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六十四回 伏地君王收二寇 金家弟兄见群贼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这两个奔藏珍楼的到底是谁?儒守府管辖,有一座朝天岭,山上有五个寨主,一个叫王纪先,一个叫王纪祖,三寨主叫金弓小二郎王玉。山下有个梅花沟,内中有个金家店,两个店东,一个叫金永福,一个叫金永禄,就是山中四寨主、五寨主。这朝天岭山路最险,前面是十里地的水,通着马尾江,到山口左右,有两座岛,一座叫连云岛,一座叫银汉岛,当中有个中平寨。这中平寨前,在两个岛口当中,隔着一段竹门,竹门之前,水内有滚龙挡,上面有刀,有水轮子,无论多大识水性的人,也过不了这滚龙挡。过了竹门,有个三孔桥,内有三张卷网。这梅花沟,就在连云岛下面,靠着中平寨的水面,南岸就是金家店,皆因为这日,金永福、金永禄正在店中,接着王爷的书信,过水面与山中送信,见了王纪先、王纪祖、金弓小二郎王玉,投了王爷的书信。可巧头一天,有团城子伏地君王东方亮派了两个人去,一个叫赫连齐,一个叫赫连方,两个人送东方亮的请帖。山上三个寨主,都没见到,只见了金永福、金永禄。今日金家弟兄一见王纪先就提说:“昨日晚间,东方亮派人到了我们店中,与我们留下了一个请帖。我们店中待承了他们的酒饭,今日早晨辞别去了。”翠麒麟王纪祖问说:“大哥,我听说团城子东方亮家中有一口鱼肠剑,从列国专诸刺王僚的时节直到如今,复又出现,可称是无价之玉。大哥可见过此物?”王纪先说:“只是耳闻,我最怕那宗东西出世,我有一身宝铠,寻常刀剑一概不怕,所惧者就是鱼肠剑。”王纪祖问:“东方亮下请帖,五月十五这天,哥哥打算去与不去?”王纪先说:“我们与他素无往来,他也不是名声远震的人物,谁与他前去助威?”王纪祖说:“既然不去,又与他没有交情,几时若是得便,到他那里,把他鱼肠剑盗来,我们大家一观,一则大家瞧看瞧看,二则亦免大哥忧虑此物日后为患。”王玉说:“这有何难?待小弟去走上一趟,除非我去,别的人还不行哪。”王纪祖问:“怎么非你去不行?”王玉说:“这东方亮家内,有个藏珍楼,这藏珍楼不易进去,非得能人去不可,倘若不行的到那里,不但不能把剑得来,还怕有害于己。”王纪祖说:“待等得便之时,王兄弟就辛苦一趟。”金永福在旁言道:“三哥方才所说这鱼肠剑,我弟兄二人情甘愿意往团城子去走上一趟如何?”王玉说:“二位贤弟,不是劣兄小看你们,你们二位,虽然高来高去,要盗人家无价之宝,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。你们不想一想,既是祖传之物,必要收藏一个严密的所在,不能就在明处放着。再说他那里人多,你们二位,又没有什么格外的秀气,岂不是班门弄斧。”金永禄一听,微微冷笑说:“既然这样,非你去不可。”王玉说:“你们二位,如要不信我的言语,就辛苦一趟。要能够真把鱼肠剑盗来,我从山上一步一个头,给你们磕到梅花沟去。”王纪先拦道:“你们千万不可这样。”金永福、金永禄也就不往下再说。当日晚间出山,回到梅花沟,二人这口闷气不出,商量着要上南阳府。金永禄说:“哥哥愿意去不愿意去?你要不愿去,我就一人前去了。”金永福说:“焉有不愿意去的道理?倘若我们把鱼肠剑盗来,非叫三哥给我们磕头不行。他实在是眼空四海,目中无人。”二人商量妥当,次日换了衣服,带些盘费,提了夜行衣靠的包袱,由梅花沟金家店起身,一路无话,也是住在五里新街。晚间换好夜行衣靠,背插单刀,奔团城子而来。进团城子头一个是金永福,第二个掉翻板内的就是金永禄。

二人问明白了更夫,到了藏珍楼院内一看,这楼的形象,极其高大,当中挖出来的旋门,与庙门一样,有两个门环,红门上起金钉,两扇门当中,约有二指宽的门缝。上面嵌出来三个大铜字,是“藏珍楼”。在铜字上边。有一条金龙,张牙舞爪,垂着两根龙须,有如通条粗细,越往下越尖,这龙须垂到与门的上槛高低不差往来。二人一齐要上七层台阶,不料就踩在翻板之上,噗咚一声,坠落下去。幸而好不大深,二人打算要往上蹿,上边翻板复又盖好,里面是黑洞洞的,伸手不见掌。二人往下一坠,就听哗啷哗啷,铜铃一阵乱响,工夫不多,只听上边一阵乱嚷,把翻板一掀,十数把长挠钩,往下一伸,先把金永福搭住,后把金永禄搭住,拉将上来,俱都捆上二臂,从背后给他们把刀抽出去,推推拥拥往外就走,一直奔了更房儿。许多打更的说:“告诉咱们大太爷去。”

