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四十八回 贪官见财忘天理 先生定计蔑良心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且说金氏听婆子这些言语,明知是出不去恶霸的门首,倒不如寻一个自尽,落得干净。拥身往墙上一撞,一个婆子手快,用力一揪。金氏本是怯弱身体,又是窄小金莲,如何站立得住,故此噗咚一声,栽倒在地。众婆子往上一围,往起一搀架金氏,大众又一阵苦劝。金氏明知被大众围住,不能寻拙志,急得将手往回一拳,就向脸上抓了四个血痕。这些婆子把金氏手一揪,乱嚷说:“这可要告诉员外爷去!”正说之间,只听一阵环佩叮当,进来了十数个姨奶奶。婆子说:“好了,姨奶奶们来了,她把脸抓了。”姨奶奶说:“那可不好,也不用告诉员外爷去.你什快把她倒翦上。”婆子过来,就用汗巾子把手给她捆上。金氏双手给一捆,一点主意也没有了。大众围着解劝金氏不提。

已说佳蕙坐在轿内,打算大奶奶准是先回去了,到门内下轿,直到里面。丫鬟婆子问佳蕙:“大奶奶怎么没回来?”佳蕙说:“她的轿子在先,我的轿子在后,怎么她会没回来哪?穿着一身素服,能上哪里去哪!”等了半天,施相公回来,一提讲此事,施俊也觉纳闷,教家人出去问轿夫,这一伙轿夫一概不知。即打发家人出去找,去够多时,锦笺回来,回说:“相公爷,可了不得了!大奶奶被太岁坊伏地太岁东方明抢去了。”施俊一闻此言,“哎哟”一声,扑哆栽倒,就气死过去了。厥了半天,方才醒将过来。直气得破口大骂,往外就跑。书童拦住说:“你老人家上哪里去?”施俊说:“我找东方明去。”锦笺说:“那如何行的了哪,总是上县衙里去好。”施俊一听,点头说:“也倒有理。”施俊就奔了县衙来了。来到大堂,把那鸣冤鼓“咚咚咚”打得乱响,就有人过来,把施相公一揪,也有认得的说:“施相公,你老因为何故,暂且请班房内坐。念书的人,为何动这等粗鲁,还有不可解的事情吗?”施俊气得话也说不出来,怔了半天,才把发生的事,对他们说了一遍。大家说:“相公来得不巧,我们太爷出门去了,要到晚半天回来。”少时又有先生进来,也不教他走,也不教他击鼓,尽缠绕他在班房内。

原来这事里边早已知道了。皆因外边一击鼓,知县在里边书房内就听见了,叫内司出来打听因为什么事情,这位太爷姓段,叫段百庆,因生他时节,他祖母一百岁,家内庆百寿这一天养的,就叫他百庆,他又是赃官,他这名字叫别了,就叫一个段不清。他在里头听见了施俊原由,也不敢升堂,明知施俊是施昌施大人之子,金知府的门婿,邵知府的把侄。明知自己不行,立刻派人上太岁坊请东方明去了。东方明在家内,一见此信,带着王虎儿,骑着马就奔了县衙。在路上,王虎儿就教了东方明一套言语不奔衙门口,奔他们的后门,下马往里就走。皆因他与知县两个人是把兄弟,并且这个段百庆今已经降了王爷,待等王爷攻破潼关,杀奔京都,抢州夺县,必从这里经过,他就在固始县开城献印。东方明已许下他一个宰相之缺。如今一到衙,也不等迎请,东方明就自己进来了。将奔书房,就有内司出来迎接,说:“我们老爷在内书房候驾。”前边有人引路,将到内书房门首,就有段不清迎接。二人携手揽腕进了书房,落座献茶。段不清说:“二兄长,今天你把施俊之妻抢去,可有此事?”东方明说:“不错,明人不作暗事,施俊的妻子,是我抬在家内去的。”知县说:“唔呀!老兄可不知,施俊之妻是襄阳金太守金辉之女。这施俊是长沙太守的盟侄,在京中京营节度使世袭潼台侯岳恒岳老将军是他姨父,吏部天官是他的师祖。我一个小小七品知县,我是谁也惹不起的。”东方明一听,哈哈一笑,说:“贤弟,你只管放心。慢说这几个人,就是开封府黑炭头,也不放在我的心上。我实对你说,南阳府我哥哥不久就称王道寡,手下能人甚多,你说的这些人,谁敢斜瞅咱们兄弟们一眼,并不用咱们动手,叫他派一两个人来,就追取了他们的性命,你自己酌量办理就是了。”一回头,叫王虎儿:“少刻回家中,取三千两银子,给这大老爷送来。”说毕,站起就走,说:“贤弟,由你办罢。”知具心中好生难为,说:“长兄你再坐一坐,咱们两个再谈谈。”东方明说:“没有什么可讲的了,怕耽误了你的公事,咱们改日再会。”知县送在门首,东方明仍出后门去了。知具回至房中,倒觉着害怕起来了,这两下里自己全都惹不起。踌躇了半天,叫从人有请师爷,就把刑名师爷请将进来。这位先生姓曹,单名一个高字,进来见知县,身打一恭。曹高问段不清有什么事情,老爷请讲。知县就把施俊击鼓,东方明托情的事,对着曹先生学说了一遍。曹高说:“老爷有什么主意?”段不清说:“我是一点主意也没有,特请先生与找出条妙计。”先生说:“老爷,要依我的愚见,少刻升堂,把施俊带将上来,不容他说话,者爷先就作威说:‘施俊你任读圣贤之书,不达周公之礼!听说你在外边厢有些不法之处。’他要一听此话,必定暴躁,老爷就办他个咆哮公堂、目无官长之罪,拉下去打他四十板子,立刻把他钉时收监。赶紧派两个长解,暗暗贿赂两个人,糊里糊涂出一角公文,就把施俊提出监来,当堂起解。告诉明白两个解差,半路行事。待等两个长解回来交差时节,老爷再赏赐他们些银钱,老爷这可算人情两尽,白得三千银子。施俊一死,他们家里又没男人,也生不出什么别的祸患来。老爷若不依从东方员外,那可不好。他要一恨老爷,他既能派人前去杀包公,也就能派人来行刺老爷。事到临头,只怕悔之晚矣。”段不清一闻此言,连连点头说:“此计甚好,这两个长解,就烦先生叮嘱他们,我先给他们一百两,事成之后,我再给他们一百两。可要办得严密。”先生连连点头说:“老爷尽管放心吧,全交给我了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