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五十八回 金钱堡羞走山西雁 毛家疃醉倒铁臂熊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山西雁追赶薛昆、李霸,打算要把二贼拿住。那二贼分路一跑,一个往东,一个往西,徐良也就无心追赶两个贼子。就听见前边喊叫之声,是韩天锦的声音,自己也就奔树林而来。到了林中,见天锦撒棍,心里暗暗怨恨二哥,两下动手,焉有撒手扔兵器的道理?前边就是有个死人,有许多树木阻挡,也教你打不着哇。徐良一反眼,忽然计上心来。看见旁边有一棵大树,随即蹿上树去,料着韩天锦必跑,东方明必追,要从树下一过,就可以结果他的性命。果然不出所料,先把韩天锦让将过去,他在树上叫声:“大哥别追了。”东方明不知是谁,必然抬头朝树上看,徐良二指尖一点,飕的一声,正中咽喉,东方明噗咚一声摔倒在地。徐良高声喊叫:“二哥别走了!去捡棍罢。”徐良下了树,与韩天锦见礼。霹雳鬼说:“亏了三弟呀!要不是你,我准得死在这小子手里。”徐良说:“从此以后与人交手,可别撒手扔棍了。”韩天锦说:“再也不敢了,这原来不是个招儿。”过去把自己的铁棍捡来。徐良也会冤他,说:“你把这小子扛回去,见了智叔父,也是你一件功劳。”韩天锦答应,真就把东方明用肩头扛上,棍交与徐良替他拿着,直奔太岁坊来了。将至门首,早有艾虎迎将出来。说:“二哥扛的是什么人?”天锦说:“我知道他是谁呀?”徐良在旁说:“这就是太岁爷。”艾虎说:“我师傅尽等着你们弟兄二人到此,好一路前往。”随说着,弟兄三人进来见了智化。韩天锦扔下东方明,过来与智化磕头。智化把他搀起,说:“贤侄,你扛个死人来何用?”韩天锦说:“侄男追出他去,一棍将他打倒,没想他就死了。”智爷瞧了瞧东方明,就是项下有些血迹,别处并无棍伤,又见徐良在旁,嘻嘻直笑,智爷就知道是徐良结果他的性命,却叫天锦承名。智爷说:“天气不早了,我们急速就回去罢。”正在说话之间,忽见由后边跑出几个人来,细看全是妇女。有东方明的姨奶奶,也有婆子,也有丫鬟,跪在地下,求施活命之恩。智爷一摆手,尽饶他们逃生去了。智爷一回头不见艾虎,复又问徐良:“艾虎上哪里去了?”山西雁也是摇头说:“不知。”正要寻找,见艾虎由正北跑来,喘吁吁说:“走罢走罢,火起来了。”大众一看,何尝不是烈焰飞腾。智爷问:“艾虎,这是你办的事情吗?”艾虎说:“不错。我看这里有好几条人命,放起一把火来,倒省许多的事情。”智爷道:“好是好,只怕连累街坊邻舍。”智爷过去,把自己那口刀找来,徐良又把前边屋子点着,然后爷儿几个出来,直奔五道庙。走着路,智爷把腰间包袱解下来,递与徐良。山西雁一见他的包袱,说:“智叔父冤苦了我了。我只打量是狐仙与我闹着玩呢,原来是你老人家拿去。”智爷说:“不是我拿去的。我问问你,你丢了这个包袱,你说什么来着?”徐良照前言语,学说了一回。智爷说:“好,你可惹出祸来了。”徐良问:“到底是什么人拿去哪?”智爷说:“可也不是外人,你明天好好与弟妇赔不是罢,就是弟妇拿去的。她叫我嘱咐你,从此以后,说话留神,倘若再要如此,小心巴掌可就要上脸了。”徐良一闻此言,羞得面红过耳,说:“老西可真不是人啦。满口胡说乱道,我可怎么对得起我弟妇!”艾虎在旁微微一笑,说:“哥哥何必如此,岂不闻不知者不作罪。”徐良说:“实在太下不去了。咳!这是怎么说的哪。”连智化也劝解。大家就到了五道庙,先去叫门,施俊把门开了。见着施俊,艾虎与他行礼,说了始未根由。施俊与大众道劳,就用不着靴帽蓝衫了,仍然还是徐良背着施俊,出离了五道庙,大众分手。艾虎同着秋葵、韩天锦回他们的德胜店,山西雁同智化回他们的高升店。韩天锦与秋葵由店中进去。艾虎由后墙进去。至里面,艾虎见了嫂嫂,给金氏道惊。秋葵、韩天锦至里面,金氏与他们道劳。金氏与兰娘儿早就换了衣服。艾虎也就更换白昼服色,等到天交五鼓起身。