更夫与东方亮送信暂且不表,

且说徐良直到前面,看有明三暗九一座大厅,就大厅后面蹿将上去,跃过房脊,到了前坡,扒住连檐瓦口,往下探身躯一看,就见伏地君王东方亮员外在当中落座,足下是薄底靴子,身上箭袖袍、狮蛮带。面如油粉,两道宝剑眉,一双大三角眼,狮鼻阔口,一部花白胡须遮满前胸,可是黑多白少。上首就是他的兄弟,紫缎的扎花壮巾,紫缎子箭袖袍,身高九尺,膀阔三停,紫微微一张脸面,剑眉圆目,直鼻阔口,一部黑髯,这就是紫面天王东方清。内中还坐着六个人,一个个穿红挂绿,长短不等,全都是凶眉恶眼,脸上怪肉横生,俱部不是良善之辈。正在观看之际,只见从外边飞也似跑进一个人来说:“周四寨主爷到。”伏地君王说:“请。”不多一时,前面灯球火把,就把许多人引将进来。东方亮迎出大厅之外,大众都给伏地君王行礼,又见了紫面天王东方清。房上的徐良,认得进来的这些人,却是火判官周龙,小韩信张大连,青苗神柳旺,赫连齐,赫连方,又有三尺短命了皮虎,黄荣江,黄荣海,细脖大头鬼王房书安。惟独见了房书安,这里伏地君王东方亮问道:“房贤弟,你如今也有四十多岁了罢,怎么混闹起来了,你自己也不觉着叫人耻笑。”房书安哈哈一笑,说:“哥哥说了半天,多一半是为我这鼻子罢?”东方亮说:“你自己还知道哇,这个岁数,反倒胡闹起来了。”房书安说:“你打算我这鼻子是长了天疱疮了不成?却不是。我这是叫一个,一个--”说了半天总没说出什么来。东方亮哈哈大笑说:“一个什么呀,怎么不往下说了?”房书安说:“我说到此处,心里就有些发怯,我总怕他老人家在这里。”东方亮说:“你这人说话半吐半咽,屋里来说罢。”到了屋中,就与金头活太岁王刚,墨金刚柳飞熊,急三枪陈振,菜火蛇秦业,独角龙常二怔,病獬豸胡仁等,大家相见了一回,然后彼此落座,从人献茶上来。东方亮问:“房书安,你这鼻子是什么缘故?”房书安说:“我这鼻子是遇见一个削鼻子的祖宗给削了去了。”东方亮问:“这削鼻子祖宗是谁?”房书安说:“提起此人,大大有名。陷空岛有一个穿山鼠徐庆之子,此人姓徐名良,外号人称多臂人熊,又叫山西雁。这人本领高强,足智多谋,一身的暗器,会装死,会假打呼,人家疑惑他睡着了,却原来他假睡着,一过去,就吃了他的苦了。火焚桃花沟,杀跑了飞毛腿,结果了金箍头陀邓飞熊的性命。就因张大连对着我信口开河,也搭着我多吃了几杯酒,讲来讲去,我就讲到穿山鼠徐三老爷子那里去了,这个削鼻子祖宗,他哪里答应我呀!我钻到桌子底下,叫他们替我说一句‘没在这里’,他们谁都不管,后来还是我带出来的这个黄大兄弟、黄二兄弟,报答了报答我,把桌子一掀,他们兄弟两个端后窗户跑了。要不是我眼前有点机灵,那天晚上就出了大差了。也仗着是我腿软嘴软,才保住这条性命。”东方亮问:“什么腿软嘴软?”房书安说:“这你还不明白么?腿软是给人家跪着,嘴软是央求人家,这才把这位老爷子央求心软了说:‘我不杀你罢,实在怒气难消?杀了你罢,义瞧你央求的可怜。’这才与我留下了一个记号,把鼻子削将下来,我方逃了性命。”又搭着他说话没有鼻子,乌嚷乌嚷的,更加着他说话,有一句说一句,绝不藏私,所有听的人俱都掩口而笑。紫面大王东方清大吼一声,说:“住了,房贤弟,不要往下再讲了,休长他人的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慢说他是穿山鼠徐庆之子,就是五鼠五义,也不放庄复姓东方的心上。有日王爷兴师,早晚必要会会他们这些侠义,看看他们有多大本领。连徐庆我都不惧,何况是他的后人!就怕遇不见他,我若见着这个多臂人熊,要不把他首级拿来见见众位,从此我就更名改姓!”房书安说:“三爷,这么说的人太多了,见面之时你就晓得他那个厉害了。”这一句话不要紧,只气得紫面天王把桌案一拍,大叫:“房书安,你再要夸奖于他,你就出我们团城子去罢,或者你把他找来,你看着我们两个人较量较量。”山西雁正在房上,听了个真切,心中暗道:“你不用找,老西现在此处,要较量较量却有何难。”想到此处,一抽大环刀,就要蹿下房去。要问徐良胜负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