。追到西边有个平台,是人家杂货铺的后院的屋子。飞毛腿一纵身蹿上平台,蒋四爷也就跟着蹿将上去,看那高解早就蹿下去了。蒋爷往那院里一看,是杂货铺的后院,堆着好些个囤子,囤里是些干果子。再找高解,踪迹不见,蒋爷不肯追赶,因为高解在暗地,自己在明处,一定要追赶,怕自己吃亏。往下看了半天,并没有动静。一回头,见病判官周瑞叫邢家弟兄追着在缸沿上乱跑,可笑那邢大爷追周瑞,邢二爷又追邢大爷。周瑞见邢如龙是一只眼睛,总打算把他绕在酱缸里边,自己才好逃跑。也对着邢如虎实在太愚,净追他哥哥,绝不知道分头一挡,岂不就把周瑞拦住了么?已经跑了三个来回,蒋爷高声嚷道:“邢二老爷,别追你哥哥了,分头一拦,就挡住他了。”这一句话把如虎提醒,往北一歪身,提着刀说:“你往哪里走!”周瑞手无寸铁,只可回身仍奔正西,也就看见那个平台了。到了台下往起一纵身躯,往房上蹿,正在脱空之际,被蒋爷用于中青铜刺一晃,周瑞见眼前一晃,自己不敢上去,往回来一翻身,脚找缸沿,焉能那么样巧,只听噗咚一声,正掉在酱缸里面。邢如龙下了酱缸,把石板盖在酱缸之上,自己往上一坐。蒋爷问:“你觉着酱缸里面怎么样了?”邢如龙说:“他在酱缸里噗咚噗咚直撞这石板哪!”蒋爷说:“可别把他酱死。”自己下了房,奔到酱缸这里,又问:“这时候怎么样了?”邢如龙说:“这半天可不撞了。”蒋爷说:“你下来罢,别把他闷死。”邢如龙跳将下来,把石板揭开,蒋爷一看,人已然不行了。蒋爷一伸手,把他往上一拉,通身是酱,已然气绝身死。蒋爷说:“可惜,我说要留他活口,邢大老爷,你难道试不出来么?他不大很往上撞,必是不行了,你还在上头死坐着,他会不死!重新把石板盖上吧。”蒋邢二位往外要走,掌柜的出来说:“人命关天,我们酱缸内酱死一人,你们打算要走,那可不行。”蒋爷同着邢家弟兄说:“掌柜的,咱们柜房里坐着,我告诉你话说。”随即进了路南那个小门,到了柜房,问:“掌柜的尊姓?”掌柜的说:“我姓赵。”蒋爷说:“赵掌柜的,我姓蒋名平,字泽长,御前三品护卫。万岁爷丢失了冠袍带履,我们奉旨拿贼,方才这个酱缸里的就是他们同党伙计。你可不许声张,此事绝连累不了你,这一缸酱,该卖多少银子,我们不能短少你的。你若把风声透露,拿你到开封府用狗头铡把你铡为两段。”掌柜连说:“不敢不敢。”伙计进来说:“又从楼上下来了好几人,都往西跑下去了。”原来是白菊花到底卖了一个破绽,蹿下楼来。徐良说:“大家快追。”打头就是白芸生、卢珍、艾虎、山西雁,下了楼,紧紧一追。白菊花蹿到西边,跑上墙去,由墙上房,直跑到五里新街西口外面,扑奔正北,顺着白沙滩往北,将到五里新街后街的西口外头,忽见从巷口出来了南侠、智化、冯渊,后面还有张龙、赵虎。这几人见白菊花下楼往西跑,智爷说:“随我来。”就从楼上往下一蹿,南侠、冯渊也就跟着蹿下来了。张龙、赵虎也从楼上下来。智爷往北街跑,大家跟随,由北街往西,迎面正撞着白菊花,展爷一挥宝剑说:“钦犯哪里走?”白菊花一见吓了个胆裂魂飞,暗暗一想,后边小四义本就不是他们对手,前边又有姓展的挡住,这便如何是好!自己无奈何,掏出一枝镖来,明知也是打不着他们,暂作为脱身之计,离展爷不远,对准就是一镖。展爷往旁边一歪身,这一枝镖几乎就把冯渊打着。白菊花一抖身扑奔西北。后面众人哪里肯舍,紧紧一追,淫贼知道,五里屯东北有一道长河,这河名叫凉水河,自己想着,要是跑到凉水河也就有了胜命,大约他们这些人全下会水。正跑之间,远远就看见了一段水面,欢喜非常,直奔水去。山西雁瞧见前边白茫茫一带是水,暗暗着急,往前后一看,没有蒋四叔。口中就说:“蒋四叔这个工夫上哪里去了?白菊花打算要奔水去,咱们这里有会水的没有?”艾虎听着,大料白菊花这一下水,自己可以把他拿住。皆因他在陷空岛跟着练的水性,可就是在水中不能睁眼。果然行至凉水河,白菊花冲着大众哈哈一笑,说:“晏大太爷走了,要是有能耐的,在水中拿我。”哧的一声,跳入水中去了。徐良说:“坏了坏了。”大众一怔,艾虎说:“不用忙,待我下水拿他。”自己往前一蹿,哧的一声,也就跳入水中去了,见他单胳膊把一人往肋下一夹,往上一翻,把贼人夹至岸上。大众过来一看,要问贼人生死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