再说智爷同着徐良,背着施俊,叫开了店门,到了里面,点上灯烛,算清了账目,给了酒钱。五鼓起身,仍然叫徐良背着施俊,出离店门,直奔德胜店而来。徐良说:“智叔父,让我兄弟在地下走几步罢,我就不上那店中去了。”智爷问:“因何故?”徐良说:“我得罪了弟妇,我若到那店中,不能见不着的,若要见面,她说我几句,我有何言对答?”智爷说:“全有你老兄弟一面承当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死心眼,连我还说了一句错话哪。况且她不该拿你的包袱,她就先有不是处,包管不能有一言半语羞辱你。”徐良只得点头。到了店门首,徐良把施俊放下说:“我到那边告告便。”智爷这里就叫门,里边问找谁?智爷说找姓艾的、姓韩的。不多一时,见店门一开,艾虎与韩天锦出来,见了智爷与施俊说:“我三哥哪里去了?”智爷说:“在那边告便哪。”智爷把艾虎叫到跟前,低声告诉艾虎一回,说:“少刻你三哥进去,千万嘱咐你妻子,别叫她说你三哥,你还不知道,徐良他那脸面太薄哪。”艾虎道:“师傅只管放心,我早已嘱咐明白了,绝不能有什么说的。”智爷说:“很好,原当如此。”等了半天工夫,始终不见徐良回来,打发艾虎找了半天,踪迹全无。智爷说:“不好了,徐良跑啦。”艾虎问:“就为这个事情跑的吗?”智爷说:“可不是就为这个事,还有什么事情哪?”艾虎说:“他实在想不开了。”只得艾虎背施俊进去,仍用青纱遮面。大家进来,正在女眷都要上车之时,到了里面,也都见了一见。施俊也就上了车辆,智化、艾虎、韩天锦,都在地下行走,叫店家开了店门,钱都已开付清楚。车辆赶出来,直奔正西,远远听见人声喊嚷,原来是许多人都往太岁坊救火呢!直走到天光大亮,到了一个镇店,找了一座店房,进去打尖,打脸水烹茶,预备酒饭。艾虎就与智爷说:“师傅,我三哥此去,必定上南阳府去了。”智爷说:“不错,一者为的是冠袍带履,二则为拿白菊花,三来他知道团城子里面有一口鱼肠剑,他打算要把此物得到手中,方称他的心意。借着这一点因由,他奔南阳府去了。”艾虎说:“他这一走,总算由我身上起。师傅,你老人家辛苦辛苦,送他们娘儿们上一趟卧虎沟罢,我追下我三哥去。我也找找白菊花的下落,倘若把他拿住,岂不是奇功一件。”智化说:“你要去,可也使得,无奈我也有事在身。”艾虎说:“你老人家事情太忙,我去追上我三哥,把这一点小事说开,省得日后弟兄见面,彼此全不得劲。”智爷说:“既是这样,你就去罢。”可巧被韩天锦听见了。韩天锦说:“老兄弟要去,咱们两个人一同前往。”艾虎说:“不能,你到处闯祸。”韩天锦说:“我绝不闯祸,有人打我不还手,骂我不还口,这还能够闯祸么?”艾虎说:“别瞧此时说得好听,出去走上路就不由你了。”韩天锦一定要去,说:“你不带我去,我就一头撞死。”智爷说:“他这么说着,你就同他去就是了。”艾虎说:“你一定要去,可别拿着铁棍。”韩天锦说:“我就不拿我的铁棍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